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陈利弊 缓中求活

信息来源:宝武新闻中心 日期:2014-10-17 9:14:57 点击数:1292

 
    1980年,对尚在襁褓中的宝钢来说,似乎有些“流年不利”。流火7月的“桩基位移风波”,把工地搅得躁动不安。虽说风波过去了,但是,对宝钢工程的争论、质疑、非议乃至问责,却从未停息。9月的五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上,“宝钢”再次成为焦点话题。一场关于“上马”还是“下马”的暴风雪,正扑面而来……
                                                                            ——题记

    再过几天便是农历庚申年冬至了,林兴出门的时候,天还没透亮。江风吹在脸上,瑟瑟的冷,生生的疼。
    晨曦中,钢城已经初露峥嵘:经过一年准备、两年施工,高炉已经长成了40多米高的小巨人,四座热风炉成排耸立着,电厂、炼钢厂、初轧厂的厂房,像茁壮的春笋正节节拔高,200米高的电厂烟囱已顺利封顶……
    站在果园22号楼办公室的窗前,林兴深吸了一口气,呼出的白雾模糊了视线。白雾很快散去,而对这位重庆钢铁设计研究院副院长兼总工程师、宝钢一期工程设计副总工程师而言,迫切需要拨开的是心中的那团浓雾。
    “位移风波”平息才一个多月,9月召开的五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上,北京、上海、天津代表团以及政协代表的4轮质询,向宝钢抛出了60多条意见,将建设中的宝钢再次推到了风口浪尖。
    报纸上,广播里,各种报道连篇累牍、铺天盖地而来。反对的声浪犹如彻骨的寒流。
    原本热火朝天的工地被四处吹来的“下马风”吹了个透心凉。让林兴担忧的是,漫天的传言似乎正慢慢变成现实。
    1980年11月4日,国务院审议22个引进项目的调整方案,投资最大的宝钢首当其冲,会议决定:宝钢工程“一期停缓,二期不谈,两板(热轧板、冷轧板)退货”!
    1980年12月23日,国务院召开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全体会议,决定宝钢要“调整、退够、下好”。上海市副市长、宝钢工程指挥部政委陈锦华如实汇报、力陈利弊。由于意见不一,会议决定组织专家对宝钢一期工程停缓问题进行再论证。或许是历史的巧合,这一天,正好是宝钢工程开工两周年。
    1月12日,宝山宾馆迎来了一个200多人的超级团组。来自国家计委、建委、经委、进出口委、机械部、财政、外贸、冶金、煤炭、电力、交通、铁道部、建设银行、中国银行、物资总局、社会科学院、《红旗》杂志社以及上海市有关部门、院校的领导、专家、学者、工程技术人员,将在这里展开半个多月的现场论证。
    此前,这场声势浩大的论证已经在北京举行了5天。按照“调整、退够、下好”的要求,论证会似乎已经定调,眼下要做的就是说服宝钢顾全大局、顺利下马。在巨大的压力面前,宝钢工程指挥部不得不决定:宝钢人可以以个人名义找中央考察组成员私下反映,或向中央写信,但不得在会上作公开辩论、公开冲突。
    宝钢人的内心纵然有再多的痛楚与不甘,也只得强忍着。
    分组讨论开始了。寂静的走廊里,宝钢工程指挥部副指挥、设计总工程师黄锦发还在独自徘徊。他原本要参加两个小组的讨论,可去了说什么好呢?难道跟风拥护“下马”?当然不可能!可要是不表态,不就等同于默认?最终,两个小组的讨论现场都没有出现黄锦发的身影,他以宝钢顾问委员会秘书长的身份,坐到了忠诚、严谨、求实的老专家们中间。在这里,黄锦发忽然觉得,压在胸口许久的千斤巨石有了松动的可能!专家们群情激昂、旗帜鲜明——
