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城第三只眼

信息来源:宝武新闻中心 日期:2010-11-6 10:11:15 点击数:3438

    11月8日,这是一个普通的日子,但对于他们却有着特殊的意义。这天,是一个不放假的节日——记者节。
    对于他们在宝钢从事的这份事业,有这样的评说——
    一位关注《宝钢日报》的国内知名大钢的老总说,宝钢有你们这样一批敬业的记者,令人羡慕啊!
    一位上海新闻界的泰斗级前辈说,你们的信念和实力,是企业的品牌和骄傲!
    宝钢的广大干部和员工说,我们回到家看的第一张报纸就是《宝钢日报》。
    他们自己说,我们拥有宝钢这样的舞台,是做新闻人的幸运!
    要把企业新闻做得领导满意、员工喜欢,不易!因为很多时候这两者之间并不完全一致。而宝钢高层领导的明智和胸怀,使企业新闻事业的作为得以充分施展,价值得以充分实现。有一次,报纸总编在和徐乐江董事长聊天时说,我想写几篇揭宝钢人短的文章,可以吗?徐董事长不假思索当即表示:可以啊,现在满耳朵都是赞扬声,听惯了可不是好事情。
    怀着对企业的忠诚和强烈的责任感,他们不甘平庸,绝不做简单的“录音机”和“传声筒”,除了见证和记录历史,更用心去参与和推动历史,这是宝钢新闻人的天职。
    一路执著地走来,他们成了国内同行的标杆,来学习和交流的企业新闻单位络绎不绝。他们和主流媒体同台竞争,摘取了长江韬奋奖这一国内新闻界的崇高荣誉,并且连年有作品获得政府新闻奖。
    拥有志向、责任、才华和激情,他们是钢城明亮的“第三只眼”。

