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挥中枢”的清贫本色

信息来源:宝武新闻中心 日期:2014-10-10 8:59:23 点击数:1366

    宝钢是建国以来投资最大的项目。200多个亿的建设资金对当时尚未恢复元气的国民经济来说,是一个相当沉重的负担。宝钢人始终秉承“建设宝钢的资金只能用于建设,不能乱花一分钱”的信条,把资金用在最需要的地方。面对“宝钢工程投资是不是无底洞”的担忧,宝钢工程指挥部领导率先垂范,以无私奉献、艰苦创业彰显了第一代宝钢人的清贫本色。
                                                                                         ——题记

    “丁家桥,因上海宝山县一座小桥而得名。这里曾有一个当年日本侵略者建设的旧机场,解放后为培养飞行员又在这里设立了一所雷锋中学(滑翔学校)。从1978年初开始,宝钢工程指挥部就设在这里。这个“指挥中枢”见证了宝钢建设过程中的风风雨雨,记载了第一代宝钢人的励精图治。
                                                   睡在麻袋上的第一夜
    1977年末,宝钢工程指挥部成立后,一直没有固定的办公场所,临时在市区借地方办公。当时,上海市的交通条件很差,到建设工地坐公交车来回得几个小时。“工程建设怎么能遥控指挥?我们不能在远离建设工地的市中心办公!”宝钢工程建设即将拉开序幕,指挥部首任指挥许言决定,立即把指挥部机关搬到宝山工地现场。
    1978年2月,春节刚过,许言找到负责指挥部后勤工作的张浩波,下了道指令:指挥部必须在月底搬到现场办公。
    张浩波掐指一算,离月底只有10来天时间了。他立刻和后勤部门的同志赶到宝山寻找可以让指挥部办公的场所。建设工地丁家桥有一所中学——雷锋中学,这是一所滑翔学校,在宝钢规划厂区范围内,迟早要搬迁。“这里可以办公!”张浩波立即与校方商谈,能否先挤出部分房间让指挥部办公,同时立即与市体委、市民航局、市教委和教育局等有关方面商量,解决雷锋中学的搬迁问题,得到了大力支持。
    指挥部办公地点有着落了!许言决定2月28日上午就把指挥部搬到雷锋中学去办公。2月27日,放心不下的许言决定当晚就住到雷锋中学去,他发扬“老战士打起背包走天下”的精神,背上在“五七干校”时用的背包,和张浩波等一起赶往雷锋中学。
    学校没有招待所,学生宿舍也没有空余的。怎么办?一打听,雷锋中学食堂还有一个堆放粮食的仓库,但条件太简陋了。“没关系,只要有地方睡就行!”就这样,在冰冷刺骨的上海2月里,在江边北风的呼啸声中,这两位指挥千军万马的老同志,就在粮食仓库里、用装粮食的麻袋当床褥,度过了现场办公的第一夜。
    第二天,指挥部机关大部队赶来了。这么多人,由于学校食堂的供应能力有限,吃饭问题只能由指挥部自己想办法解决。后勤部门的同志就在一号教学楼与学校围墙之间的过道,支起了一个灶台——这是一个简陋得不能再简陋的食堂:露天,没有桌子也没有凳子,连碗筷也是从临近的上钢五厂、上钢一厂借来的;这是寒酸得不能再寒酸的午餐:包括总指挥在内的机关干部们就站在过道里,端着借来的碗筷,解决了第一顿午餐。
                                                             自摸招待费
    1980年春节,上海市委领导同志到宝钢工地慰问视察。在巡视了建设中的码头、电厂、高炉等工程后,回到刚刚落成的宝钢对外招待所(宝山宾馆)已近中午,大家就在餐厅简单吃了个工作餐。客人刚走,负责接待工作的余万选急着找到宝钢工程副指挥张浩波:“这饭钱谁出呐?”
    “呀!”张浩波也想起这档子事儿来了:“要多少钱呢?”
    “领导加随同一共10个人,客饭每人6角,共6元钱。”
    “哎哟,我忘了事先跟他们打招呼了,这会儿领导都走了呀。”
    “那……要不我打电话到市委办公厅去要?”
    提起此事,至今余万选还记忆犹新。真难忘啊,那个年代,为了区区6块钱,还敢向市委办公厅要账!可这就是当时的制度,而宝钢指挥部在制度执行上又是极其认真严格的。
    “这回是我们事先没有对人家讲清楚,现在人已经走了,再去讨账不好意思!饭钱就由我请客了吧”。就这样,这笔餐费就由宝钢领导自摸口袋付账了事了。
    说来你可能不相信,直到1984年前,堂堂“共和国天字一号工程”——宝钢的工程指挥部,竟然没有用于接待的餐饮费!宝钢的建设资金是由国家财政基建口拨付的,按照国务院规定,这笔用于基本建设的巨额资金,除外事接待外,没有一分钱可以用于招待吃饭。凡来宝钢的客人用餐,要么自付饭费,要么就由接待客人的工作人员“自摸”。