    “宝钢可以缓建,但不能下马!”
    “国家需要钢铁,建设中国自己的大高炉是我有生之年的愿望!”
    “如果仅仅是资金不足,我情愿沿街乞讨,为宝钢募集资金!”
    老专家们的赤诚之心,让黄锦发倍受鼓舞。可论证会转入大会发言后,“下马浪潮”一浪接一浪袭来:将宝钢进口设备“五马分尸”,分到国内各钢厂;将宝钢工地改成一座纺织厂……
    1月23日,进入大会发言的第二天。这天,从负责对外签订合同的中技公司传来消息:根据国务院决定,中方已书面通知日本和德国供应商,中止热轧和冷轧合同。散会后,黄锦发遇见冶金部副部长、宝钢工程指挥部副指挥刘学新,俩人焦灼的目光碰撞到了一起。
    “老黄,你们该讲讲话。”
    一语点醒梦中人。你们?黄锦发想到了重钢院!重钢院是参加宝钢一期工程建设的设计单位,而黄锦发在担任宝钢工程指挥部副指挥之前,就曾是重钢院的副院长兼总工程师。“不让我发言,但没说不让设计院发言啊!”想到这里,黄锦发抬腿就朝重钢院设在果园的宝钢总队办公楼赶去。
    天色铅灰,像是在酝酿一场大雪。重钢院宝钢总队的大部分人都已下班,可林兴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这两天听到“工程要停”的消息,就有一种未可名状的情绪在血管里躁动。他提醒自己要冷静。这些天,他正带着设计队,核算着每一笔细账:到1980年底,宝钢已付和应付的设备材料和工程费合计100亿左右,已完成总投资的75.8%,一期工程只需在现有基础上花26个亿即可建成……
    “林院长,黄指挥来了!”听到“黄指挥”三个字,林兴腾地站了起来,飞步迎上前去。
    “林兴,来!”只见黄锦发面色凝重,重钢院宝钢总队的两位副队长范玉侠和李青森也来了。
    “宝钢要是真的下马,损失太大,后果难料!”黄锦发的话,让大家心里一沉,“我是宝钢指挥部领导不便发言,可是要讨论宝钢工程,还能有比我们搞设计的更清楚的吗?毕竟我们参与了总体规划和设计,而很多人知道的只是一个局部啊!”
    “林兴,你明天能不能代表重钢院上台发言?”黄锦发希冀的目光落到了林兴的身上,也把一副千钧重担压在了林兴的肩上。
    逆风而行,需要怎样的胆识和魄力?又将面临怎样的风险和后果?这些,林兴都已经来不及去想了,他义无反顾地一点头:“行!”
    “时间不多了,你们3个再认真商量一下。林兴啊,拜托了!”黄锦发重重地拍了拍林兴的肩膀。他了解这位共事多年的老战友。这位新中国培养起来的第一代大学生,转战大江南北多年,积累了丰富的经验,且思维缜密、坚毅果断。对他们这些已年过半百的冶金设计师来说,宝钢就是他们心中的一个梦啊!
    送走黄锦发,林兴和范玉侠、李青森很快确定了发言的主题,这也是他们思考了无数个日夜的问题——如何用20多亿救活100亿。这些天来的核查和统计工作,也正好可以为发言稿提供权威数据。
    “可是林院长,打字员已经下班了,发言稿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在天亮前打成铅字,再油印出来啊!”李青森看天色已晚,不免有些着急。
    “没事,我一边起草一边复印!”林兴指了指桌上的复写纸,笑着说。李青森也会心一笑,这林院长就是有这本事,不仅写得一手好字,而且还能一次垫上几层复写纸,一气呵成无须修改,就连最后一页都字迹清晰。
    夜静了。林兴顾不上吃饭,端坐桌前,铺开一沓厚厚的稿纸。他小心翼翼地夹进6层复写纸,凝神静气,心腕交应,力透纸背。
    他要说话!作为一名钢铁设计领域的“老黄忠”,他已经转战了大半个中国,宝钢是中国钢铁工业走向现代化的必然选择!
    宝钢工程现场论证会已经进行到第12天了,宝山宾馆二楼大会议厅门口的大会发言报名点,也明显比前些天冷清了。经过几天的讨论,大家的话题不约而同地从宝钢是上马还是停缓,转移到了怎么停缓才是上策。
