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礼的“钱”途

信息来源:宝武新闻中心 日期:2014-1-11 9:04:32 点击数:1730

                                                         (文/秋子  制图/徐婉)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结婚自古就是人生一件大事,婚礼则是迈入婚姻生活的精彩序幕。每个人都希望自己的婚礼办得隆重体面、温馨浪漫、喜庆热闹,不管婚礼是极尽奢华还是简约温馨,都会成为生命中最难忘的幸福时刻。2014年是个温馨浪漫年,其谐音就是“爱你一世”。这一年里,少不了新人们喜结良缘的精彩时刻。过来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结婚记忆,相对于如今婚礼的高大上场面,那些过往的一瞬也弥足珍贵。
    每个年代的婚礼,花费不尽相同,但新娘新郎的快乐与幸福感一点也没有减少。婚礼的“钱”途,是社会经济发展的生动印记。透过几代人婚礼一刻的回忆,你是否也能找到自己的影子?
 
                                                       那一年,我们结婚了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经媒人牵线搭桥,我与同厂检修车间的一位姑娘相恋了。走过花前月下的美好时光,转眼就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了。
    听说我俩准备结婚,双方父母个个喜上眉梢。按照沪上嫁女的习俗,男方是一定要送彩礼的。令我没想到的是,我那准岳父非但没有收我的彩礼,还答应为他女儿陪嫁一套结婚家具。最让我感动的是那天他亲自领着我们去挑选家具,相中后立马让商家将家具送到我们的婚房。
    我申请住房结婚的时候,宝钢的福利分房才刚刚开始。由于大龄青年较多,房源相当紧张,所以一套两室户住房一般住两对小夫妻。由于我俩晚婚,而且是“双钢”(指男、女都在宝钢工作),又在一个厂,所以分房条件要远远优于“单钢”,分到一套独门独户一室半带厅的婚房,当时心里无比激动和幸福。
    那年头,结婚不再像我二姐出嫁那样讲究“三大件”(手表、缝纫机、自行车),取而代之是彩电、冰箱、洗衣机、收录机等电器。计划经济年代上述电器必须凭票供应。当时正值改革开放前夕,社会上开始出现倒卖彩电等紧俏商品。我从一个朋友那里弄来了一台黑市上的彩电,价格不菲。彩电到手了,冰箱在哪里?说来巧了,一位与我同年结婚的小夫妻有票子没“米”,只好忍痛割爱,转让了他的双鹿牌电冰箱购物券,成全了我的美事。那年,为了我的婚事,父母花掉了多年的积蓄。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1988年3月20日,春风拂面。我那位专门为局长开车的同学知道我需要用婚车后,开着一辆淡黄色的上海牌轿车,在空余时段把我俩送进了婚宴酒店。当时我们在四川路上的凯福大酒店定了五桌喜酒(每桌120元)宴请双方的父母、亲戚、朋友、双方媒人和同事,一同为我们的婚礼见证、祝福。(文/王后贵)
(作者为宝钢发展员工)


                                                            热热闹闹把婚结
    我们这批60后,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陆续步入了婚姻的殿堂。与现在动辄数十万元的婚礼花销相比,当时的场景不免显得有点寒酸,但其中热闹、喜庆的元素却一个也没少。
    在经过女友的反复考察,并击退各路“竞争对手”之后,终于可以堂而皇之提着机关枪(整只火腿)、拎着炸药包(奶油蛋糕)、揣着手榴弹(老酒)上门拜见未来丈人丈母娘了。成为正牌男友之后,我俩就到静安寺的老凤祥买了一对足金戒指(那时候流行“铜箍戒”)就算是定情之物了。
    当时还属于计划经济时期,主要家用电器等生活必需品要凭票或“通路子”才能搞到,好在我父亲和丈人有点人脉,所以没费什么周折就全部搞定了。难度最大的是婚房。由于当时房子全是单位分配的,一般结婚都是和父母挤在一起,但我却自己拥有一套独立的一室半婚房(当然是靠父亲的福利),让未婚妻的小姐妹们羡慕得牙痒痒。结婚照当时流行在照像馆拍摄,但我俩有点逆反心理,于是选择将第一次约会的地方——上海植物园作为结婚照的背景,之后别人看了也纷纷效仿,算是开创了时尚潮流。
    举办婚礼的当天中午,我坐上丈人借来的上海牌小轿车,手捧鲜花在伴郎的陪同下去接新娘。随后在众人的簇拥下和鞭炮声中,我和新娘一起坐上车,先到新房兜了一下,然后直奔位于襄阳南路复兴中路的乔家栅酒家。那时举行婚宴也没什么司仪主持,基本人齐了就开吃。整个敬酒环节是婚宴的主角,每过一桌都要使出浑身的解数,应对难易不等的节目挑战,但图的就是这种喜庆、热闹的气氛。婚宴结束后,众多亲朋好友又一起去新房继续闹洞房,待大家意犹未尽地散去时,我突然发现有个人在沙发上呼呼大睡,原来伴郎喝醉了。(文/来勇)
(作者为宝日汽车板员工)

