耕耘·眷恋
——献给中国记者节

信息来源:宝武新闻中心 日期:2013-11-9 9:27:05 点击数:1531

                                         (文 / 范军军  制图 / 徐  婉)
    宝钢,凝聚你我;宝钢,缘定你我。宝钢大家庭中的你我,来自五湖四海,作为记者也不例外。一年365天,我们描绘钢城的锦绣,记录企业的辉煌,我们不仅是一名新闻工作者,更是企业发展的观察者、记录者和守望者。
    在11月8日“中国记者节”这个特殊的日子里,我们想换一种方式来纪念 ——“回家看看”:让思绪回到生我养我的那座城、那个村,回望曾经的感动,回忆曾经的眷恋,让心灵暂且歇息,给灵魂做一次“深呼吸”,然后再出发。就像我们的同行柴静的书《看见》中写到的:不要因为走得太远,忘了我们为什么出发。借用这个句式,我们会说:不会因为走得太急,忘了我们从哪里出发……
  

                                                  我爱喝家乡的糁
                                                 尹冉(新闻部)
    我,家乡在山东,出生在济南,后在临沂住了五年。尽管六岁随父母举家搬迁至上海后,便在上海读书、就业、成家,但是骨子里始终存着家乡的气脉,念着家乡的风土人情。
    常念家乡小吃,特别是临沂的糁。糁的正规发音有二:sǎn和shēn。不过按当地方言,得念sá。临沂人爱吃糁,一般作为早餐,也可闲时享用。大清早,喝上一碗糁,或与家人一起,或邀朋友一块儿,谈笑之间咂吧滋味,顿感精气神倍增。这糁,无论对于大人还是孩子,都是一道美味。路过糁铺,嗅到那浓浓、醇醇的香味儿,会忍不住停下来,走进去吃上一碗。
    糁到底如何好呢?首先要说说它的用料。一碗糁,主要以老母鸡肉、羊肉、牛肉为主料。这些肉一般与大骨汤一道熬制,肉熬得酥烂,汤熬得浓厚。糁中的肉可谓与众不同,毫无膻腥气,倒有一种说不出的清香,一般人家是烧不出来的。据说在炖肉时,放了大量胡椒及一些不常见的香料,有的形如麦粒,有的好似人参。糁的独特香味主要归功于它们,入口之后,辛香、鲜辣直冲口鼻,回味无穷。除此之外,糁的主料还有麦仁和面粉,使其口感滑腻香糯。这几种食材加起来,再配上葱、姜、盐、酱油、胡椒粉、五香粉、香油等佐料,便成了一碗惹人垂涎的糁。
    糁之美味流传已久,《礼记·内则》就有“糁,取牛、羊之肉,三如一,小切之。与稻米二,肉一,合以为饵,煎之”这样的记载。捧起一碗热乎乎的糁,深深一嗅之后,喝一口……顿觉祛风除寒,一股暖流伴着香辣流遍全身。那辣,不是火烈的辣,而是异常清爽的辣味,引得你迫不及待再喝第二口。这一口不妨含在嘴中仔细品品,只觉醇厚浓滑,再多山珍海味也不及它了。肉的味道又如何?酥嫩,一点也不油腻,裹着滑溜溜的麦仁、面粉一起咀嚼,仿佛感到那厚地沃土在口中舞蹈。
    眼看着一碗糁下了一小半,才刚想起盘中油条。热糁与油条、烧饼、烤牌等最是绝配。蘸满糁汤的油条说不上究竟哪里好,但就是让人吃了一根还想吃第二根。有些糁铺还特制了鸡蛋和面炸成的油条,更是再好不过了。
    糁,它热辣辣中有股细腻滋味儿,可不就像豪爽热情而又细致入微的家乡人。每每回味起家乡的糁,我便思念家乡人和那些贴心的行事、话语。那些个粗中之细,实乃独有之美。我爱喝家乡的糁,陶醉于那美味,更深深记取家乡的美……

