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祭扫过清明

信息来源:宝武新闻中心 日期:2014-4-5 9:53:09 点击数:1144

                                                   (文/殷召军  制图/徐婉)
    青草绿,清明时。清明节,是人们祭奠逝者、缅怀先人的节日,也是春和景明、踏青寻春的美好时光。然而,在社会倡导文明祭扫的当下,一些祭祀方式还在坚守“阵地”,因此带来的森林火灾、污染、资源浪费和交通堵塞等一系列问题也日益凸显。
    今天,我们一起祭奠逝者、缅怀先人,听听几位来自不同地方的员工,讲述他们家乡的祭扫习俗,以及他们对传统祭祀方式的看法。
 

                                                          清明是一段记忆
    对于宝钢化工员工小夏、宝钢股份电厂员工杨坤、宝钢股份制造管理部员工李毅来说,清明是一段童年的记忆。“冬至百六是清明,立春五戊为春社。”这是他们小时候从父母口中听到的一句话。对于清明,父母的态度极为虔诚,也很是讲究,生怕小孩子忘了这个纪念祖先和故去亲人的节日。
    小夏的家乡在湖北荆门,有山有水有林,特别美。小夏的记忆里,在清明之前,家里就早早准备好了各种祭品,有纸花、纸钱、鞭炮以及一棵香樟树。到了清明这一天,小夏会跟在父亲身后,像是出门踏青一般走过乡间小路,到祖坟上去扫墓。小夏说,乡亲父老都是这样祭扫,一到清明时,满山烟雾缭绕,鞭炮声响彻山谷。最后,小孩子会学着大人的样子作揖和跪拜。
    和小夏一样,杨坤的家乡也在农村,不过是远在千里之外的河北易县。杨坤家所在的村落,家家户户都姓杨,而家族的墓地也是选定好的风水地。杨坤说,祭扫前,家人会将墓地清理打扫一下。以前祭扫时会放鞭炮,现在比较少了。和南方相比,北方农村祭扫的形式化更重一些,祭品有纸钱、点心和瓜果,也有一些纸糊的金元宝,有的人家甚至准备了纸糊的汽车或是小别墅。在杨坤看来,纸钱作为纪念祖先的一种情感寄托,买一点烧是可以的,并不会造成太大的环境污染,至于烧“汽车”、烧“别墅”,实在是过于夸张,完全没有必要。
    杨坤认为形式化过重的祭扫不可取,同为河北人的李毅也是一样的看法:准备的祭品主要是为了寄托哀思,让自己记住身边曾经有这个亲人,不能本末倒置地过于在意形式,忽略了清明的内核是怀念亲友。关于清明扫墓,李毅只能从记忆深处寻找画面,大多是碎片式的。令李毅印象深刻的是,准备祭品时,家人一边折着纸钱,一边说着过世的人的故事,充满着欢声笑语;扫墓时家人在墓前的念叨,像是和过世的人拉家常,说说家中一年的近况。这些画面,让她觉得清明的记忆是温暖的。

                                                         清明是一份思念
    近年来的清明祭扫高峰,让上海的交通出行备受考验。
    “清明是让活着的人记住过世的人,未必要刻意地挤在清明节这一天去祭扫。心里有他们就够了。”宝钢退休员工马恩凯年纪大了,腿脚不如以前灵便,最近几年的清明节,他和家人并没有去苏州给父母扫墓。
    或许是年纪大了的缘故,近来发生的事情记不得,以前老掉牙的事情却是历历在目。马老想起父母时,脑海里浮现的全是父母如何养育兄弟姐妹的画面。旧社会医疗条件差,马老的父母生了不少孩子,但最终只保住四个。在那样艰难的岁月里,马老的父母给他的兄弟姐妹提供了力所能及的最好的生活。马老排行老二,哥哥已经故去,弟弟和妹妹均在国外。父母去世后,马老将他们安葬在苏州,祭扫时总会带上一些瓜果和一束鲜花。马老觉得,后辈们能够记得先人的谆谆教导和潜移默化的家庭教育,诚恳做人,勤奋做事,这些比任何祭扫方式都要好。
    “清明祭扫要出上海,再准备个大包小包,真是不便。”宝钢工程宝钢技术的罗鑫申和马老的想法一样,祭扫可以从简,心里想着过世之人的好,胜过大张旗鼓的祭扫。清明节,罗鑫申家里也会准备一些祭品,如黄纸、纸箔折成的纸钱、瓜果和鲜花。罗鑫申说,爸爸妈妈倾向于自己折纸钱,对他们来说,折纸钱的过程比烧纸钱更重要,是一份思念的传递。提到烧纸钱,罗鑫申建议不要在公共场所烧,比如小区、十字路口等,这样会给他人造成不便。同时,也可以少烧一些纸钱,可以用别的方式来代替,比如植一棵树、买一束鲜花等。他觉得,无论采取何种祭扫方式,无非是寄托一份对过世亲友的思念。至于形式,无需过于在意。