 
                                                    八十年代的“裸婚”
    “裸婚”一词现在颇为时髦,在商品房价格高涨的今天,购置婚房、婚车和钻戒确实花费巨大,劳心伤神。我是60后,1988年结婚,其实现在看我们八十年代结婚的人,似乎都可以归为“裸婚”一族。
    那时,上海住房是根据家庭人口和工作单位的能力配给职工租赁的,我先生家正好有一间增配的三层阁楼小房间,五家合用厨房卫生间,蜗居12平方米,因为三层阁楼尖顶房夏天比较热,我们购置了木板条,自己动手将房间改造成平顶。和那些与父母合住仅靠中间布帘隔拦的婚房相比,无疑是幸运多了。家具和结婚服装那时流行请人来家里订制,按照房间形状,凭借大学学的机械设计,我先生自己设计绘制了家具图。要说订做家具现在可能还有,但把裁缝请到家里,西服、旗袍、连衣裙、棉袄大衣都订做,现在绝对难以想象,我还仿制了一件婚纱呢。婚宴也就是双方家庭成员和同学、朋友,也没婚礼仪式,更像是朋友聚会。送礼是我们指定的纪念品,如一本相册、一只花瓶等,花费不多,加上送礼人的题字,特别有纪念意义,至今保留着。二十多年过去,社会变化很大。我们当时虽是“裸婚”,心里想的却是:不求样样都有,只求能天长地久。(文/俞思民)
(作者为宝钢人才开发院员工)
 

                                                             50后的结婚账
    对于谈婚论嫁,上世纪八十年代的风气比较淳朴,最注重的还是感情。宝钢不锈员工张兆吉是50后,说起当年自己的结婚账,感慨良多。当时他们男女双方加起来办了5桌酒,请的都是一些亲友。在南京路的燕云楼酒店里办的,每桌酒席80元,大鱼大肉,热气腾腾,丰盛得吃也吃不完。结婚家具“36个脚”,主要是床、大橱、五斗橱等。电器有一台黑白14寸飞跃牌电视机和一个电风扇。亲友送礼金一般是20元,或送一对热水瓶、床上用品之类的实物。不像现在的年轻人结婚都是成套的唯美婚礼写真,张兆吉和妻子只是在王开照相馆拍了一张结婚照。那时也不讲究给女方定情礼之类的礼数。
    和妻子结婚时,婚房只有6平方米。尽管物质生活很贫乏,但张兆吉感觉那时的日子很值得回味。在6平方米的小房子里,他们的女儿降生了。幸运的是,不久后,赶上了福利分房末班车,拿到了一套50多平方米的房子。孩子逐渐长大,房子也变得更加局促,于是决定买房。当时市区的房价在三四千元一平方米左右,如果买一套130平方米的房子,需40多万元。他的年收入2万元不到,40多万元对他们来说,也算是遥不可及的大数目了。张兆吉决定咬咬牙,动动脑筋。经过努力,也终于如愿。在张兆吉看来,不管时代如何变迁,家总是一个温暖幸福的港湾,物质条件固然重要,但感情永远是第一位的。(文/高鸿文)
(作者为宝钢不锈员工)

