仰望历史的天空

信息来源:宝武新闻中心 日期:2014-8-30 9:24:46 点击数:1349
    数年前,去位于秦皇岛的燕山大学访问,曾到过万里长城的最东端——山海关。记得是一个寒风凛冽的冬日,一行人站立城头极目远眺,烟波渺茫,北风烈烈,不由得让人有些气壮山河起来。
    最近,因为出差,又到了明代长城的最西端——嘉裕关。资料介绍,嘉裕关是明代长城沿线建造规模最为壮观、保存程度最为完好的一座古代军事城堡,被誉为“天下第一雄关”。五十多年前的嘉裕关还是一片戈壁滩,因为酒泉钢厂的建设才渐渐发展起来。如今,嘉裕关市区已经拥有近20万人口,街道整洁宽畅,绿树环绕,成为戈壁滩上的一颗明珠。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嘉裕关地处戈壁滩,年平均降水量只有80多毫升,而年平均挥发量却达到2000多毫升,常年干燥,要种活一棵树非常困难,按当地人的说法,养活一棵树的成本比养活一个孩子还要高。看着那些在江南水乡滋润翠绿的柳树,在嘉裕关的街旁路边因为缺少水分有些无精打采的样子,感觉这样的说法应该不算夸张。
    去过巴丹吉林沙漠之后,一直很喜欢沙漠的那种荒芜之美,尤其是日出或者黄昏时刻,侧逆光下,沙漠如同浩瀚的大海一般波浪涌动,明暗相间。偶尔有一棵枯树在的沙漠上孤独伫立,或者有数峰骆驼踯躅而行,那份美丽真有些惊心动魄。因此,临行前曾经有过想法,借这次机会再去看看鸣沙山和月牙泉,据说,那里美得让人沉沦。
    及至来到嘉裕关,问过当地朋友,才知道那里离开鸣沙山和月牙泉还有数百公里距离,而我们的行程安排又十分紧凑,根本没有时间过去。比较现实的做法是到位于市区西面的嘉裕关城墙看看。
    第二天,商谈完业务,一行人来至城外的嘉裕关城墙时已经下午四点半。在上海,下午四点半已近黄昏,而在嘉裕关却依旧艳阳当空,因为此地海拔较高,光照强烈。站立城墙脚下,仰首望去,土黄色的城墙仿佛穿越历史的天空,从远古蔓延而来。听不见曾经的鼓声雷动,也看不见曾经的万马奔腾,但是,透过历史的烟云,如果用心细细品味,慢慢琢磨,依旧能够感受到集聚在这巍巍城楼的那份凝重、那种悲壮、那份苍凉。进入城门,登上城墙,一边细听导游诠释历史,一边近观远眺,屡屡揿动相机快门。
    城内旌旗飘动,战鼓却沉寂如千年历史。想当年,这里应该是练兵场,闭上眼睛,仿佛听到边关将士的操练之声。金戈铁马,往事如梦,旧景如烟,戎边将士洒落疆场的汗血早已经在岁月中沉淀蒸发,一个个悲欢离合的故事也已经湮灭于历史的滚滚烟尘,只有古城依旧,默默地守候着时光流逝,供人凭吊。
    出西城门,往西看,戈壁茫茫,荒凉一片。对于那些西征将士,出了嘉裕关,便意味着远离故土中原,进入生死未卜的漫漫征程了。“古来征战几人回”,留给历史的只有一排排悲壮的背影、一份份无奈的神情。好在,“天下雄关”犹在,战争的硝烟没有泯灭人类对于美好生活的追求。历史在自己的天空不断书写着一幅幅壮丽的诗篇,或悲壮如乌云翻滚,或美丽如朝霞初升。
    仰望历史的天空,天空深邃;仰望巍巍关城,关城凝重。用心感悟,我领略到了那一份超越现实的宁静与苍凉,收获了穿越时空的感动与沉思。一切的现实都将随时间风轻云淡,但是,历史的记忆凝重、永恒,我在想。(阿   洪)
    (作者单位:宝钢股份机关)

<
>
 
科技教育
青春风采 企管与人文
职工天地 晚霞满天 大特写
在路上 新世说 家春秋
怡情赋 吴淞口 生活秀
绿色产业    
固顶专副刊心细如发的“活地图”11-15
固顶专副刊“八十五点九”的警示09-30
推荐专副刊青春之火在平凡中闪光06-10
推荐专副刊“七一”纪念日由来06-09
普通专副刊我的“长江缘”03-22
普通专副刊两会03-22
普通专副刊吴洪生为上海行知学院党员教师讲授党课03-22
普通专副刊梅花小品03-22
普通专副刊精打细算的备件“管家”02-19
普通专副刊宝钢德盛扎实推动基层党建质量提升02-19
普通专副刊武汉耐材组织专业技术人员座谈02-19
普通专副刊韶钢团委发布优秀基层团组织创建成果02-19
Copyright © 2017 中国宝武钢铁集团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幻睿数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