                                                          清明是一种传承
    说起清明祭扫,宝钢国际北方公司员工邱敦亮心中有些激动。由于很早就离家外出读书,再加上如今已在天津娶妻生子、扎根落户,清明祭扫于他而言,是一种家族文化的传承。父亲去年因病去世后,邱敦亮把母亲接到了身边,姐姐留在了故乡吉林桦甸。父亲是心中的偶像,是大树,他的离去让邱敦亮倍受打击。
    在邱敦亮的记忆里,父亲对清明祭扫很是讲究,总会提前准备许多东西。这是一个繁复的程序。清明当天,父亲会带上水果、酒菜,买上一些黄纸做成的小张纸钱,而他就跟在身后,拿着用来清理坟上杂草的镰刀,一路小跑。邱敦亮说,水果不能是带蒂的,比如葡萄、橘子和苹果就可以;水果数量也有讲究,必须是单数;至于准备好的菜,其中一定要有一份油煎豆腐。到了墓前,父亲会拿一根小棍围着坟画一个小圈,并在坟头上边放一张纸钱。由于工作忙碌兼路途遥远,这个清明节,邱敦亮只能远远地为父亲送上思念。于他而言,清明让他意识到,在乎传统的父亲是在告诉他不要忘记自己从哪儿来。而那繁杂的程序,恰是中国几千年文化的一个缩影。邱敦亮坦言,会接过父亲的接力棒,将精神传承下去。
    宝钢集团党委组织部的陆卫忠对清明节文化的传承深有同感。陆卫忠的家乡在离上海不远的浙江吴江,这里有和其他地方不一样的清明习俗。尽管已在上海定居,陆卫忠仍会隔三岔五地往家跑一趟,看望年纪大了的父母。这个清明节,陆卫忠也回家了,帮着母亲准备过节的各种祭品,比如粽子等。陆卫忠说,以前以为清明包粽子是传统,出来读书后才发现全国只有他的家乡才如此。清明不会到墓地祭拜,而是在家中的堂屋摆上一张八仙桌,桌子上有几个菜和包好的粽子,周围一圈是酒盅,并在桌子的南端放一根蜡烛。准备停当后开始烧纸钱,然后家中的男丁一个个磕头。陆卫忠说,文化是环境促成的,家乡的清明祭扫和其他地方不同,自有其存在的理由和传承的价值。
    
文明祭扫知识链接:
    清明节是中国传统节日,也是最重要的祭祀节日之一,是祭祖和扫墓的日子。社会在进步、时代在发展,倡导文明祭扫,平安清明,是每个公民应尽的责任。如今,文明祭扫的方式多种多样,除了鲜花祭祀外,还有植树祭祀、家庭祭祀和集体公祭等。以献一束花、敬一杯酒、植一棵树、读一篇祭文等方式寄托哀思。此外,网络祭扫也悄然兴起。在网站专题频道以向先人献花、献诗、上香和祭酒的方式告慰亡灵,也是一种简朴、文明的祭扫方式。

                       


<
>
 
科技教育
青春风采 企管与人文
职工天地 晚霞满天 大特写
在路上 新世说 家春秋
怡情赋 吴淞口 生活秀
绿色产业    
固顶专副刊心细如发的“活地图”11-15
固顶专副刊“八十五点九”的警示09-30
推荐专副刊青春之火在平凡中闪光06-10
推荐专副刊“七一”纪念日由来06-09
普通专副刊14岁那年,我当小老师05-24
普通专副刊倪家荣诗集《晨风》出版05-24
普通专副刊游子依着母亲进入梦乡(序)05-24
普通专副刊故乡之春,其实早已来临05-24
普通专副刊14岁那年,我当小老师05-24
普通专副刊倪家荣诗集《晨风》出版05-24
普通专副刊游子依着母亲进入梦乡(序)05-24
普通专副刊故乡之春,其实早已来临05-24
Copyright © 2017 中国宝武钢铁集团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幻睿数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