矿山女子鼓乐的传奇

信息来源:宝武新闻中心 日期:2011-3-12 9:15:20 点击数:3476

                                           本报记者  许晓云

    “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再也无法忘掉你容颜。”诚如第一次看到梅山矿业公司选矿厂女子鼓动乐队的演出,那种震撼久久无法平复,也愈发让我们好奇:这到底是一支怎样的女子打击乐队?她们又是一群怎样的矿山女工?
    也曾尝试上网搜索这支女子鼓动乐队的资料,却除了零星几条获奖信息外,一无所获。而压抑不住的好奇心终于让我们踏上了“追星”之旅,在梅山矿业选矿厂,我们得偿所愿见到了她们。观其人,惊讶于她们的美丽与年轻;闻其事,惊叹于她们的执着和努力。走近这群传奇般的矿山女工,我们听到的不仅仅是激昂韵动的鼓点,还有那娓娓道来的动人故事,那些属于她们的冬春夏秋。

                                             寒冬凝香
    在接触打击乐前,她们只是一群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矿山女工。乐队的成立让她们欢喜雀跃,而初学便遭遇百般不顺,同事的误解又让她们倍感委屈。可她们却说:“别人不认可我们,我们就要做得更好!”
    2006年12月25日,梅山矿业选矿厂一年一度的“春晚”在热闹声中开场,台上载歌载舞,台下激情互动。沸腾的人群中,选矿厂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工会主席张津秀看得全神贯注,一个念头从脑海中冒了出来:“咱们有这么多文艺骨干,何不成立一支‘专业’队伍,也通过文艺活动提升团队凝聚力呢?”思前想后掂量了一番,女子打击乐队成了不二之选,名字就叫“鼓动”吧——“鼓乐刚柔兼备,不仅能展现出矿山女工的特色,更能振奋士气、鼓舞员工。”这一想法立即得到了大家的响应。
    鼓队成员的招募可谓是百里挑一,第一批的十名队员都是文艺骨干。不过,真要想进鼓队还必须跨过一个更高的门槛:必须是“四好”女职工,工作家庭两不误。2007年1月,鼓队正式开始排演,从此,这支德才兼备的女子鼓动乐队便成了矿山人津津乐道的“话题人物”。
    “打鼓还不简单?不就是拿两根木棒敲敲打打嘛!”就在大家想当然地以为打鼓是个轻松活儿时,第一堂训练课就给所有队员来了个下马威。单单一个左右手腕上下翻动的简单动作,练了半天也没有一个人做得像样,僵硬的手腕总不听使唤,左手甚至连鼓棒都拿不稳,大家自嘲地说:“跟假肢没两样儿!”然而,眼看着元宵晚会就快到了,“必须在一个月之内拿下第一支曲子”,重担压肩,所有人都觉得这简直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一边是忙碌的工作,一边是紧张的排练。巡检结束,顺手就在桌子上拍打起来,练习手腕;上传报表,键盘也成了她们的鼓面;甚至连炒菜时,都不由自主地按着韵律翻炒,有时太入迷了竟把菜给炒糊了……看到她们像是着了魔一般拼命地练习,同事们开始有些担心:“她们这么打鼓,那活儿谁来干?这不是不务正业,把工作给耽误了吗?”
    闲言碎语传到了队员们的耳中,她们心里咯噔了一下,说不出的委屈:“我们排练用的都是业余时间,其实他们都不知道,打鼓要比工作累多了!”队员们都是四班三运转的一线职工,可集中训练时,无论大家是什么班次,都会准时出现在排练厅。刚下夜班的一宿没睡,坚持着完成高强度的训练;上中班的送完上学的孩子,也飞快地赶来。看到她们勤奋努力,鼓队的指导老师铃凯既心疼又感动:“我带过一些企业队,但大多中途就放弃了,可她们却一直坚持着,从没有人落下一节课。连五线谱都不识的她们能一个月就拿下《滚核桃》,太不简单了!”

                                         春暖心意
    学乐之路注定是枯燥的,如今回首那段岁月,她们才发现心中竟有那么多的眷恋。第一次专场演出成功的喜悦、同事们的惊叹、家人的支持,还有姐妹们的互爱……那样的幸福如春阳,撒在心头。
 
