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观微博

信息来源:宝武新闻中心 日期:2011-1-15 9:09:07 点击数:2832

                                         (本报记者  顾金枝)

                                            工作“直播间”
    当微博摇身一变,成为工作的“直播间”,其“微”变革的力量已经深入人心。
    任志强:大家都在用手机打仗。每个人都面对着手机聊天。
    曾光明V:没有语言交流吗?
    任志强:很多呀。都不说吵什么?
    ……
    在微博,和名人“面对面”聊天,对曾光明来说并不新鲜。在这方寸之间,曾光明是员工们口口相称的“老大”——宝钢国际福州宝井公司总经理;在客户看来,他还是随时随地都可以与之交流工作、探讨生活的博友。
    东南汽车微博:今天是广州车展媒体日,从今天起关于来年战略的相关访谈将陆续在微博中登出,以下是新浪采访东南汽车田边尚裕副总经理的访谈:2011年小型车很给力……
    曾光明V:转福州宝井的同志学习
    以上一幕,既非发生在办公室,也没有“圆桌会议”般严肃。利用微博“流转文件”,福州宝井公司的员工并不陌生。由于东南汽车采购部是福州宝井公司的主要客户,当“东南汽车微博”发布市场信息时,曾光明便会第一时间转发给员工参阅。这种很“潮”的交流方式,受到员工的热捧。
    微博是个开放式平台,曾光明坦言自己“只是在适应潮流”,而管理也只是“微”变革。
    无独有偶。身为宝钢国际团委书记,计国忠一直都在探索青年员工所喜闻乐见的交流方式。去年10月,他注册了新浪微博,终于把“打算很久的事情给做了”,也让他有了一种“相见恨晚”的惊喜:“这是一种比较特别的社交方式,让我感觉很意外。”在微博上,计国忠了解到了很多有价值的信息,并把其中适宜的部分移植到团工作中去。
    当网络电影《老男孩》在微博掀起舆论热潮时,计国忠脑中灵光一闪,找到了领导与青年座谈的新切入方式。上个月,他邀请了公司领导与青年一起“围观”《老男孩》,然后请青年畅谈理想与现实的“剪刀差”。公司领导针对青年的困惑进行解答,给大家留下了难忘的“一课”。
 
                                           互动“自媒体”
    微博令许多人越来越着迷。正所谓“人微言不轻”,140字所制造的网络“微城”是草根与明星的“自媒体”。
    当“微博风”乍起,很多人的生活被改变了。他们一有时间,就会迅速打开电脑或者手机,“直播”自己、“围观”他人。
    他是名副其实的“沙发之王”:一万多篇微博,内容多为转帖、跟帖。“微博控”、“最爱沙发”、“同城达人”……由于在微博上“功勋卓著”,宝钢股份冷轧厂的唐朝晖获得了很多“勋章”,拥有一千多名粉丝——在微博里,粉丝数是衡量一个人影响力的重要标准。正如他的微博签名所言:“一个70后,十分享受生活,有道是:知足者常乐。”作为一名资深网友,唐朝晖下班后喜欢宅在家里“冲浪”。在微博上,看到比较有意思或者稀奇古怪的事情,还会拉来家人一起分享。
    有的宝钢员工喜欢养花,便在微博中持续直播发芽、生长、开花、枯萎的整个过程,小生命的脆弱牵动着网友的心;也有人把微博开成了“动物园”,可爱的宠物狗吸引了许多人驻足。也许,爱上微博,不需要多少理由,能够获得交流和认同感,便是“社交温暖”的力量所在。
    前段时间,钢管条钢事业部“青年读书会”开幕在即,在团委的指导下,机关团总支书记陆雨龙作为会长,开通了读书会的“官方微博”,招募青年报名参加。现在,已有近50位青年报名,成为事业部最大的青年社团组织。“近一年来,微博从乏人问津到应者云集,影响力越来越大。如果能充分利用这个有利阵地,可以更有效地宣传积极进取的企业文化。”

