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已尽 甘自来

信息来源:宝武新闻中心 日期:2011-11-20 19:58:20 点击数:2096

                                                 文 / 蒋晓峰
    她是一个平凡的女人,青春岁月在艰辛中度过,不知不觉白发爬满了头。她又是一个坚强的女人,风雨飘摇中永远挺直腰杆,一手撑起和睦幸福的家庭。她更是一个善良的女人,为人女,16岁便替父勇挑家庭重担,持家养家,女代男丁自强自立;为人妻,故剑情深相濡以沫,爱情玫瑰36年常开不败不褪色,夫妻恩爱如斯;为人母,言传身教无私如清泉,抚育儿女一饮一啜,丝丝缕缕是慈爱。她就是宝钢发展的退休女工浦惠芝。浦惠芝一家的经历,就像是坐过山车,磨难与快乐总是相行相随……
                                                                                                           
                                      “老婆,你辛苦了!”
    今年4月的一天,浦惠芝正在家里忙着做饭,老伴孙振龙悄无声息地走进厨房,冷不丁开口说:“老婆,你辛苦了!”浦惠芝顿时百感交集,惊喜地问道:“老头子,你认出我是谁啦?”老伴点点头,认真地说:“你是我老婆。”天呐,整整4年多没有说过一句话的老伴,突然说出了这么一句亲昵的话,浦惠芝犹如喜从天降,心里一股难以名状的暖流,刹那间涌遍全身。喜极而泣的浦惠芝当即打电话给一双儿女:“你爸爸刚才开口说话了……”
    如此简单的一句话竟令浦惠芝如此惊喜,可不是没有来由的。浦惠芝从宝钢发展退休后没多久,老伴孙振龙也退休了。年轻时,两人是“双城夫妻”,聚少离多,直到步入晚年,才真正过上执手相守的日子,这份幸福虽然来得晚了些,但其时一双儿女都已分别成家,儿孙们承欢膝下,令他们感受到了一份实实在在的幸福与满足。老两口朝夕相处,家庭的和睦滋润着了无牵挂的生活,夫妻俩的感情尤胜年少新婚时,享受着退休后的悠闲甜蜜的时光。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孙振龙退休没几年,记忆力忽然有了衰退的迹象,去医院进行“核磁共振”检查,发现他的小脑出现了萎缩,患了轻度老年痴呆症。也是儿女孝顺,既然“天意”难违,不如趁爸爸的病情还不严重,出门旅游散散心吧。就这样,2007年6月的一天,浦惠芝夫妻听从孩子们的安排,踏上了去江西三清山的游玩之旅。
    但怎么也没有料到,浦惠芝一家的噩梦也因此开始了。在他们到达三清山的第二天清晨,孙振龙独自走出宾馆,在门口欣赏晨景时,遭到一伙歹徒抢劫。这帮歹徒为掩人耳目,把孙振龙挟持进了深山。浦惠芝在遍寻无着后报警,从宾馆门口的监视器中看到了孙振龙被歹徒挟持的影像资料。此后,浦惠芝一家开始了长达16天的寻找,足迹踏遍江西三清山,甚至连安徽、江苏、浙江三省的主要城镇也去刊发了寻人启事,依旧杳无音信。浦惠芝经不起这个打击,一病不起,住进了医院。但她没有放弃,一直拖着病体四处打听老伴的消息。
    噩梦总有醒来时,最后,他们在浙江濮院终于找到了孙振龙。原来,在被歹徒抛弃后,因为记不清宾馆的地址,也害怕歹徒的加害,被洗劫一空的孙振龙凭着仅有的一点记忆,顺着铁路线朝上海方向,一路乞讨着回家。一直走到浙江濮院地区,他被当地警方收留,这才被连夜接回了家。然而,从此,历经九死一生的孙振龙不再开口说话,连浦惠芝是谁也不认识了。