    两根鼓槌一只鼓,训练单调而乏味,还要承受着周遭的压力,难道队员们就从没想过要放弃吗?面对我们的疑问,她们犹豫了一下,九双手缓缓地举起:“好难哦!我们都哭过好多回了。有时,看着别人越打越好,自己却总跟不上,心想我怎么这么笨呢?放弃算了!”情绪低落时,她们只能找张书记“诉苦”。“知道为什么大家都没走吗?”钱进卖了个关子,接着说:“是因为糖葫芦哦!”那是一个周末,大家聚在一起排练,没想到休息在家的张书记竟来“监工”,手里还拿着好几串糖葫芦,是特地买来慰劳她们的。一串糖葫芦,让姑娘们甜在嘴里、暖在心头。
    2007年的选矿厂“春晚”史无前例地举办了一场鼓乐专场演出。无数双好奇的目光注视着她们,七支鼓乐贯穿整场演出,鼓动乐队一年来的成果汇报震撼了在场所有人。“原来打鼓也可以这么优美!”意犹未尽的同事们连连感叹着。从那时起,大家的成见开始慢慢消失了,有时看到队员们忙不过来,大伙儿会主动帮忙,“放心练!有什么我们帮你顶班!”如今,提起鼓动乐队,同事们的口吻里满是自豪。细碎车间的班长袁发金说:“原先老有人来找我抱怨,现在大家一个个都成了鼓队的粉丝。今年的联欢会上,她们打的水鼓太震撼了!”听到同事们的赞美,队员们心里的委屈也就烟消云散了。
    同事谅解了,可家里却又闹起了矛盾。李华风的丈夫是做销售的,因为工作忙,平时家里全靠她照顾。可自从开始打鼓,李华风在家的时间少了,尤其是演出和比赛前的集中训练,常常是一整天地练习,直到深夜才回家。丈夫对此很不解:“你这么辛苦为什么?家都不要了,孩子也不要了!我去跟你们领导说!”张书记一番苦口婆心:“她们多不容易!华风每次排练完从不吃宵夜,就是为了早点回家。而且,打鼓是件好事,愉悦的鼓声能让生活更快乐。不信你可以来看我们的演出。”听了这番话,李华风的丈夫带着孩子一起来看演出了,回到家,丈夫看着李华风笑了:“行了,不要说了!我全力支持!”
    或许,就是这些看似微不足道的小事,让一群四班三运转的一线女工坚持了整整五个寒暑。这支企业的业余鼓队,不仅没有解散,反而屡创佳绩。

                                        苦夏作乐
    舞蹈、表演、声乐,她们样样拿手,同事们打趣说,她们是多栖明星。但朴实如她们,却没有“大腕”的排场。所谓的“豪华排练厅”只是一间废弃的老厂房,心爱的鼓有五分之一是“化缘”来的……但她们依然美丽并快乐着,因为那份对鼓乐的爱深藏于心!
    这是一座三层楼的老厂房,沿着狭窄的楼梯拾级而上,我们来到了鼓队的排练厅。房间里没有暖气,可队员们一来到排练厅就脱去外套,忙碌着架起鼓来。“一二三”,八个队员喊着口号,使出全身的劲儿才把最大的那只键鼓翻过身来,搭好架子,十几个人合力抬着才把它固定在架子上。忙碌了好一会儿,等到所有的鼓都架好了才发现,这个所谓的“豪华排练厅”挤得都快转不过身来了。场地的简陋,丝毫掩盖不了队员们的热情。寒冬冻得双手发麻,鼓槌的震动让虎口好像撕裂般疼痛,她们咬牙坚持着;酷夏汗水湿了又干,干了又湿,双手起泡了磨破了,疼得眼泪直打转也不肯休息。纤纤玉手尽是新伤旧疤,可她们却轻描淡写地说:“没事的,大家都一样,擦点药慢慢就好了。”
    排练结束,她们把鼓一个个小心翼翼地收好。看着她们细致的动作,好似在摆弄无价之宝一般,我们不禁问:“这些鼓得花不少钱吧?”“是呀,光一只小鼓就要两百多呢!现在公司每年会给鼓队一点经费,我们才买了几只新鼓。不过,一开始我们根本买不起,都是捡别人丢掉的,回来自己修修补补再用。五年了,我们从来没有用坏过一只鼓。就连这鼓架也是我们捡了废弃的边角料,找同事帮忙焊的,虽然有点晃,但一直用到现在还没倒下!”她们怜惜地抚摸着这些“亲密战友”,笑着说。
    在队员陈亚琴的记忆里,第一次去上海比赛时,看到别人从卡车上卸下一只只装鼓的大箱子,简直傻眼了!低头看看自己的鼓,突然感到了些许自卑:“那时候觉得我们好土呀!人家都是集装箱,还有专门的人负责搬运。我们的鼓却只穿了两件‘衣服’。一件‘雨衣’,就是一层农用塑料膜,用来挡雨的。还有一件‘大棉袄’,是牛仔粗布加上腈纶棉,在做劳保用品的服装加工厂订做的。”“山不在高,有仙则灵”,虽然用的都是最简陋的装备,但队员们的鼓技却一点儿也不输人。露天广场上,欢快的鼓点一响起,眼花缭乱的鼓技马上就吸引了路人的眼球,鼓队很快就被大家里三层外三层地包围住了。“她们是南艺的吧?肯定是专业的!”听着路人的议论,那份自信瞬间又回来了!
    在鼓技上愈发炉火纯青,队员们在工作上同样出类拔萃,最佳实践者、优秀员工、技能和知识比赛的赢家得主……她们的优秀让很多求贤若渴的单位纷纷向她们伸出橄榄枝。作息规律不用倒班、没有机器轰鸣的噪音、优厚的待遇和福利……对于一个矿山女工来说,这些条件很诱人,可她们居然想都没想就给拒绝了。“离开这里,就意味着要离开鼓队,我们舍不得!”这样的理由听来或许单纯得有点傻,但她们就是这么一根筋地认定了。