                                                             回乡杂记
                                                      李忠宝(编辑部)
    故乡是一个总能与泪水涟涟、温情脉脉等词汇联系在一起的地方,那里有童年嬉戏的记忆,有日思夜想的父母亲人,也有再也回不去的忧伤,还有彷徨苦闷时的慰藉。
    国庆长假,携妻带女,回到了相隔千余公里、一年多未曾亲近的家乡。还未出火车站,就从接站人群中,看到了挥手示意的哥哥,顿时家乡的记忆在脑海中活跃起来。哥哥当天正在上班,特意请假驱车赶到火车站接我们。回到家时,天色已晚,秋风渐凉,见到一直等候在家门口相迎的日渐苍老的父母,我想哭但忍住了,而父母只是一直不停地嘘寒问暖,满脸的笑容,满脸的慈祥。
    金秋十月,正是农忙收获的时节。在家的几天,父母对地里成熟待收的庄稼“不闻不问”,只是每天变着花样给我们做各种好吃的,或是抱着他们第一次见面的孙女到处“炫耀”。
    回家第二天,姐姐特意带着外甥回娘家,直到我们临行前一天才回婆家。哥哥嫂子带着侄子和侄女来了,弟弟也趁着调休回来了。这么多年来,全家难得“大团圆”,看着满院子玩耍的侄子、侄女及外甥,还有刚学会走路的女儿,才真切地体会到什么是天伦之乐。中午吃饭时,酒量尚可的父亲,不顾母亲的劝说,竟然喝多了。
    家中院子里种了三棵树,一棵枣树,一棵柿子树,还有一棵梨树,枝头上挂着不少早已成熟的果实。知道我们一家三口国庆长假回家,母亲特意在树上留了一些果子,这样我们就可以吃到直接从树上采摘的新鲜果子。
    温暖的团聚总是那么短暂,而离别总来得太快。从回家那天起,母亲就开始准备我们走时要带的东西,临别前一天,母亲就一直唠叨在家待的时间太短。临走当天凌晨,母亲早早地起床开始包饺子,当我们起床时,热腾腾的饺子已摆在了桌上。母亲还特意煮了二十多个土鸡蛋,当我表示全部带走太占行李空间时,母亲竟很是失落,直到我把鸡蛋全部放进包里,她才恢复了笑容。
    离别的时刻还是来了,父母抱着我女儿亲了又亲。汽车发动时,我看见母亲转过身去,用衣袖不住地擦拭眼角。坐在车上,望着车后渐渐远去的父母的身影,直到消失在拐弯处。

                                                     难忘心中那抹“红”
                                                          王硕(新闻部)
    离家时间虽久,但心中从不曾忘却家的味道。我的家乡在安徽省合肥市,一座工作节奏不快、生活怡然自得的城市。在我的记忆中,家乡的味道是一抹浓郁的“红”。
    每年5月,是合肥龙虾节开幕的日子,谁也无法抵挡“红色风暴”的诱惑,鲜美多汁的小龙虾成为餐桌上必不可少的“常客”。每逢此时,亲朋好友们总会来到大名鼎鼎、十里飘香的合肥“龙虾一条街”,大家围坐一桌,点上几份龙虾,既吃得过瘾,更聊得畅快。夜幕降临后,“龙虾一条街”上高高挂起的红灯笼和盘中鲜香的龙虾交相辉映,这抹浓郁的“红”,便成为记忆中最让我难以忘怀的家乡味道。如今,龙虾早已是全国各地家喻户晓的美食,但合肥“龙虾一条街”上的那抹“红”,以及与家人欢聚的时光,却深深地印在我的心底,是我内心深处对家的眷恋。
    到上海后,家乡的味道也没有离我远去,心中的那抹“红”化成一瓶瓶家人自制的辣椒酱常伴左右。每逢节假日回家,父母总会早早地准备好几串鲜红欲滴的辣椒,光是看着就令人食欲大开。老爸亲自下厨,将这些新鲜辣椒洗净切碎,抹盐腌制,最后滴上麻油、加入些许葱花,一瓶红彤彤的自制泡椒就出炉了。除了做泡椒,老妈还会将买来的辣椒籽下锅加少许油炒热,捞出后再淋上麻油,一瓶香气逼人、红艳艳的油泼辣子便又制成了。带上这一瓶泡椒、一瓶油泼辣子,父母才会安心地让我返回上海。我知道,这里面承载的不是辣椒,而是父母对儿女的牵挂和关心。每当看到父母为我做的红辣椒,我便明白心中的那抹“红”一直常伴我左右,不曾远离。

