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消逝的书店

信息来源:宝武新闻中心 日期:2014-9-5 9:01:19 点击数:1104

    又一家书店关门打烊了——九十岁的四川北路新华书店,这里曾经是商务印书馆虹口分店,也是陈云工作过的地方。
    从读连环画开始,我从小就喜欢买书、读书、藏书,至今也有数十年了。我到过沪上及外地的许许多多家书店,每每看到那些书店关门的报道,总会想起那些已经消逝的书店的曼妙旧影,想起那些年买书、淘书的美好往事。
    我最早买书的地方不是在书店,而是在居家附近的百货商店的文具柜和文具店。上世纪的六七十年代,这些文具店里都有卖连环画、年历片,以及一些薄薄的诗歌集,后来不知何故,悄无声息就纷纷关门了。
    小时候去的最多的书店是提篮桥的书店。虽然提篮桥隶属虹口区,而我们家在杨浦区,但我们只要乘上22路电车,4分车钿、4站路就可以到提篮桥了。当年的提篮桥是一个商业聚集区,除了有大名百货商店、自行车商行、寄卖商店外,光电影院就有大名、东海、东山三家,还有邮局(有卖杂志)、书店、花鸟商店。霍山路头上还有调换像章、年历片、邮票的市场。所以提篮桥是我们小时候经常去“白相”的地方,提篮桥的书店在大名路的东边,隔弄就是一家报刊门市部,那家书店在1980年转为旧书店了。
    那些年沪上的主要商业街,像南京路、淮海路、曹家渡、静安寺、五角场、徐家汇都能看到新华书店的身影,而最大的书店就是南京东路东海大楼的新华书店了。记得我第一次去这家书店时还是小学生,与弄堂里的同学一起去的,当时买了一本连环画《捕象记》。后来在外地回沪和上班时,也经常去这家书店,书店夹层(楼层之间)里有个“文史哲”专柜,里面的图书相当丰富,据说当时的汪道涵市长也喜欢在此“转悠”,卖书的营业员都相当内行。那时不仅书店多,而且分类很细,福州路上有美术书店、外文书店(现在还在),石门一路上有儿童书店,淮海路上有教育书店,豫园里有旅游书店,四川北路有工具书店、老西门有省版图书,上海图书馆(老楼,后为上海美术馆)有沪版新书书店,静安寺有艺术书店。西藏中路上海精品商厦(原是黄浦区少年宫)旁还有家音乐书店,上、下两层,专卖音乐书籍和音像制品。记得“文革”后不久,我曾在这家书店排队买过唱片,当时队伍一直排到南京东路的人民公园门口。音乐书店现在已搬到福州路上,但规模已今非昔比了。
    那些年代还有不少国有旧书店,除了提篮桥那家外,四川北路、淮海中路、南京路、老西门都曾有过专营收购、寄售、出售旧图书的旧书店,最大的自然就是那家在福州路上的上海旧书店。它一共有三层,顶层是专卖内部图书的,要凭单位介绍信才可进入。记得有一次福州路旧书店里处理库存,放出许多价廉物美的旧书,我一连去了几天,“淘”了许多书,其中有不少世界名著,家里的那套《福尔摩斯探案集》(5册)也就是在那时配齐的。
    上世纪九十年代,每逢周末到复旦周边参加培训时,最开心的也就是到学校边上国权路、政肃路、国年路上的“庆云”、“鹿鸣”、“经世书局”、“学人”、“左岸”书店买书了。在书店还经常能巧遇见住在附近、也在淘书的贾植芳、周振鹤等知名大学者。最近又去过五角场,再寻旧地,时过境迁,许多书店都不见了。
    以现时的眼光看,实体书店受网店和其它传媒的冲击是明显的、客观存在的,一定程度上还会有所发展,但是难以想象一个没有或鲜见实体书店的城市会是一番怎样的情形。毕竟,书店是城市文化品味的标志之一,也是城市中一道独特的风景线。(梁延)
    (作者单位:宝钢发展)

<
>
 
科技教育
青春风采 企管与人文
职工天地 晚霞满天 大特写
在路上 新世说 家春秋
怡情赋 吴淞口 生活秀
绿色产业    
固顶专副刊心细如发的“活地图”11-15
固顶专副刊“八十五点九”的警示09-30
推荐专副刊青春之火在平凡中闪光06-10
推荐专副刊“七一”纪念日由来06-09
普通专副刊向技术创新要效益03-19
普通专副刊央企工业文化遗产名录中国宝武占七席03-19
普通专副刊湛江钢铁联合社区开展创文宣传志愿服务活…03-19
普通专副刊武钢物流开展党支部书记抓基层党建工作述…03-19
普通专副刊精打细算的备件“管家”02-19
普通专副刊宝钢德盛扎实推动基层党建质量提升02-19
普通专副刊武汉耐材组织专业技术人员座谈02-19
普通专副刊韶钢团委发布优秀基层团组织创建成果02-19
Copyright © 2017 中国宝武钢铁集团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幻睿数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