                                            公益“集散地”
    可爱叶雨青:一家人刚从胶州路回来,心里很难受!珍惜每天,我们无法预知明天会发生什么,今天我们要活得精彩!
    微风:愿逝者安息!我们每天都应该活出自己的精彩,千万别错过每一个璀璨的生命。
    去年11月15日,当胶州路发生大火,微风看到了网友第一时间在微博上发布的灾情信息。不久,便有网友发起“为胶州路火灾遇难者祈福”的网络祭奠活动。11月21日,胶州路火灾遇难“头七”,微风带着家人,与朋友一起从宝山驾车到胶州路,手捧着鲜花在失火大楼前,默默寄托对遇难者的哀悼之情。
    微博由于其强大的传播性以及信息流动性,正成为一个公益的集散地。“微博改变中国,围观就是力量”,只需轻点鼠标,完成一次转发或者关注,便是慈善之举。因为,一个转载,便能让看到求助信息的人群像滚雪球般不断壮大。
    一次,一个带“V ”的名人转发了一条求助信息:河南一位患白血病的小姑娘,由于家境贫困,无法筹齐治病费用。微风打了个电话过去,求证到信息属实后,他便发动身边朋友一起为患者捐了一笔钱,亲自寄了过去。
    除了参与公益活动,微博也拓展了微风的知识面,拉近了与朋友之间的距离。他把女儿在快餐店的图片发到微博上,立马有人提醒:油炸食品不健康。“上班时,大家都很忙,下了班,我们都是朋友。微博把距离拉得更近了。”
    《魔鬼经济学》的作者史蒂芬·列维特说:“在微博中,有价值的信息占到的比例是4%左右。”为了找到这4%,尾随名人也许是个行之有效的方法。微风便喜欢关注各位法师,“寓意深刻的经文,能让人悟出许多人生哲理。”
    作为宝钢股份的一名分厂副厂长,关于微博,微风也有自己的看法:“微博由于其新鲜的观点以及第一手资讯,也会像电脑游戏一样让人上瘾。”他认为,微博可以让员工了解新鲜事物,与时代同步,但一定要妥善处理好与工作的关系,不要成了“微博控”。

                                           微博“负效应”
    自从开通微博后,这大半年里,宝钢股份罗泾炼铁厂的Kingfour一共发了40条微博,“我的嘀咕很少有人关注,就写不下去了。”现在,他越来越少登录新浪微博。在他看来,对微博的激情还没到来,便褪去如闪电了。微博上,更多的是看到名人的火爆。话语权的严重匮乏,打击了众多草根的热情。
    宝钢发展公司的小吴平时喜欢写作,不论是前几年流行的博客还是如今势头正火的微博,都引不起他的兴趣,情愿看书、闲逛,并调侃自己“年纪大了,弄不来”。
    “第一是没时间。第二是觉得140字的微博写起来没意思,我喜欢写长点的文章,1400字的文章写起来才过瘾;第三是我的性格比较内向腼腆,不喜欢在公共场合宣泄情绪。”虽然小吴与“博”无缘,但他却喜欢到别人的微博上溜达,“有时候看看他们的小秘密,也挺开心的。”    对于微博上充斥的满腹抱怨,小吴不禁感慨“微博成了话痨池”,“其实,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个微博,只是有的人写了出来,而有的人就放在心里。毕竟总有一些最在乎你的人,会关注着你的心灵点滴,分享着你的喜怒哀乐。不论是写微博还是读微博,我们都在体验和分享这个世界的精彩与无奈。”也有专家认为,微博的情绪宣泄功能也不是毫无用处,某种程度上可以促进社会的和谐稳定。因此,微博就如同一扇扇心灵之窗,释放自己、了解他人的同时,也审视了人生。
    微博真实性的课题,也摆在了人们的面前。为了给自己的文章“加码”,许多人开始热衷于传播假消息,难免出现“让谣言飞”的情况。这可不是“微”言耸听。前段时间,“金庸去世”的谣言曾经“赶走”了《中国新闻周刊》的一名副总编、一名网站内容总监和一名网站编辑。可见,作为网民,要学会独立思考,在消息未得到权威核实之前,尽量不参与传播。
    那么,微博还能火多久?
    2006年,埃文·威廉姆斯发明了微博的鼻祖Twitter,掀起了国外的“推特热”。在国内,饭否、叽歪等微博网站也相继应运而生,但随后便因其他原因销声匿迹。“大多数的微博作为一种寻欢式的传播手段,只能成为茶余饭后的小品,注定成不了人们生活中的永恒主题。”有专家在网上撰文称:“博客死不了,微博火不长。”而且,当团队写手和僵尸用户的质疑甚嚣尘上时,微博开始的绚烂能否标志着长久的光辉,是否真的人言可“微”,已经成为一个问号。
    如今,微博已经成为很多人的“生活标配”。但是,微博绝对不仅仅是个“寻找消遣”的地方。在一些重大的社会事件面前,宝钢人表现出了公民所应具备的社会责任感。
    并非所有人都喜欢微博。一不小心,微博成了“话痨池”,成了“谣言池”……微博还能火多久?

