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我们住过的单宿

信息来源:宝武新闻中心 日期:2014-6-14 9:30:40 点击数:1848


                                                 (文/王云平  制图/徐婉)

    “流水它带走光阴的故事改变了我们,就在那多愁善感而初次等待的青春。”又一个毕业季来临。也许今天的我们早已过了青春的年龄,也许我们韶华不再,可是还记得我们一起住过的单宿吗?
    对很多宝钢人来说,同样有自己的单宿记忆。它不只是休息的场所,还承载着我们初入职场的一段记忆,更是我们褪去青涩、扬帆起航的起点。 今天,让我们一起回顾单宿里的青春影像吧。
 
  
    1978——穿着喇叭裤追赶时髦的、抱着“现代派”或者“伤痕”文学书籍的、晚上在月浦街头哼唱“靡靡之音”的,还有开不完的“卧谈会”……那时的少年耍着各种各样的青春派。遗憾的是,多年后只能在相册中重温那张青春不老的脸。

关键词:侃大山、收音机、排球、学外语
    无数次,沿着月浦老街向前、拐弯,走到那座小小的竹桥前,总以为在那条清澈的小河边,会重拾那段青春的影像:暮色如染之际,三五成群的年轻人抱着书本,明亮的声音冲破夜幕,响彻在长江入海口那片硕大的工地……
    1980年那个蔚蓝的秋季,是“2000名高中生”记忆里飘动的一页。18岁的年轻小伙子,怀揣着建设宝钢的梦想,来宝山钢铁专科学校报到了。沉重的行李、帅气的外表,掩藏不住的是内心火热的梦想与热情。“那天是10月13号,我记得那天的天气特别好,天空就像一块覆盖大地的蓝宝石。”在集团公司总部施先生的印象里,尽管当年的单宿条件很艰苦,甚至连篮球、足球这样的器材都很奢侈,但“年轻的时候真叫开心,物质的贫乏也阻挡不住青春的绽放。白天学习一天晚上也不累,年轻时总有使不完的劲儿。”“尤其是夜深单宿熄灯后,大家都还没有入睡,那些叽叽喳喳或者稀里哗啦的声音响成一片,有人在侃大山,更多的人是一起听‘靡靡之音’。”在施先生的记忆中,收听澳洲广播电台的流行音乐成了宿舍里最大的娱乐项目,“旋律伴随着困倦之后的兴奋席卷而来,邓丽君、费玉清、青山、刘文正、凤飞飞,都是百听不厌”。
    “当时真是要什么没什么啊,一台有短波的收音机就已经是奢侈品了,很令人羡慕。”他回忆说,当时教学楼里只有一两台电视机,但观众却有几百人,“1981年3月20日,男排世界杯预选赛,中国队3:2逆转韩国。那场比赛我们都看了,那个时候的兴奋劲啊,现在的球迷没办法比。”唯一的遗憾是,钢专几乎没有女孩子!
    “那些年,我们一群张嘴闭嘴邓丽君、罗大佑的少年们,总有说不完的话,永远停不下来的心,喊不完的‘年轻的朋友来相会’,还有那深夜里悄悄播放的‘靡靡之音’。”穿着喇叭裤追赶时髦的、抱着“现代派”或者“伤痕”文学的、晚上在校园里高声唱歌的,耍着各种各样的青春派。“遗憾的是,多年后只能在相册中重温那张青春不老的脸。”那些清贫而充满激情的青春,已经留在施先生的记忆深处。

    因为当年的5位室友都是刚刚退伍的年轻军人,宝钢化工员工岑先生将年轻时的单宿生活总结为颇为励志的“半军事化生活”。1980年,岑先生从福建来到宝钢,成为宝钢那一年招收的“2000名复员军人”之一。“与‘2000名高中生’相比,因为当时大家多经历过‘文革’,而且来自全国各地,文化基础比较薄弱,所以白天的学习对我们来说几乎是一种强化训练,很累很辛苦,还要学日语。当时宿舍里大家嘴上都不言语,可心底都较着劲拼命看书。”其实,在那会儿,宝钢很多厂房都还没建起来呢。
    在岑先生的印象里,白天常常会在食堂开项目动员会,大家就会因此心潮澎湃,晚上回到宿舍9点多钟,灯都熄了,还是没有人愿意睡觉。“有人会在宿舍里侃大山,有人会点蜡烛背日文单词。”令岑先生印象深刻的是,当时宿舍里年纪最大的那位室友,学起东西来非常费劲,可是他一直不甘落后,“那几年,物质贫乏但是精神真是充实。”
    退休员工文先生则向记者讲起了另一个故事:有一次,上完日语课,互相抽背过单词后,不知是谁提议去放松一下,看场电影,大家就不约而同地换上了当时最时髦的服装——喇叭裤、T恤衫,走在大街上,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至于看了什么电影,则没有人能想起来了。“多年过去,想起单宿岁月,印象里留下的就是那时一起走过的人。”
    岁月飘过30年,对施先生来说,同样难忘那青春岁月里一起走过的人,“月浦如今我也常去,除了外观的粉刷,那些老宿舍楼看起来和那时候一模一样,但是里面住的人却变了。唯一不变的是,他们和当年的我们一样,依然怀揣着创业的梦想,那就是宝钢的二次创业。”