                                    “老婆,腰还疼吗?”
    听到爸爸开口说话的消息,儿子、儿媳,女儿、女婿等人都赶了过来,只是可惜,孙振龙的思路时而混沌,时而清醒,均认不出他们是谁,只记得浦惠芝是自己的老婆,他们一家沉浸在乍喜欲泣的气氛里。
    一家人的心情依旧沉重,都默不作声陪着爸爸和妈妈吃饭。饭吃到一半,孙振龙又突然冒出一句话:“老婆,腰还疼吗?”浦惠芝愣住了,凝视着老伴许久没有眨眼,一阵心酸,眼泪夺眶而出。孙振龙那温柔体贴的话语,也许只有浦惠芝才懂,因为那是他们年轻时相望相守、难以忘怀的温暖。
    浦惠芝出生于那个“戴帽”年代,因为爸爸是“右派分子”,“出生成份”像是这一座无形的大山,压在浦惠芝的花季岁月,“出门先要把头低三分”,是浦惠芝当年最大的梦魇。也正是这个原因,爸爸被造反派打折了腿,妈妈也跟着受牵连,身体一直不好,时常出便血,双双丧失了劳动能力。为了活下去,还不满16岁的浦惠芝,便成为家里唯一的劳动力,把持家养家的重担扛在了自己弱小的肩膀上。
    有一天,浦惠芝一个人拉着一辆堆着600多斤蔬菜的板车,一步一挪,艰难地送去吴淞菜场。在拉车上桥的时候,瘦小纤弱的她抵挡不住桥坡的阻力,连车带人“蹭蹭蹭”地直朝后溜去,浦惠芝咬牙拼命抵住,却终因一个闪失,人与车一起翻在了桥下。后来,三营房那边的解放军战士救了她,但浦惠芝的腰因此受了伤。在那时,不可理喻的事实在太多,浦惠芝连去医院诊治腰伤都不敢,担心被人怀疑自己消极怠工,也就一直强忍着,支撑着风雨飘摇的家。直到浦惠芝21岁那年,才被远在南京的表姐偷偷地接过去寻医治疗腰伤。
    在南京,浦惠芝遇到了孙振龙。风华正茂的孙振龙有一手推拿按摩的绝活,正是治疗腰伤的最佳“土方”。“腰还痛吗?”他们一来二去,情愫暗生,孙振龙希望浦惠芝嫁到南京去,可浦惠芝心挂父母,执意要孙振龙入赘到上海来。3年后,孙振龙因为爱情,作出妥协,他们喜结连理,过上了双城生活。
    双城生活难免聚少离多。浦家依旧靠浦惠芝独自支撑,孙振龙每年来上海探亲,尽可能地分担着爱妻照顾老人、建房造屋等生活压力。年轻时,孙振龙几乎每天都会问:“腰还疼吗?”这句话就是浦惠芝心中最大的幸福与安慰。浦惠芝父亲过世后的第二年,父亲得以平反,家庭被还原了政治上的清白,浦惠芝心静如水,却是孙振龙那句“腰还疼吗”,使她泪流满面,忍不住嚎啕大哭了一场。
    1990年初,浦惠芝的妈妈因病卧床不起,浦惠芝独自照顾、护理了母亲整整4年。其间,大小便失禁的母亲,由于得到了女儿悉心细致的照料,身上没有生过一个褥疮。然而,浦惠芝自己的腰痛却一直没有时间根治,发作时常常痛得她彻夜难眠,但浦惠芝只要想到,或者听到那句“腰还疼吗”,她便会坚强起来,乐观地期待“吃尽了今天的苦,明天我就幸福了”。

                              “老婆,我们一起回家!”
    幸福的生活,果真如期而至。先是一双儿女先后出生了,给他们一家带来了生气与希望,也带来了酣畅淋漓的笑声和快乐。也是浦惠芝的善良和勤劳,以及她敬老爱幼的传统美德在孩子面前起着榜样作用,儿子和女儿得到了她的言传身教,长大成人后均事业有成,各自取得了很好的发展。在他们夫妻的共同努力下,生活条件也越来越好了。尽管浦惠芝独立拉扯儿女长大的日子依旧艰难,但十多年平静的家庭生活,在浦惠芝眼里,就是一种幸福。
    孙振龙被查出患了老年痴呆症以后,来自生活的考验再一次降临到了浦惠芝的身上。浦惠芝曾带着老伴四处求医,却也四处碰壁。不得已,浦惠芝便做起了老伴的贴身陪护,陪他说话聊天,陪他读报看书,想方设法尽力延缓孙振龙记忆力的衰退。只是怎么也没有想到,那次三清山之行,又给命运多舛的浦惠芝一个沉重的打击。
    但是,不轻易向命运低头的浦惠芝,再一次唤醒了心底坚强与柔韧并重的本色,不屈的她从此开始,牵着老伴的手投向了社会公益工作。浦惠芝当上了宝林六村的小区平安志愿者、35号楼的楼组长。她用行动诠释着无私奉献,每天与老伴肩并肩为小区守夜巡逻;去年,浦惠芝还加入了世博平安志愿者的队伍,宝杨路宝林地段医院门口的公交站头,就此多了一双风雨无阻的身影。浦惠芝追求的幸福,在患难夫妻相濡以沫的坚守中,正在向社会延伸。也正是浦惠芝的坚持和细心照料,孙振龙的病情也慢慢有了好转,他记住了浦惠芝是自己的老婆。
    前不久,浦惠芝因患子宫肌瘤住院开刀。孙振龙见不到浦惠芝的身影,在家坐立不安,浦惠芝在医院也牵挂着老伴。儿女们见状,便把孙振龙接来了医院。在病房里一见到浦惠芝,孙振龙心中的烦躁顿消,双目流露出一道难得的光芒,拉着浦惠芝的手就说:“老婆,我们一起回家!”浦惠芝耐心地告诉老伴自己还要住几天才能离开,可孙振龙无法理解现状,只是像个小孩子一般,固执地拉着浦惠芝的手不放,口中不停地喃喃自语:“老婆,我们一起回家……”
    幸福是什么?幸福是相爱到老永不厌,幸福是历经风雨永牵手,幸福是一生一世,走人间穿天堂……幸福就是浦惠芝这个平凡的女人所经历的,那些不平凡的事串起的风铃,老伴简单重复的话,便是激荡心灵幸福归宿的风铃声。


<
>
 
科技教育
青春风采 企管与人文
职工天地 晚霞满天 大特写
在路上 新世说 家春秋
怡情赋 吴淞口 生活秀
绿色产业    
固顶专副刊心细如发的“活地图”11-15
固顶专副刊“八十五点九”的警示09-30
推荐专副刊青春之火在平凡中闪光06-10
推荐专副刊“七一”纪念日由来06-09
普通专副刊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08-16
普通专副刊光荣退休08-16
普通专副刊《浴血新中国》讲座进入团干部课堂08-16
普通专副刊活到老,学到老08-16
普通专副刊全力当好“四种人”08-13
普通专副刊宝武环科举行党委理论学习中心组(扩大)…08-13
普通专副刊宝钢股份团委开展半年度团干部研修08-13
普通专副刊梅钢三十多名党员领导人员来到南京渡江胜…08-13
Copyright © 2017 中国宝武钢铁集团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幻睿数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