专家解读
    微博便捷种种,但也会催生很多“负效应”,如无法甄别消息的真伪,以及日益膨胀的网络依赖症等。本报记者采访了复旦大学媒介素质研究中心副主任、复旦大学新闻学院张志安博士,对此进行解读分析。

    记者:您如何看待“微谣言”?
    张志安:微博不仅是媒体,也是社区,更是一个日趋真实的网络社会。因为缺乏严格的把关,发布门槛非常低(140个字、随时随地),而且采取匿名制(尽管注册时需要提供身份信息,但并非严格实名认证),不真实的信息也比较容易在短时间里快速传播。
    不过,我们不用对“微谣言”太担忧。一则,微博有一种“自我纠错”的功能,一条假消息或者不够准确的消息,网友会进行鉴别、知情人会进行纠偏,所以,传播的快,被矫正的速度也很快;二则,微博有“认证”机制,这些被认证的人绝大多数对自己的发言比较负责,所以,如果重点关注这些认证信息,既有质量,也较丰富;三则,网民的网络素养在不断提高,大家会逐渐懂得批判性地接受信息,避免被假消息所误导。当然,这方面知识的教育和传播还需要加强。
 
    记者:您觉得微博的出现对于人们最大的影响和改变是什么?
    张志安:微博的最大影响恐怕是,这种裂变式的便捷传播,让每个公众通过大众平台发言和参与变得可能,新闻事件的当事人建立“自媒体”变得真正可能,网络空间与生活空间的边界进一步被打破,媒介越来越真实地成为“人的延伸”。

    记者:如今的微博也像现实社会一样,存在各种各样的圈子。您觉得圈子化的生存状态是微博的发展方向吗?
    张志安:微博跟twitter,尽管平台机制和功能比较类似,但实质运用有很大区别。美国人更多把twitter当成社交平台,巩固和拓展人际关系;而中国人,更多把微博当成社会参与的平台,整体上由于我们的信息公开环境还不理想,公众的表达机制还非常有限,所以国内的微博运营商也有意识地放大了微博的媒体功能。

 


<
>
 
科技教育
青春风采 企管与人文
职工天地 晚霞满天 大特写
在路上 新世说 家春秋
怡情赋 吴淞口 生活秀
绿色产业    
固顶专副刊心细如发的“活地图”11-15
固顶专副刊“八十五点九”的警示09-30
推荐专副刊青春之火在平凡中闪光06-10
推荐专副刊“七一”纪念日由来06-09
普通专副刊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08-16
普通专副刊光荣退休08-16
普通专副刊《浴血新中国》讲座进入团干部课堂08-16
普通专副刊活到老,学到老08-16
普通专副刊全力当好“四种人”08-13
普通专副刊宝武环科举行党委理论学习中心组(扩大)…08-13
普通专副刊宝钢股份团委开展半年度团干部研修08-13
普通专副刊梅钢三十多名党员领导人员来到南京渡江胜…08-13
Copyright © 2017 中国宝武钢铁集团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幻睿数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