                                          秋实满枝
    安全帽、电铃、鼓,编织成一曲《鼓动的风采》,如此特别的演出只属于她们来自矿山的女子。走出矿山,站在上海音乐厅的舞台上,捧起金奖,她们自豪地告诉所有人:“我们是矿山女工。”在那个晚秋,她们终于品尝到了最甘美的果实。
    2010年11月5日,深秋的上海透着丝丝寒意,天空中飘着蒙蒙细雨。这是鼓动乐队第二次来申城参加比赛了,看着湿漉漉的城市,队员们打趣说,“我们每次来总碰上下雨,呵呵,顺风顺水咯!”
    回忆起两年前的第一次征程,队员们还似做梦一般:“当时铃老师推荐我们去上海参加第十一届国际艺术节打击乐比赛,我们都懵了!这么大型的比赛,想都不敢想!”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她们把表演录像寄了出去。意外的是,没过多久,两位专业评委竟特意赶到梅山“实地考察”。鼓队的演出让专家们眼前一亮:“这样的企业鼓队太少见了!坚持练习下去,潜力无限!”在离比赛还有20多天时,一封邀请函寄到了梅山。11月8日,兴奋的队员们带着苦练多日的《龙腾虎跃》来到上海参加决赛。最终,鼓队以总分第三的成绩捧回了第一座银奖奖杯!
    一晃,两年过去了,鼓队成员增加到了18人,第十二届上海国际艺术节“浦东上钢杯”打击乐比赛也启动了,组委会直接给鼓动乐队寄来了决赛邀请函。可拿什么去参赛呢?大伙儿商量了很久,最终,张书记拍板:“必须有自己的曲子!要把我们矿山女工的特色和风采展示出来!”张书记带着铃老师去厂区现场采风,“不如就地取材,大家把现场能敲响的东西都带来吧!”铃老师灵光一闪,于是大家找来了一大堆东西:小铁片、托辊、铁锹……筛选之下,两件物品成了鼓队的新“乐器”:一是安全帽,因为它是现场工人的守护神;另一件是大双带来的设备开启电铃,行车抓斗工的她说:“每次开车前都会听到清脆的铃声,我一直觉得特别好听,铃老师一说我就想到它了!”半年的酝酿,一曲《鼓动的风采》诞生了。
    决赛舞台上,她们身着融入工装元素的演出服,鼓声、安全帽声和电铃声交织在一起,把紧张有序的工作场面、欢快的工余擂台赛和齐心奋进的生产场景生动再现。当人们听说这是一群来自矿山的女工时,眼神中流露出难以置信的惊叹。当最后一个鼓点落下,全场爆发出经久不息的掌声。还没来得及细细回味,她们又忙着把几十斤的鼓撤下舞台,只留了队长张燕一人在内场等待结果。
    上海音乐厅门外,雨淅淅沥沥地下着,她们穿着单薄的演出服,蹲在地上,挨个给鼓穿上“棉衣”。没有人说话,但大家心里都惦记着比赛结果,时不时地朝里张望。“张燕出来了!”大家激动地跳了起来。“金奖!是金奖!我们得了金奖!”奖杯在大家手中传递着,她们紧紧相拥,喜极而泣。这阴冷的晚秋,没有人感觉到一丝寒冷。

后记
    这支女子鼓动乐队很容易让人联想到那些红极一时的草根明星们,诸如上了今年春晚的农民工组合旭日阳刚、民工街舞团等。但在完成这一趟“追星”之旅后,留在心中的很多个“不可思议”挥之不去。诚如铃凯老师的感叹:“一个企业能成立这样一支队伍,并且始终坚持练习,还能够出成绩,在我的专业领域还是第一次看到。”我们不禁思索,是什么支撑着她们如此坚持地走下来?而她们的坚持又是为了什么?未来又有怎样的打算?
    “我们不希望鼓队只有昙花一现的惊艳,我们一直坚持着,还不断创新,就为了能走出南京,把我们女矿工的风采,把企业的文化和精神呈现给更多的人。”于她们而言,鼓,不是成名立业的筹码,而是一种艺术、一种生活、一种深藏于心的挚爱。

                          


<
>
 
科技教育
青春风采 企管与人文
职工天地 晚霞满天 大特写
在路上 新世说 家春秋
怡情赋 吴淞口 生活秀
绿色产业    
固顶专副刊心细如发的“活地图”11-15
固顶专副刊“八十五点九”的警示09-30
推荐专副刊青春之火在平凡中闪光06-10
推荐专副刊“七一”纪念日由来06-09
普通专副刊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08-16
普通专副刊光荣退休08-16
普通专副刊《浴血新中国》讲座进入团干部课堂08-16
普通专副刊活到老,学到老08-16
普通专副刊全力当好“四种人”08-13
普通专副刊宝武环科举行党委理论学习中心组(扩大)…08-13
普通专副刊宝钢股份团委开展半年度团干部研修08-13
普通专副刊梅钢三十多名党员领导人员来到南京渡江胜…08-13
Copyright © 2017 中国宝武钢铁集团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幻睿数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