    1994——想当年睡觉前泡澡堂降温,然后还是热得整晚睡不着的记忆太深了。还记得当年很流行的摆在床头的小电扇吗?被爱发明创造的室友拆了却装不起来了,我当时可郁闷了。

    关键词:港片、友好邻居、奔小康、开小灶
    “爱港片的同学们注意啦!本周五晚上七点半,大片热映,青年文化活动室,周星驰、朱茵联袂主演的《大话西游》,不见不散。”1994年8月的一天,月浦1号楼楼梯口处挂出了一块牌子。一时间,宿舍楼里头的小伙子们个个热血沸腾,一个月前刚刚从学校拖着沉重的旅行箱赶来报到的毛志雄急匆匆拖了一张椅子,赶到楼上的青年文化活动室占座,“活动室能容纳三十多人,要是去晚了连站的地方都没有啦!”时光飞逝,尽管那段青葱岁月已经过去了快20年,宝钢股份热轧厂二热轧分厂生产组作业长毛志雄依然记忆犹新。虽然依然是铁架子上下铺的床,但“我们那个年代的单宿员工运气特别好,刚一来,就赶上了公司新建的单宿青年文化活动中心开张。除了有录像厅,还能打打桌球、乒乓球。”
    因为从小跟着父母去过很多个不同的城市,刚工作那会儿毛志雄对陌生环境的适应还是很快的,“下班回到单宿,我很少做宅男,常到左邻右舍去串门。走动多了,一些邻居就成了朋友。临近的几个房间,都是同一个部门的同事,彼此在生活、工作上相互照应着,时间久了,大家更是亲如一家。”因为住单宿的员工老家多在外地,毛志雄因此多了很多口福,“时常会有老家在天南地北的同事从家里捎一些当地的土特产,拿给单宿的同事们一起分享。有时谁身体不舒服了,单宿的邻居们都会过来相互照顾。”给毛志雄留下深刻印象的是自己的隔壁邻居吴师傅,“他已经五十多岁了,家在上海松江,也并不算远,但是因为喜欢钻研现场技术,他常常周末也留在单宿,我在工作或是生活中碰到不明白的地方都会去找他。”除了老吴,住了11年单宿的小毛还因为单宿结识了不少朋友,“在2号楼五楼我还有一个铁哥们,工作中是我的下道工序。我喜欢跑步、打羽毛球。在他的带动下,我又多了一个新爱好——踢毽子。”

    在冷轧厂员工小陆的的印象里,刚刚来上海的那几年特别热,“还好,宿舍里有了电风扇,老式的筒子楼通风效果也不错。”令他懊恼的是一位动手能力特强、后来在现场也成为小有名气发明家的室友。“想当年我们睡觉前泡澡堂降温,可还是热得整晚睡不着。还记得那时候很流行的摆在床头的小电扇吗?被我的发明家室友拆了却装不起来,那个记忆太深了。”可以调节情绪的是,“不知是谁的宿舍里,总能传出《海阔天空》、《光辉岁月》、《真的爱你》这些好听的流行歌曲,听到他们大声唱,时间久了也能跟着轻声哼唱。”

     在小陆的印象中,这样的清苦生活并没持续多久,“2000年以后,宿舍里的空调就多了起来,除了月浦大街上逐渐多起来的超市、银行、邮局、餐饮店等生活设施,当时底楼有个简易的小厨房,有种‘奔小康’的感觉了。”小陆回忆说,当时宿舍一个谈恋爱的室友,每天下班都会先去菜场逛一圈买些菜,再回到小厨房里做饭,弥漫在走廊里的是香喷喷的饭菜香。吃完晚饭,室友再把女友送回她的宿舍。“这样的恋爱或许少了些激情,却依旧令人羡慕和感动。”但对更多的单宿青年们来说,却只能在个别的节日里改善一下生活。“有时室友们会相约在一楼搭一张小桌子,每人炒一道拿手菜,再配上外边买的凉菜,然后就是聊不完的话题。”最令小陆难忘的是,世界杯足球赛期间,食堂会彻夜为大家播放球赛,看到精彩刺激的场面和令人叫绝的进球,大家会群起欢呼。

    2009——“我们是新员工、新岗位、新宿舍,我们一定会有新的开始。”无论是在条件相对较好的月浦单宿,还是在盘古路、五钢、五冶单宿,外部的小空间束缚不了年轻的心。因为“在这小小的空间里,容纳了我们大大的梦想”。