                                                            心灵归家之旅
                                                             王慧(新闻部)
    儿行千里母担忧。年少时,如何懂得父母的心情?直到毕业后选择留在远离父母千里之外的另一城市开始工作,渐渐尝到远离亲人的孤独、独在异乡的寂寞,才发现家是我心中永远无法割舍的牵挂。
    每周总有那么两三个晚上会打电话给千里之外的父母。电话一接通,父亲或母亲欢快的声音就会传来,“吃了吗?”“每次都是这句话,能不能换个开场白?”可是,絮絮叨叨的家常长谈就在我向父母汇报从早到晚吃了什么开始。不一会儿,还会听到另外一人的声音在旁边响起,急切地想抢过电话问东问西。想象着父母二人争抢着接电话的样子,我感到莫大的幸福,又忍不住地想流泪。索性,我给父母购买了平板电脑,争抢接电话的问题也就随之解决。现在,通过视频,就如我们三人坐在一起的饭后闲聊。父亲说,他今天打麻将赢了点小钱;母亲说,今天她们舞蹈队又有几个阿姨加入。二老分别絮叨完后就会把火力集中对准我,父亲要我认真工作,母亲则不停地说好好吃饭、注意身体……每当这时,我就静静享受这份絮叨,因为爱和关切在这样的诉说里传递。每次通话结束,父母都会问一句“什么时候放假可以回家”,我又何尝不想可以有一段长假,回到父母身边,吃父母为我做的美味佳肴,坐在沙发上和父母谈谈,夕阳下和父亲一起散散步……可是,路途遥远,工作在身,真的不是想回就能回。通过电话、网络和父母的絮絮交谈,就当作是我心灵的归家之旅吧。

                                                           家乡的味道
                                                  孙延军(专副刊部)
    “你家是哪的?”“大连”,“哎呀,大连是个好地方呀!”每每提到我的家乡,提问的人都会这么说。这个半岛式的城市,历史并不悠久,却总能给去过或耳闻过的人留下比较好的印象,心中有点窃喜。
    现在落户上海的我,通过几年的磨练和浸润,感到上海和大连有许多相同之处。其实家乡人在每年夏季,都会提到上海,此上海非彼上海。因为大连地处辽东半岛,属于沿海城市,去海滩游泳那是每个人的“大事儿”。所以,大连管去海边玩叫“上海”,见面打招呼都是“去哪?”“上海!”这也许就是我跟上海的缘分吧。
    大连与上海的不同,在于它的“大”。初到上海的我,真是不太习惯,看哪都觉得“小气”。菜场里卖的菜跟大连的比,那真是天上地下。平生第一次在上海看到五公分长的小玉米、跟手指一样粗的小茄子、比腰带还细的带鱼……在大连,这些东西要放大好几倍,一个顶上海的好几个。除了这些,就是大口喝酒、大口吃肉、吃海鲜。下馆子点菜得慎重,都是盆大的盘子、菜堆得小山高,点两个菜够四个人吃得饱饱的。
    当然,还有迷人的大海。波澜壮阔、水天一色,心胸也随之开阔不少。小的时候,因为迷恋大海,我曾经傍晚放学没回家,偷偷跑去下海游玩,弄得全身湿透,回到家被老妈一顿胖揍,骂我不懂事、让家人担心,尽管我那时并不会游泳。
    多少年在外打拼,家乡依旧是那么丰满而亲切。不止是老妈的山野菜包子、婶婶的萝卜丝丸子、叔叔的糖醋鱼、姑姑的家拌凉菜,还有大海的味道,一如大连人的那种淳朴、生猛与浑厚。工作在外,大连于我更像个老朋友,每年都会思恋,一时半会儿不见,觉得缺了点什么。这神奇的眷恋情感,会伴我一直到老……