    “我要报名!”林兴精神抖擞地出现在了有些空落的报名点。
    “你是谁啊?”报名点的同志抬眼漫不经心地看了林兴一眼。
    “我叫林兴,是重庆钢铁设计研究院副院长,我代表重钢院发言。”
    因为怕有人唱反调,工作人员都格外小心。可重钢院是宝钢工程总体设计负责单位,似乎也找不出理由不让他发言,“好吧,那一会儿你就第一个发言。”
    “好!”林兴早已做好了充分准备,能尽快把积压在心里的话说出来,正是他求之不得的事。
    此时,除了林兴手中这份12页的发言稿,其它6份已经递交到了在主席台就座的领导手上,有的正用惊讶的目光打量着这位“上马派”。
    “宝钢工程是一个曾经有了决策,经过一年准备、两年建设的特大在建项目。现在来论证宝钢工程调整就有一个现实的宝钢工程怎么办的课题。”林兴直奔主题,会场顿时安静了下来。“论证宝钢工程必须从全国的经济全局出发,既不能局限于宝钢,又不能脱离宝钢建成后的影响和作用。”
    从全局来看建设宝钢的前提条件,到局部来看宝钢工程的可行性,林兴有理有据,逻辑严谨。与会人员从林兴的发言里,嗅出了些许“变调”的意味,台下出现了小小的骚动,大家的表情变得复杂起来,有的震惊,有的忐忑,有的欣喜……主席台上的冶金部副部长、在宝钢指挥部主持工作的副指挥马成德感到不对头,一阵交头接耳之后,起身离席,径直将坐在后排的黄锦发叫到了会场外,面带愠色地提出批评。其实,马成德也主张宝钢缓中求活,但作为宝钢现场最高领导,他必须要更加谨慎。
    好在,林兴的发言并没有被叫停,他也没有因此受到影响。“宝钢的基本生产流程是可靠的,技术是先进的,配套是完整的,尚未发现在技术上有致命的‘癌症’!”此刻,会场的气氛像凝固了一般,似乎都在等着林兴继续说下去。“一般情况下,设备保管维护期超过三年就没有把握,因此,建设进度迟于1986年所冒的风险太大。我们认为,停建方案是下策,停一段时间再上是中策,按国家财力适当拉长建设进度是上策。我们应力争上策,避免下策!”林兴抬起头,目光如炬。
    数秒真空后,会场响起一阵掌声,犹如瞬间爆发的火山熔浆,恰似心底积蓄许久的呐喊。林兴长长地舒了口气,他知道,这不是孤军奋战。
    1月27日,宝钢顾问委员会副首席顾问林万骥带着顾问委员会22位顾问的签名,在大会上积极声援“缓中求活、退中求进”的调整意见:“不能以宝钢论宝钢,要以全局论宝钢;不是从零开始论宝钢,而要以现状论宝钢;不仅要‘向钱看’,而且要‘向前看’!”
    屋外,昨天的一场瑞雪正在悄悄消融。这是否预示着,宝钢的春天即将到来? (王丹云整理)

 


<
>
 
科技教育
青春风采 企管与人文
职工天地 晚霞满天 大特写
在路上 新世说 家春秋
怡情赋 吴淞口 生活秀
绿色产业    
固顶专副刊心细如发的“活地图”11-15
固顶专副刊“八十五点九”的警示09-30
推荐专副刊青春之火在平凡中闪光06-10
推荐专副刊“七一”纪念日由来06-09
普通专副刊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08-16
普通专副刊光荣退休08-16
普通专副刊《浴血新中国》讲座进入团干部课堂08-16
普通专副刊活到老,学到老08-16
普通专副刊全力当好“四种人”08-13
普通专副刊宝武环科举行党委理论学习中心组(扩大)…08-13
普通专副刊宝钢股份团委开展半年度团干部研修08-13
普通专副刊梅钢三十多名党员领导人员来到南京渡江胜…08-13
Copyright © 2017 中国宝武钢铁集团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幻睿数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