                                                那年,我们在楼房里结婚啦
    在人生的长河里,有些事永远不会忘怀,比如结婚,它就像是记忆图书馆的索引,让你在不经意间就顺藤翻出那些尘封许久、值得深品的人和事。
    我和老公1996年6月22日结婚。那时,全国人民都在奔小康的道路上忙碌着,生活基本富裕,婚纱照、花车、礼服、酒宴已经是婚礼上必不可少的元素。刚刚迈进新年,我和另一半就开始为婚礼筹划,装修新房、拍婚纱照、订酒席,忙得不可开交。新房是一室一厅,但已特别满足。因为在这之前,绝大多数新人的婚房是平房,能在楼房里结婚是那时年轻人心中最大的向往。家电是当时的“中国名牌”:长虹彩电、荣士达洗衣机,而最让朋友们艳羡的还是妈妈陪嫁的纯羊毛地毯。婚礼前一天我还在上班,回到30公里外的娘家已经是满天繁星。兴奋的我几乎一夜没睡,凌晨5点起床就开始忙碌。化妆师是好朋友,婚纱是租来的,伴娘是办公室同事。直到现在提起,爱人都是一脸的骄傲:“我老婆,节约型的。”
    上午10点,接亲的队伍终于来了,娘家人立马炸开了锅,堵门的堵门,藏鞋的藏鞋,我在伴娘的陪伴下静静地坐在床边。“老婆,我来啦!”一阵急促有力的敲门声,“不开不开,没有红包别想进门!”小妹把守着大门。新郎只能乖乖地把包了一角钱、两角钱的红包一个一个地从门缝里塞进来,直到在场的小辈们每人手上都有三五个才算罢休。大门终于打开了,一群人蜂拥而入,有司仪,有摄像师,还有跟着看热闹的,把本来就不大的平房挤得水泄不通。接下来的程序就更加繁琐了,向父母鞠躬,吃荷包蛋,放鞭炮,背新娘……慌乱中,婆家人竟然偷了妈妈家的切菜刀,说是有“让新媳妇铁了心的”讲究,结果害得妈妈一整天都为找不到菜刀而烦恼。
    经过一番折腾,终于坐上了婚车,直奔酒店。婚宴菜式已经和现在差不多了,区别比较大的可能就是礼金的数额。那时的礼金基本就是五十元,而如今早就翻了好几番。 (张梅)           
(作者为八一钢铁员工)

 

                                                                 幸福的痕迹
    2001年12月2日,我和妻在一个乡村酒店举行了婚礼。在当时来说,那是个不错的酒店,名为“西善桥大酒店”,酒店的大厅足足可以摆下十来桌酒席,有麦克风,有音响,还有老式VCD播放机。我的一个口才极好的兄弟临时客串了司仪,车间主任担任证婚人,朋友借来一台摄像机录制了整个婚礼的全过程。没有婚庆公司,四辆婚车也是朋友帮忙借的,至于什么车,已无法记起,反正算不上高档,但一切程序一应俱全。婚礼虽不算豪华,却非常热闹。
    这是属于我和妻的婚礼,我们尽一切可能办得体面。我们不追求奢华,但求能够为今后的人生留下一道幸福的痕迹。
    婚宴按照岳父一家的要求,安排在正午11时58分开席。那是我平生第一次穿笔挺的西服,打红色领带,妻迎宾时穿的是一套洁白拖地婚纱,宴席开始前又换了一件镶嵌着银色龙凤图案的大红色旗袍。妻的美是那么自然、淳朴、雅致。或许是初冬的气温偏低,妻年轻的脸庞红扑扑的,洋溢着温馨甜蜜的微笑,红色旗袍极其贴身地凸显着妻婀娜的身姿,宛若一道浑然天成的美景,我很庆幸没有请化妆师。
    当时的婚房虽然仅有40平方米,妻的细小白金婚戒也没有钻石婚戒那么闪亮,但我和妻都觉得是世上最幸福的人。鞭炮齐鸣,礼花齐放,妻挽着我的臂弯,我握着妻的手,随着美妙的音乐,缓缓步入大厅,亲朋好友们一片欢呼。那一刻,我今生难忘,与妻的结合是我人生中最大的成功。
    我和妻的婚礼距今已有十多个春秋,婚礼已成为如丝般的记忆,唯有平淡的生活实实在在。我喜欢平淡,平淡能予人幽远。而且,平淡中还有深情!(钱忠庆)
(作者为梅山矿业员工)     