                                                           有朋自家乡来
                                                     吉雅泰(专副刊部)
    我的家乡在北方一个边陲小城,那里留下了我的青葱岁月。每当透过朦胧月色眺望远方的家乡时,心里总会泛起一种莫名的怅惘。前几天有位家乡的朋友来上海办事,他是我小时候的玩伴,每次见到他,我都会心悦不已,因为他总有好消息带给我。
    这次也不例外。他说这一年家乡又开通了几路公交车,人们的出行更方便了;靠近坝汶河的那一片荒草地又盖了几十幢居民楼,还建起一座大型超市;汽车也越来越普及了……他希望我常回去看看,感受一下家乡日新月异的变化。是啊,我何尝不想多回去几趟呢!我那常常眺望家乡、思念家乡的眼窝早已盈满了渴望,只是相隔千里、琐事缠身,由不得自己啊!不过,听到家乡发展得好,我已感到十分快慰了。
    朋友很善谈,几杯酒下肚更是滔滔不绝。我佩服他的记忆力,能把小时候玩耍的一些细枝末节都记得一清二楚,侃侃道来,如探囊取物。而我对许多事已记不清了,不是他说起,恐怕打死我也想不起来。或许是因为离家乡太久,难以时常触摸小时候的成长环境;或许是因为太过沉重的岁月像巨大的碾子,碾平了我记忆中最柔软的沟槽,只留下一道浅浅的伤痕……
    朋友注意到了我不经意流露的些许伤感,他不愧是一家杂志的总编,敏感而机智地换了话题。他温情地说:“还记得我们在一起谈文学、背诗歌的日子吗?那时的生活多么单纯,没有网络、电视和手机,但只要能借到几本世界文学名著,就会令我们倍感喜悦和满足了。不管谁借到一本好书,大家都轮流赏阅,一起谈读后感,那种读书氛围现在想起来都觉得超美好……”是啊,对我来说,那段记忆是挥之不去的,因为那种不带任何功利的读书是发自内心的,我们真切感受到了书中蕴含的人性之美和精神力量。
    我俩似乎都被当年的读书情景所感动,一时沉默起来,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他慢慢地为我斟满酒杯,声调短而坚地说:“干!”我们一饮而尽。他真诚地说:“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了,现在家乡发展得真不错,你有空回就去感受一下,我会用家乡最地道的酒招待你……”

                                                        记忆里的火柴糕
                                                        傅宇(专题部)
    昨晚在梦里又见到了你,仍然一头灰白短发,仍然一身蓝灰粗布短褂,仍然满脸笑容地看着我。
    记忆中的你会走两三里路,给我送来我爱吃的火柴糕,而你还是一个中过风手脚都不灵便的老人,一瘸一拐,一走就是几个小时。当你用颤抖的手从布袋里拿出火柴糕,看着我兴高采烈吃个不停时,你仍然只是笑,没有话语。每隔不久,你就会这么一瘸一拐地来看我,在家里住一晚,又一瘸一拐地回去了,爸爸总是劝你不要这么辛苦,你却只是笑笑,低头像是自言自语,“这个火柴糕好吃。”
    记忆中的成都和记忆中的奶奶一样,温润、恬静、滋养、包容。青石板路的小巷,低矮的木板房,房前的小沟渠,竹藤椅、老城墙,所有的这一切都笼罩在一层层薄雾中。印象中的成都像手臂上挽着纱巾的温婉女子,那层层叠叠的雾气是少不了的,轻薄、随性、滋润。
    儿时最开心的那段时光是住在老街的那几年,一大群玩伴大都住在老街上,每天从早到晚就是一群娃娃在老街上穿梭嬉戏,爬树、玩泥巴,门前排水渠里的水也能玩半天。不过那时小沟渠里的水可真是干净清凉,路上也没什么机动车,爸妈很放心让我们在外乱窜。傍晚薄雾加重,混合了谁家蜂窝煤烧饭的味道,门前三两个摆龙门阵的老人也不见了,我们就知道要回家了。“幺娃子”、“陈妹儿”、“罗狗儿”,父母的呼唤声穿过浓雾,在小街上此起彼伏。
    记忆中的成都是不能少了雾的,高楼大厦有了这层雾,不再显得那么聒噪,老城墙有了这层雾更加神秘妖娆。当下,城市有雾那是污染严重的标志,可我记忆里的成都一定是薄雾环绕,身处其中,能带给我温润、安宁的心境,在薄雾中我仿佛隐约看见奶奶蹒跚的身影,听见爸妈呼唤的声音,深呼吸一口气,有泥巴的味道,有竹藤的味道,有奶奶手里火柴糕的味道,有我魂牵梦绕的家的味道。

