钢铁是这样炼成的

信息来源:宝武新闻中心 日期:2014-11-14 9:23:07 点击数:1687


    站在操作台前,王增亚和他的同事们仿佛站在了考场上,一个全国人民当考官的考场。7年的刻苦学习、潜心钻研,他们等待的就是让300吨转炉钢水奔流的这一刻。他们要用实际行动,向全国人民交出一份合格的答卷;他们要自豪地向全世界宣布:宝钢出钢啦!这一刻,百炼成钢的,还有宝钢的操作工们。
                                                                                     ——题记


    “嘀……”一声悠长而又清脆的哨声,划破炉台前的喧嚣,在空旷的炼钢厂房内回荡。
    1985年9月18日下午,宝钢炼钢厂300吨转炉迎来了热负荷试车的关键时刻,这是宝钢首次进行钢水冶炼。
    窗明几净的转炉控制室内,被委以重任担纲第一炉炉长的王增亚显得异常平静、沉着,他的身旁是日本的指导专家和炉前的同事们,后面则簇拥着国家有关部委、宝钢总厂、炼钢厂的领导。大家凝神屏气,等待着第一炉钢水喷薄而出的历史性时刻。
    14:00,哨声响起,430吨行车悬吊着一罐热浪翻腾的铁水包,稳稳地停在转炉的前方。只见巨大的铁水包缓缓地向转炉靠近,与此同时,转炉在摇炉工的操控下,慢慢地倾斜。当转炉炉口与铁水包沿亲密接触时,两者同步运作,铁水包中经过脱硫处理的200多吨铁水徐徐注入转炉中。
    “开始吹炼!”随着转炉回正,仔细监控着这一切的王增亚,一边及时地发出指令,一边按下了操作按钮。炉前两扇五、六米高的防尘隔热门慢慢闭合,一根氧枪从炉顶降下,直插炉膛。
    中国首座300吨大型转炉的炉口,火焰在氧枪的吹动下,向炉口外翻腾着,瞬间又被顶罩巨大的吸力所吸附。
    “扑”、“扑”……翻滚的火焰在放收之间,发出耀眼的光芒,把偌大的炉台照得通红,也映红了操作室内控制台前王增亚的脸。
    33岁的王增亚,瘦削的脸上,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目不转睛地看着炉口火焰的变化。为了这一刻,他已经付出了太多的汗水。
    王增亚出生于钢铁世家,父亲是上钢一厂的老职工,也许是这个缘故,他从小就有一个梦,梦想着长大后能像父亲一样当一名钢铁工人。初中毕业,王增亚美梦成真,被分配到了父亲工作的上钢一厂。王增亚不怕吃苦,勤奋好学,很快在上钢一厂脱颖而出,成为了一名出色的炉前炼钢工。不久,中国援助阿尔巴尼亚的一座钢铁厂开始筹建,年仅25岁的王增亚被派往阿尔巴尼亚。
    1978年,援阿工程结束。回国后,王增亚作为骨干被调入筹建中的宝钢。来到宝钢这个全新的天地,王增亚暗下决心,一定要成为现代化钢厂一名出色的炼钢工。
    然而,困难远远超乎想象。同样是转炉,性质却完全不同:过去不过30吨,现在却是300吨,差了几个数量级;过去凭手工操作,现在要靠电脑操作,要掌握这套现代化装备,谈何容易。
    关山重重,横亘在年轻的王增亚面前。
    王增亚首先要突破的,是文化补习关。当时,宝钢对进厂的青工提出了要求:必须在一年内补习完高中的数理化课程。虽说王增亚是初中毕业,但要在一年内学完高中数理化,太难了。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1979年,王增亚一头扎进了知识的海洋,以古人悬梁刺股的刻苦,度过了春夏秋冬。一年过去了,王增亚交出了一份满意的答卷:期末考试成绩全班第一。
    宝钢炼钢过程是电脑控制的,转炉控制的电脑画面多达几十幅。要成为一名合格的炼钢工,就必须了解电脑画面的原理、参数和代码。从未接触过电脑的王增亚,开始了第二次攻坚。1982年6月,王增亚参加了为期半年的计算机操作学习班。他把资料整理成册,随身携带,抓紧一切空余时间翻阅,理解原理。
    学习期间,王增亚接到了出席吴淞区人民代表大会的通知,会期一周。一周的课没法上了,学习的进度就有可能落下,怎么办?王增亚找到工友提文君:“阿提,我要去开会,课上不了了。你笔记记得认真些,晚上我到你家里去抄笔记。好吗?”“没问题。”提文君爽快地答应了。一连几个晚上,王增亚总会在7点左右赶到提文君的家里,认真补抄听课笔记,并向提文君了解课堂上的学习要点,及时消化。
    一天晚上,电闪雷鸣,大雨倾盆。提文君以为王增亚不会来了,可是,随着一道闪电,打着伞卷着裤腿的王增亚站在了他家门口,衣服也湿了……
    就这样,王增亚顽强地闯过了第二关。在半年时间里,王增亚熟练地掌握了各种炼钢电脑画面的代码和参数,以及不同条件下操作的理论知识。在电脑模拟考试中,王增亚名列前茅。
    “扑”、“扑”……火焰翻滚的节奏,犹如在场所有人的心律一般,忐忑、激动,而又满怀期盼……
    第一炉是漫长的,前后冶炼了大约39分钟后,吹炼结束了,开始添加冷却剂,这是控制炉温的手段。首次冶炼,日本专家根据各种参数,确定加铁矿石7吨,分两次加入。
    第一批,4吨矿石泻入炉内。
