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黄的记忆

信息来源:宝武新闻中心 日期:2014-10-11 9:19:15 点击数:853

    相聚总是短暂,日子的样子长得仿佛有些“着急”。对故乡轻轻地道声“再见”,却不知是何年。一遍又一遍翻阅着电子相册,眼前尽是亲人、朋友、邻居、同学,欣赏着一张张重逢后不再怕显露鱼尾纹的喜悦笑脸,我把回故乡这几天中所有收藏过的温馨和感动,如录像倒带一样让它们在脑海中再次回放。
    那日,我坐了三个小时的火车回到娘家。临近我曾经居住过的楼房前,看到一位老人站在一楼大门口,再走近,我认出了他,激动而又不敢太大声地打了个招呼:“王大爷,您还认识我吗?”
    他转过身愣愣地看着我,很遗憾地摇摇头,我并没有感到意外,“王大爷,我就是二楼老王家的闺女啊,就是那个晾台。”
    老人顺着我手指的方向望去,过了一会,我看到了他眼睛里归来的记忆,温柔地盯着我问:“你就是那个小胖丫?你上哪去了?”
    “嗯,是的。我去上海了。”感受到那种被寻找的牵挂,我含着欲滴的眼泪连连点头。“我都83岁了。”王大爷补充道。我明白他是想告诉我,我离开得太久了。“王大爷,我给您拍张照吧,回上海拿给我父母看看……”
    终于到了婆家大团圆的日子。大伯哥前一天晚上就从唐山出发,坐了一宿的车早上到家;老公堂弟小军子开车四个多小时,从哈尔滨特意赶回齐齐哈尔。大大小小、老老少少,我们来自全国各地,一共19口人,像个旅游团,“杀”进小姑子安排好的饭店。
    与其说是团圆饭,不如说是忆童年。小二说,他永远不能忘记的就是大哥曾经因为他自己犯了错而挨了爸爸的打。小时候家很穷,有一天婆婆做了四张饼,说是分给每个孩子吃,而小二吃完自己的饼,看到盘子里还剩下一个,于是就把它也吃掉了。大哥回来后,知道自己的饼被二弟吃了,生气地打了小二一巴掌。小二被打疼,哭了。公公进屋,简单问了情况,就打了老大一巴掌,教训他不许打弟弟。而大哥却不服气地指着小二说:“他吃了我的饼。”公公听到这话,更是愤怒,对大哥吼道:“什么是你的?”小二讲到这,擦了一下流到嘴角的眼泪,一脸惭愧道:“明明是我的错,可是爸爸却打了大哥,当时我就傻眼了,觉得替大哥感到疼……”老大的眼圈也是通红,他摇了摇头说:“不,咱爸打得对。我应该让着弟弟……”
    “你们听我说啊!”小四没有多少酒量,他已经喝得有点高,所以嗓门也比平时高了八度:“我记得有一个下雪天,很冷,大哥二哥上学先走出家门,我就找我的棉帽子,但怎么也找不到,又怕迟到,于是我就光着脑袋跑出去。看到前面大约有三十米远的二哥,我就飞快地跑到二哥身后,一下子抢了他的棉帽撒腿就逃……”
    小四语塞,我猜想到了故事的结局,比他先一步流下眼泪,“我已作好了要有一场‘抢帽争斗’的准备,可是,身后竟然没有任何声音。我疑惑地回头,看到瘦小的二哥用两只手捂着耳朵默默地向前走。当时我所有的胜利感全没了,更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小四用双手遮住脸,哭了……
    和这么多亲人相聚应该是第一次,一桌子的菜没有吃下多少,但每个人的泪却流了不少,我的眼睛也是湿了又湿,那份浓浓的亲情在回忆中更加厚重。
    临别时留下彼此的QQ,建一个“家族群”,以后无论走到哪里,亲情都能如影随形,多几分牵挂,更多几份幸福。  (王昊妍)
    (作者单位:宝钢特钢)

 


<
>
 
科技教育
青春风采 企管与人文
职工天地 晚霞满天 大特写
在路上 新世说 家春秋
怡情赋 吴淞口 生活秀
绿色产业    
固顶专副刊心细如发的“活地图”11-15
固顶专副刊“八十五点九”的警示09-30
推荐专副刊青春之火在平凡中闪光06-10
推荐专副刊“七一”纪念日由来06-09
普通专副刊我的“长江缘”03-22
普通专副刊两会03-22
普通专副刊吴洪生为上海行知学院党员教师讲授党课03-22
普通专副刊梅花小品03-22
普通专副刊精打细算的备件“管家”02-19
普通专副刊宝钢德盛扎实推动基层党建质量提升02-19
普通专副刊武汉耐材组织专业技术人员座谈02-19
普通专副刊韶钢团委发布优秀基层团组织创建成果02-19
Copyright © 2017 中国宝武钢铁集团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幻睿数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