    那些年,天南地北来宝钢的客人不知道有多少,所以这“自摸”的事情就经常发生。直到1984年后,国务院财政部才对类似宝钢这样的新建企业的公务接待费用做出了具体规定,允许“合理、必要、小额”的公务接待用餐。
    然而,宝钢领导始终认为“重点工程、重点节约”,既然领导平时上食堂吃饭要付餐费,那么陪客人吃饭也不能白吃。陪餐者付多少呢?大家算了一下,在食堂吃一顿饭大约一块钱左右。于是,宝钢总指挥黎明拍板:以后凡是陪同客人一起吃饭,必须“自摸”1元钱交接待处,经常陪餐的领导可以不用当场付,每月由接待处登记算总账。
    就这样,宝钢领导人员陪餐“自摸”招待费的故事又延续了好些年。
                                                      指挥办公室的标配
    14平方米,一张写字台,两把木椅子,一张小铁床,下铺用来睡觉、上铺放行李——这就是丁家桥宝钢工程指挥部办公室的标准配置。不管是许言、叶志强、马成德、黎明等指挥,还是普通工作人员都如此。当然,大部分人都是好几个人挤一间。大家白天办公,晚上为节省来回市区的路程,经常住在办公室。办公室成了指挥部机关干部及工作人员的另一个“家”。 早期,宝钢工程指挥部大院没有一张沙发,甚至没有一台电扇。大家夏天一把蒲扇,蚊叮虫咬,汗流浃背;冬日紧裹棉大衣,手脚冻僵。多年后,曾在宝钢丁家桥大院工作过的冶金部副部长马成德对此念念不忘,离休以后还特意回到丁家桥,给夫人讲述那段艰苦、难忘而又备感亲切的日子。
    1978年宝钢人第一次出国,日本朋友送了每人一台台式电扇。按规定,需要将礼品留作纪念的,可以上缴100多元后收下,没有付费的留作公用。几位指挥让秘书把电风扇送到政治部,政治部主任说,指挥们更辛苦,便又让秘书转送到指挥们的办公室。就一台电风扇,领导们互相推让,转了一圈,电扇还是留在了接待处。
    看着领导们这么艰苦,后勤保障部门感到很不安,想方设法要改善大伙儿的办公条件。1982年,部队裁军百万,参加宝钢建设的基建工程兵二、三支队编制撤销了,有批藤椅要处理,指挥部这才为几位领导更换坐了几年的木座椅。但有的领导同志仍然坐木椅,把藤椅摆在办公桌对面,留给来访的客人坐。1984年,宝山宾馆改造,指挥部机关与宝山宾馆商量,要了宾馆换下来的六只旧沙发,放在了指挥部的会客室里。这也是丁家桥指挥部机关仅有的六只沙发。
                                                 一封举报信引出的误会
    由于工程建设的需要,宝钢工程指挥部的同志经常要和外商打交道,外国客人也会按惯例赠送一些小礼品。指挥部明确规定:按照外事纪律,所有礼品必须上交。
    然而,意想不到的事还是发生了。
    1982年,一封举报信寄到了北京,说宝钢指挥部有人违反外事纪律,私拿礼品。消息传到了宝钢,指挥部领导非常重视,立即找来了外事处负责礼品登记的工作人员查问。
    “没有这样的事啊,每次外事活动我们都有记录,礼品也是统一入库。”外事处的同志一边委屈地解释着,一边陪同领导去库房一一核对。一遍清点下来,物件与清单基本吻合,只是少了几把电动剃须刀。
    在当时,电动剃须刀可是个稀罕玩意,市场上很少见。原来,指挥部机关经常有同志要出国,而传统的刮须刀不方便携带,便向外事处借用,回国后再归还。后来,由于一些同志经常出国谈判,就出钱买下了电动剃须刀。礼品作价购买,符合国家规定。再说,电动剃须刀长期闲置不用,也会功能失效。这场误会再次证实了宝钢工程指挥部外事管理的严格,宝钢人过硬的工作作风也成为美谈。 (吴永中 王震亚整理)


 


<
>
 
科技教育
青春风采 企管与人文
职工天地 晚霞满天 大特写
在路上 新世说 家春秋
怡情赋 吴淞口 生活秀
绿色产业    
固顶专副刊心细如发的“活地图”11-15
固顶专副刊“八十五点九”的警示09-30
推荐专副刊青春之火在平凡中闪光06-10
推荐专副刊“七一”纪念日由来06-09
普通专副刊我的“长江缘”03-22
普通专副刊两会03-22
普通专副刊吴洪生为上海行知学院党员教师讲授党课03-22
普通专副刊梅花小品03-22
普通专副刊精打细算的备件“管家”02-19
普通专副刊宝钢德盛扎实推动基层党建质量提升02-19
普通专副刊武汉耐材组织专业技术人员座谈02-19
普通专副刊韶钢团委发布优秀基层团组织创建成果02-19
Copyright © 2017 中国宝武钢铁集团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幻睿数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