    当第二批3吨矿石即将加入炉内时,王增亚突然手一挥,轻轻地说了声:“慢!”
    一语惊四座,领导们愣住了,炉前的同事大惑不解,日本专家也觉得奇怪。
    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王增亚:关键时刻,他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他们相信王增亚,但更想知道答案。
    王增亚被选拔为第一炉吹炼的炉长,绝非偶然。在领导和同事们的眼中,王增亚对事业的钟爱、平时的刻苦和练就的高超技艺,是出了名的。炼钢厂两次组织员工成建制赴国内兄弟钢厂学习,王增亚都是满载而归。
    1982年初,在攀钢实习期间,王增亚惊奇地发现,攀钢的炉前工能够根据冷却的钢样模子的光洁度准确判断钢中的含碳量。这与他过去掌握的从液态钢样判断钢水含碳量的办法完全不同。
    多学一种方法可以多增加一份把握。为了尽快掌握钢样目测估碳的精确度,王增亚一边虚心地向攀钢炉前工请教,一边借了很多资料,下了班钻进宿舍,仔细研究。两个多月后,王增亚终于掌握了这个技巧。实习期满,王增亚取得了连续考核20多炉钢判断无差错的优异成绩。
    1983年初,在鞍钢培训时间,为了提高一次吹炼成功的命中率,王增亚总是提前上班,推迟下班,他仔细观察鞍钢炉前工的操作和炉内的变化情况,收集了大量的第一手资料。其他班组冶炼合金钢,他为了了解冶炼数据,主动留下来加班,观察冶炼情况,把原始数据完整地记录下来。为了不遗漏每一个数据,王增亚常常是吃饭时间到了也不愿离开炉台,直到这炉钢冶炼结束。那是初春的东北,乍暖还寒,等他去就餐时,饭菜都已经凉了。
    为期4个月的实习期间,王增亚在几次应知应会考试中,总成绩均列第一。其中,独立操作28次,钢种成分命中率达100%。
    1984年,王增亚得到了一次赴日本新日铁实习的宝贵机会。宝钢的炼钢工艺是从新日铁引进的,王增亚非常珍惜这次出国培训的机会,把它当成是投产前的一次热身和实战演练。
    先上的是理论基础课,王增亚总是提前预习,用笔记下疑难问题。几堂课下来,日本教员便对王增亚刮目相看了。他感觉,这位平时不声不响的中国学员不一般,能把教材钻研得这么深,每次提问都有独到的见解。他相信,这位年轻人一定能成长为一名出色的炉长。
    日本教员的预感没有错,在上岗实习时,王增亚更是勤奋。日本实习工厂里电脑画面的字母代码以日文为主,王增亚便在翻译的帮助下,把自己关在宿舍里,起早贪黑,没日没夜地消化资料。在生产现场,王增亚不放过任何一个学习的机会,他不仅仔细观看日方炉前工如何在电脑上处理各种数据,还经常在日本操作人员身后,默默地观察,暗暗地学习。两个月后,王增亚已经能够熟练掌握电脑冶炼的控制技能,通过了考核。他独立指挥操作32炉,炉炉合格,成为宝钢炼钢厂赴日培训第一个独立操作的炉长。
    就这样,王增亚历经多重考验,练就了过硬的技能,成为宝钢现代化大型转炉的第一代炉长。
    操作室内,众多的眼光盯着王增亚。王增亚还是那样不急不躁,“根据炉况分析,”王增亚一边指着电脑的画面,一边轻声地与日本专家交换着自己的看法:“我认为,不能再加了,否则,炉温会偏低。”
    经过短暂的商量,满脸狐疑的日本专家的眉头渐渐舒展了,并决定听取王增亚的建议。
    “测温取样。”王增亚下达了新的指令,并按下了副枪的按钮。
    大伙儿的眼睛盯着电脑显示器,温度出来了。1652度——钢水终点温度恰好在规定的温度范围内。
    5分钟后,化验室的钢水试样分析结果也出来了,成分完全符合。
    刹那间,静谧的操作室内爆发出热烈的掌声和欢呼声——在王增亚和他的同事的共同努力下,宝钢第一炉钢水一次冶炼成功!
    (吴永中整理)

 


<
>
 
科技教育
青春风采 企管与人文
职工天地 晚霞满天 大特写
在路上 新世说 家春秋
怡情赋 吴淞口 生活秀
绿色产业    
固顶专副刊心细如发的“活地图”11-15
固顶专副刊“八十五点九”的警示09-30
推荐专副刊青春之火在平凡中闪光06-10
推荐专副刊“七一”纪念日由来06-09
普通专副刊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08-16
普通专副刊光荣退休08-16
普通专副刊《浴血新中国》讲座进入团干部课堂08-16
普通专副刊活到老,学到老08-16
普通专副刊全力当好“四种人”08-13
普通专副刊宝武环科举行党委理论学习中心组(扩大)…08-13
普通专副刊宝钢股份团委开展半年度团干部研修08-13
普通专副刊梅钢三十多名党员领导人员来到南京渡江胜…08-13
Copyright © 2017 中国宝武钢铁集团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幻睿数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