关键词:活动室、小讲堂、新单宿、新梦想
    “你好,湛江钢铁赵毅。”顺着电话声,青春的气息扑面而来。虽然要到了他湛江和上海两地的手机号码,找到赵毅依然不容易。因为他经常要在两地奔波,一路追寻着他的青春和梦想。
    “我2009年7月20号来到宝钢,是湛江钢铁招录的第一批大学生,第一天就住进了月浦单宿。”能够成为湛江钢铁的“老三届”,赵毅一脸自豪。“虽然那时的月浦单宿依然是四人间,铁架子床、衣柜、空调,就是全部的家当,但是我们有自己的精彩。”在赵毅的印象里,晚上的单宿生活大都留给了建在宿舍楼里的员工活动室。“当时湛江钢铁热轧还处于设备引进阶段,和外方的技术谈判都是用英语。”就这样,晚上赵毅和小伙伴们常常要在活动室泡上两三个小时,“以后湛江钢铁还会有更多的操作工到来,技术文件都是英文,我们到时还要教他们,所以晚上要苦练英语啊。”2012年,月浦活动中心对原有的健身房、多功能厅、图书阅览室等进行了综合改造,并对活动中心的整体布局进行了优化,新增了跑步机、多层次美体机等全新设备。但是在月浦单宿装修没多久,赵毅和小伙伴们就搬离了月浦单宿。“2013年4月,更多的新进大学生来到湛江钢铁,月浦单宿已经住不下了。”新员工们住进了五钢宿舍楼和盘古路单宿,为了给新员工们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老员工”赵毅已经担起了“传帮带”的重任,主动和新员工住到了一起。

    和赵毅同一时间,湛江钢铁冷轧项目组王甲子也从月浦单宿搬到了五钢单宿。“从设施相对齐全的月浦、果园,搬到新的宿舍楼,刚开始肯定是有各方面困难的。”王甲子介绍说,最初最大的难题是没有员工活动室,周围也没有相应的生活配套设施,但是在宝钢股份团委等部门的帮助下,这些状况很快都得到了改善。新阅览室、小厨房、青年活动室都很快建立起来。“白天实习结束,我们还相约在这里开展小讲堂,在这里分享白天学习的知识和体会。”小小的空间里,容纳了大大的梦想。尽管原来设计两个人住的房间住了六个人,但是在集团公司最美单宿的评比中,基础并不好的五冶单宿和盘古路单宿依然有两个宿舍斩获了“最美单宿”的称号。
    采访快结束时,王甲子透露了一个小小的秘密:在东海岛上,不仅有他和小伙伴们即将开始的新事业,还有自己相恋多年的女友,“她是湛江东海岛上渔民的后代,最初是因为她我选择了湛江钢铁。我会坚守当初的承诺,在那里写下自己的青春和梦想。”

尾声
    5月20日晚,五冶单宿6栋118活动室内欢声笑语,宝钢股份青年员工和湛江钢铁单宿员工齐聚一堂,共同为本月单宿小寿星庆祝生日。单宿青年们还策划了精彩纷呈的游戏和才艺表演。湛江钢铁“老三届”单宿青年靳随城用相机捕捉到了最精彩的一瞬间,“明年三四月份,我和王甲子、赵毅等小伙伴们就将一起奔赴湛江。我们希望带走更多的精彩和能量。”
    5月22日晚6点,宝钢体育馆一号场内座无虚席,宝钢股份炼铁厂和湛江钢铁单宿青年们共同举办的篮球赛开战了。参赛员工来自月浦、果园、五冶和盘古路单宿等不同宿舍区。球场边,炼铁厂员工陈昊铧告诉记者,“比赛的目的是为了实现双方员工更好的融合,这样的活动今后会越来越多。我们最终会1+1>2。”
    新员工、新岗位、新宿舍,一切都是一个新的开始。生机勃勃的初夏,靳随城、陈昊铧不约而同地在心里许愿。陈昊铧的愿望是:希望和湛江钢铁的员工们一起,努力学到更多的知识,一起努力,一起实现青春的梦想。靳随城的愿望是:希望早日奔赴湛江,在那里不仅会有一个崭新的事业,还有一个充满朝气而温馨的大家庭,“无论未来如何,我们都将走出自己独一无二的‘青春派’!”





























<
>
 
科技教育
青春风采 企管与人文
职工天地 晚霞满天 大特写
在路上 新世说 家春秋
怡情赋 吴淞口 生活秀
绿色产业    
固顶专副刊心细如发的“活地图”11-15
固顶专副刊“八十五点九”的警示09-30
推荐专副刊青春之火在平凡中闪光06-10
推荐专副刊“七一”纪念日由来06-09
普通专副刊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08-16
普通专副刊光荣退休08-16
普通专副刊《浴血新中国》讲座进入团干部课堂08-16
普通专副刊活到老,学到老08-16
普通专副刊全力当好“四种人”08-13
普通专副刊宝武环科举行党委理论学习中心组(扩大)…08-13
普通专副刊宝钢股份团委开展半年度团干部研修08-13
普通专副刊梅钢三十多名党员领导人员来到南京渡江胜…08-13
Copyright © 2017 中国宝武钢铁集团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幻睿数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