                                                              我的宝岛
                                                           倪健(专题部)
    说起宝岛,一般人的第一反应肯定就是台湾,但是对于我来讲,宝岛的第一选择必须留给我的家乡:崇明。在进入大学之前,我在这片土地上整整守候了近20年,而之后,却鲜有回去长住的机会,于是乎每次回家,都是一次既熟悉又陌生的旅程。
    首先说说崇明的交通。在长江隧桥开通之前,来往崇明的唯一途径就是轮渡,遇上台风暴雨等极端天气,崇明就一下子成了名副其实的孤岛。印象中崇明的信息特别滞后,小时候读到的报纸永远都是昨天的,今天的报纸永远还在路上,要看必须等明天。现在不一样了,隧桥不仅连通了市区和崇明,更让崇明与江苏成了地地道道的邻居,现在节假日期间的崇明会被来自全国各地的车流所占据,好像一夜之间又成为了很多游客来到上海之后必去的一个景点。
    再来说说崇明的特产。这里说的特产不是白山羊、大闸蟹、黄金瓜等一类耳熟能详的食物,而是崇明那富有特色的草狗,文艺点说就是中华田园犬。在崇明的乡村中,你基本可以看到家家户户门前都有至少一只田园犬。作为看家护院的门卫,它们一般都很尽忠职守,只要你稍微跟它们熟悉一点,让它们知道你不是坏人,它们就会对你友好地摇尾,假如你更加亲和一点,呼唤下它们的名字,表示出愿意跟它玩的迹象,十有八九它们都会跑来在你脚边瘫倒,然后四脚朝天对你撒娇,到了这个地步,放心吧,你可以尽情地“蹂躏”它了。
    最后不得不提的就是崇明的绿化了。我不想百度给你看一堆没营养的数据,拿我自幼长大的村庄来说,小时候的绿色属于水稻、油菜,属于一切从农民手中种植出的蔬果庄稼。现在不一样了,农村还是农村,却成了没有农田的农村,有了水泥马路的农村,原来那大片大片的农田,如今成了绿树成荫的小森林。对于我来说,那便是家门口的森林公园,你可以选择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搬个躺椅,闭上双眼,享受那世外桃源般的舒适惬意。
    如今崇明还是崇明,但是那些满街的车流、那些过客的普通话,都在告诉我,一拨又一拨的异乡客,崇明正在迎来送往,虽然爸爸妈妈还是跟以往一样出门不闭户,可是我已经做不到了。

                              


<
>
 
科技教育
青春风采 企管与人文
职工天地 晚霞满天 大特写
在路上 新世说 家春秋
怡情赋 吴淞口 生活秀
绿色产业    
固顶专副刊心细如发的“活地图”11-15
固顶专副刊“八十五点九”的警示09-30
推荐专副刊青春之火在平凡中闪光06-10
推荐专副刊“七一”纪念日由来06-09
普通专副刊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08-16
普通专副刊光荣退休08-16
普通专副刊《浴血新中国》讲座进入团干部课堂08-16
普通专副刊活到老,学到老08-16
普通专副刊全力当好“四种人”08-13
普通专副刊宝武环科举行党委理论学习中心组(扩大)…08-13
普通专副刊宝钢股份团委开展半年度团干部研修08-13
普通专副刊梅钢三十多名党员领导人员来到南京渡江胜…08-13
Copyright © 2017 中国宝武钢铁集团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幻睿数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