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爷的拐杖

信息来源:宝武新闻中心 日期:2014-8-2 9:24:42 点击数:1002

    陈旧的窗台外香樟树沙沙地摇着,窗台旁泛黄的墙角里搁着一支积满了灰尘的梨木拐杖,早已褪净了光泽,静静地靠在斑驳的柜壁上。看着这支不足立柜高的拐杖,我竟有些恍惚。脑海里不自觉浮想起拐杖主人的身影,那每当我犯错时总会高高扬起的拐杖,那是我似乎永远也不能懂的爷爷……
    在我的记忆中,爷爷总是拄着这支拐杖,挺直着背,架在脸上的那副厚厚的镜片下透着严厉不容反抗的目光,梳得一丝不苟的、有些稀疏的白发下是削瘦的脸颊、抿紧的嘴唇。
    每当我做错了事或言行有些不得体的时候,爷爷的拐杖总会毫不留情地落在我的手上或者肩上,落得并不重,却足以吓得我哇哇大哭。我,一直不懂爷爷每次向我举起的拐杖;我,一直惧怕着爷爷的拐杖。
    在爷爷面前,我是吃不下饭的。每每提着筷子,却怎么也下不了口,好像有什么东西哽在喉咙里,咽也咽不下去。每当这时,爷爷的拐杖落在我的手上,我吃痛地收手,碗滚落在桌上,满桌狼藉,“连吃饭都这么心不在焉,还怎么指望你以后能专心做事?!”严厉的话语落在心上,眼眶里憋满了委屈的泪水。
    那时我一直不懂,当别人的小孩骑在爷爷的肩上饱受宠爱时,我爷爷给我的却是那严厉无情的拐杖。
    那一次也是因为我不小心打翻了墨水瓶,伴随着爷爷严厉的训斥,那拐杖一下一下重重打在我的手心上,我的眼泪夺眶而出,跑进房间里哭着要找妈妈。也不知哭了多久,便听见走廊里传来了由远及近的熟悉的拐杖敲击地面的声音。爷爷站在门口,望着哭坐在地上的我,拐杖一下一下敲着地面,不过这一次不像我预料中的那样,爷爷没有向我举起拐杖。
    当天晚上我发起了低烧,梦中还叫着要妈妈。很快我便如愿以偿,当临行前我依偎在妈妈怀里迷迷糊糊睁开眼,见到的是站在大厅里的爷爷,一个人站着,扶着拐杖的手松开,向我的方向伸出,仿佛想要抓住什么,末了又摆摆手,垂下手握住扶着自己的拐杖。
    爷爷的脸一片灰暗,香樟的阴影照在他脸上,看不清神情,只有一声若有若无的叹息,明明很轻,却在这充满香樟味道的空空的房间里格外清晰……
    可我又怎想到,这次分别竟成为永诀。几个月后,在冰冷的黑白照片上,我又见到了爷爷,依旧是那一贯的严肃,那支熟悉的拐杖搁在墙角,可爷爷的手却再也无法挥起它。
    这一切发生得那么突然,我甚至还来不及感到疼痛,直到回过神来,一晃已经过去很多年了,与爷爷有关的许多回忆也早已被遗失在时光里,可那天爷爷的脸、爷爷的叹息在我心中一直无法磨灭。除了墙角那支爷爷的拐杖,还有爷爷最后寄给我的那句话:“做事如做人,望你谨记一生。”
    泪光中,我仿佛看到那个衰弱的老人在生命的尽头,仍板正着身子,用那一贯工整的字迹,给自己的孙儿书写着最殷切的期盼,正如书写他那一贯工整严谨的一生。
    眼泪随着思绪的翻覆慢慢凝聚,滴下,溅落成一圈水渍,倒映着窗外香樟树摇曳的身影静静悄悄洒落在那支陈旧斑驳的梨木拐杖上。
    那带起的一阵阵风,却怎么也吹不散我心头的悔。对不起,爷爷,我想念您……(顾叶予)
    (作者为宝钢员工子弟、上海市民办新复兴初级中学学生)


 


<
>
 
科技教育
青春风采 企管与人文
职工天地 晚霞满天 大特写
在路上 新世说 家春秋
怡情赋 吴淞口 生活秀
绿色产业    
固顶专副刊心细如发的“活地图”11-15
固顶专副刊“八十五点九”的警示09-30
推荐专副刊青春之火在平凡中闪光06-10
推荐专副刊“七一”纪念日由来06-09
普通专副刊14岁那年,我当小老师05-24
普通专副刊倪家荣诗集《晨风》出版05-24
普通专副刊游子依着母亲进入梦乡(序)05-24
普通专副刊故乡之春,其实早已来临05-24
普通专副刊14岁那年,我当小老师05-24
普通专副刊倪家荣诗集《晨风》出版05-24
普通专副刊游子依着母亲进入梦乡(序)05-24
普通专副刊故乡之春,其实早已来临05-24
Copyright © 2017 中国宝武钢铁集团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幻睿数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