                                                         婚礼的那点事儿
    我是2011年夏天在老家举办的婚礼,婚礼当天安排好了车队,选好吉时和路线就准备从家里出发去接亲了。出发之前司仪要父母说两句祝福的话,一向讲话颇有风范的父亲竟然说了句:“你一定要把新郎给我娶回来!”引得众人哄堂大笑。
    考虑到妻子家是个大家庭,接亲的队伍专门挑了七八个年轻的棒小伙,身上装满了红包,信心满满的出发了。可是到了新娘家里还是傻了眼,对方家里竟然站了将近100个人,连阳台、厨房也全部挤满了人。小伙子们只好红包开道,艰难的敲开了新娘家的大门,进入大门之后才发现中庭还有第二扇门,门口已有一众大汉死死看守。眼看“红包诱惑”不能解决问题,七八个人只好向第二扇门发起一波波的冲击,终于冲破了第二条防线进入中庭。只是他们只顾着自己往前冲,却把我落在了后面,陷入众人包围之中。不得已,他们只能又杀回来,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我拉进了中庭。进了中庭,大家本想松口气,却发现新娘卧室的门紧紧锁着,里面还有人在坚守最后一道防线。红包塞过、情歌唱过、口号喊过都无济于事。情急之下,众人商量后心生一计,全部停止说话,不发出任何声音。过了一会儿,里面的娘子军开始有些奇怪外面怎么没了动静,偷偷打开一条门缝想看个究竟,说时迟那时快,表哥一个箭步冲上去,死死地用双手拉住门缝,其他几个兄弟一拥而上,一起挤了进去。
    婚礼结束后已是午后一点钟,突然之间乌云密布,大雨倾盆,不禁心里暗暗感激老天爷没在上午发威,才能给我们留下一个难忘的婚礼。(胡悦高)
(作者为宝钢股份厚板部员工)

 
                                                               最美的回忆
    堂兄弟六人,我排老五,我和大哥差13岁,但我们兄弟几人的婚礼却跨越了22年。大嫂偶尔还会带着酸味说道:你们现在结婚多气派、多风光,你四嫂是车队接来的,你三嫂是一辆轿车接来的,你二嫂是摩托车接来的,而我是用驴车……每每听到这里,我都笑得前仰后合。
    我是2009年春节结的婚,那时候28岁,在农村已经是“黄金剩男”了,父母为了热闹,婚礼选择在家里办。这样一来,提前一个礼拜家里就热闹起来:亲戚朋友登门道贺,迎来送往,把爹娘忙得不亦乐乎;提前三天,开始清理碗碟,杀猪备菜,多年的驾轻就熟,我们家族中已有不少“高级厨师”;提前一天,即将告别单身,按习俗要给父母、长辈一一磕头行大礼,最终几个姑姑不忍心,硬是中途“叫停”:磕一个代表了!结婚当天,心情不错。7点钟,在一群亲戚朋友的簇拥下坐上婚车去迎亲,“后援团”的强大也让我稍微定了定神——不用怕老婆那边的“刁难”。车队行驶在乡间公路上,才意识到这车队都是自己村子里的私家车。迎娶新娘自然没有那么简单,各种刁难手段无所不用其极,好在有时辰限制,8点多钟,赶紧往回赶。“迎亲不走回头路”,车子绕了好大一个弯子回到家里,这时大门口已是门庭若市,鞭炮齐鸣,经过简单的仪式就该老婆“磕头”了,这确实是实打实,我只能心里暗暗说:老婆辛苦了,嫁到大户人家不容易啊!10点左右,我和老婆到祖坟上,向祖辈磕头道喜。回到家中,才正式开席。
    婚礼已经过去将近5年,但回忆起来总是历历在目。婚礼无论简单还是隆重,无论低调还是奢华,都会在人们心中留下美好回忆。(李巨邦)
(作者为宝钢股份厚板部员工)

                         


<
>
 
科技教育
青春风采 企管与人文
职工天地 晚霞满天 大特写
在路上 新世说 家春秋
怡情赋 吴淞口 生活秀
绿色产业    
固顶专副刊心细如发的“活地图”11-15
固顶专副刊“八十五点九”的警示09-30
推荐专副刊青春之火在平凡中闪光06-10
推荐专副刊“七一”纪念日由来06-09
普通专副刊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08-16
普通专副刊光荣退休08-16
普通专副刊《浴血新中国》讲座进入团干部课堂08-16
普通专副刊活到老,学到老08-16
普通专副刊全力当好“四种人”08-13
普通专副刊宝武环科举行党委理论学习中心组(扩大)…08-13
普通专副刊宝钢股份团委开展半年度团干部研修08-13
普通专副刊梅钢三十多名党员领导人员来到南京渡江胜…08-13
Copyright © 2017 中国宝武钢铁集团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幻睿数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