    选择了记者这个职业,日子就没了年、没了月,也没有了周,只剩下“天”。因为新闻每天都在发生,他们每天需要在纷繁变化的事物中,观察、判断、思考、体悟、选择,这是他们作为记者无法卸下的责任,也将是他们享用不尽的人生财富。
                                               发现的目光
    周一清晨,新闻例会准时开始。无论你是老记者还是见习生,无论你有没有职称、有没有级别,拿没拿过什么奖,他们都在同一条起跑线上——
    “中欧能源合作大会在上海召开,宝钢在会上作专题介绍。消息,今天交稿。”
    “宝钢提出降本增效全员行动计划后,各单位快速行动,掀起新一轮劳动竞赛热潮。写了篇通讯,稿子正在审,明天交稿。”
    “储油罐建设工地走访记。通讯,周四交稿。”
     ……
    “就这些?有意思点的线索还有吗?”显然,对新闻例会上的“报料”,总编并不满意。
    一个跑工程技术条线的记者搔搔头皮,试着报了个情况:科德轧辊表面处理公司刚接了个东北的单子,加工这点轧辊没几个钱,运费倒比加工费贵了5倍,可是人家客户就是乐意,说宝钢加工的辊子使用寿命长,轧出来的东西也好,不晓得算不算“有点意思”。
    话音刚落,就得到了肯定的回答:“好东西!马上采访,配言论!有照片吗?没有?马上去拍!上头版头条!”
    四年过去了,宝钢工程下属的上海科德轧辊表面处理公司,至今还在念叨这篇报道:“你们记者的眼睛太‘辣’了!不但做了头条,还成了我们公司的一块招牌。各大钢铁企业都通过《宝钢日报》知道了我们科德,东北那家企业后来还和我们一起在当地开了一家合资公司……”
    什么是记者?大多数人看到的问题你没觉察,当不了记者;大多数人看到的你也看到了,不是好记者;只有大多数人没看到的你却能发现,才能成为好记者。
    在宝钢新闻中心,每个部门每月都会公布一张排行榜,每个人的业绩赫然在目。今天写什么?这是记者的事,职业要求你时刻保持与信息源的连线;同时,谙熟生产流程、管理技术,了解行业动态、宏观走势,亦是你的职责所在。
    每天,编辑部里总是静悄悄的,大脑却在高速运转。要在一大堆稿件里“淘金”,是需要眼力的;而“点石成金”,则更需要功力。
    特钢事业部团委为外地员工购买春节返乡车票,已经坚持好多年了。今年的新规定是,一个人最多只能买5张票。团委便组织了20位团干部轮流到购票点排队,用了一个星期把185张返乡车票全部买到。将那篇不到500字的信息《特钢事业部暖阳行动在延续》发给报社后,通讯员顾雪军就一直很忐忑。编辑很快联系上了他:“这个素材很好,把对员工的关心落到了实处,就是内容还单薄了一些,能不能再描述几个细节?”按照编辑的“提示”,顾雪军又整理了几个“段子”传了过去。农历十二月二十九傍晚5点多了,已经下班回家的顾雪军又接到编辑的电话,告诉他文章将在虎年第一天见报。当看到自己的“豆腐干”变成了二版头条的“大块头”,顾雪军和其他团干部都感到由衷的欣慰,更钦佩编辑的敬业。
    新闻,因人而生动。他们发现的眼睛,将一个个看似平凡却又极不平凡的人推到了读者面前——
    “哎,董辉,到休息室来一趟,有记者找。”
    听说记者找上门,不锈钢冷轧厂操作工董辉有些摸不着头脑。他不晓得记者已经注意到他连续300天没发生一起断带事故的骄人业绩了。
    面对笨嘴拙舌的董辉,记者绕了个弯子问,你就说说这两年怎么过的吧。“闷罐头”这才打开了话匣子:这两年,我苦啊!接着,怎么转岗,怎么苦闷,怎么被安排到这儿,怎么加班学技术,怎么熬夜学文化,一股脑倒了出来……
    很快,《转岗工人成“焊王”的故事》上了头版头条,引起了不锈钢事业部高度重视:大批转岗工人正需要董辉这样的榜样,尽快适应新机组、新岗位,实现“精彩转身”。在一浪高过一浪的学习热潮中,董辉,这粒默默无闻的金砂开始闪光了。
    发现“身边的金子”,擦亮“金子的光芒”,真善美在这里得到呵护与弘扬。他们从地下电缆沟里发现了大写人生的吴福祥,从一本巴掌大的现场记事本里发现了“贴心好支书”刘富民,从和一线工人的闲聊中发现了“钢城焦裕禄”许俊章,从一堆处罚单里发现了铁面无私的“罗一刀”,从仁济医院的病床上发现了坚持写工作日志的厉骏……
    还有个好多年前的故事,有点喜剧,也记录在案吧。
    记者在运输部采访时,听人聊起汽车大队出了个会发明什么新装置的“怪才”。记者立刻跑去了,趴在车轱辘边,一边给“怪才”递扳手一边问他话,到他从车底下爬出来时,采访结束了。“怪才”没想到,刚才说的那些话,很快成了《宝钢日报》二版头条的一篇通讯,还登了他的照片,这下起了“恐慌”,连忙以他作业长的身份下令在作业区收缴那份报纸。没想到,报纸缴上来了一百多份,影响还是出去了,这下一发不可收拾,他的领导、工会系统、科研部门、其他单位纷纷找上门来。他,就是日后大名鼎鼎的孔利明。
    正是因为他们不懈地“发掘”,才有了许许多多鲜活的宝钢精神的践行者,并汇聚成企业取之不尽的文化宝藏,成为越来越多人的价值取向和行为榜样。
                                              敏锐的目光
    普利策说,“倘若一个国家是一条航行在大海上的船,新闻记者就是船头的瞭望者。”
    2008年5月,一个寻常的下午,网页上突然弹出的“四川汶川发生强烈地震”的消息,使他们的神经骤然绷紧。然而,成都宝钢西部公司的电话,始终无法接通。直到第二天清早,记者才与西部公司取得了联系,并抢着分分秒秒,采写来自抗震救灾第一线的报道。14日一早,《宝钢日报》显位的三篇报道,满足了人们的信息期待,更把员工抗震救灾的热情凝聚了起来。
    他们的敏锐不是天赋,但当他们成为记者,敏锐就成了本能。
    2008年,随着美国次贷危机引发的金融海啸逐渐向实体经济蔓延,危与机、破与立、舍与得的碰撞交锋,使人们对新闻报道的关注度明显提高。
    观望、猜测、担忧、恐慌……员工迫切需要从权威渠道听到理性而有力的声音,同时企业也需要尽快把这份压力传递到基层、传递给每一位员工。因为,人们只有知道了“怎么回事”,才会明白“该怎么做”。
    危机时刻凸显媒体的责任与导向,一套“组合拳”在第一时间推出——
    《迅即行动起来,应对市场挑战》、《最佳实践者》、《创造更多价值,我为企业分忧》等专栏,“你未唱罢我登场”,轮番出现在报纸显要位置;
    《用户的苛求千斤难买》、《依靠员工是战胜困难的基石》、《严峻考验是笔财富》、《争当管理变革的最佳实践者》等评论,更以前所未有的密度和力度,彰显着媒体的责任感,凝聚着员工的信心和力量;
    曾经被一些人质疑“和本企业无关”的国内外经济信息版,开始成为危机时代宝钢人特别关注的“必读信息”,以便在第一时间了解宏观经济走势、市场趋势、行业及产业链动态等权威资讯;
    连续几个月邀请宝钢相关首席、专家撰写专题解读,冷静细致地探讨企业的挑战与机遇,只为让今后的前行,多一分理性,多一个支点……
    新闻的敏锐,有时候——甚至很多时候——是因为遇见了点“窝心”的事儿。
    今年是宝钢投产25周年。9月份,一位年轻员工拿着手上的“85·9”纪念大会通知,一脸茫然地问:这“八十五点九”是什么?闻听这一雷人的疑问,一旁的记者顿时无语。留心一打听,“不知者”竟不在少数。在上下高喊传承“85·9”精神的今天,那份属于宝钢人的集体记忆却渐行渐远。而一个企业对创业史的遗忘是十分可怕的。
    为了重现25年前的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他们在浩如烟海的历史档案中穿越时空。聆听着“85·9”亲历者的讲述,他们仿佛看到了人们脸上与铁水一起奔涌的泪水,仿佛听到了迎接第一炉钢的掌声,仿佛看到追着第一块钢坯奔跑的人们……
    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宝钢新闻中心连续推出大特写《永远的“85·9”》及同名电视纪录片,宝钢的几位高层领导观看后一致表示,“要作为宝钢人的必读教材”。
    然而,“八十五点九”引发的思考并没有结束。因为,“八十五点九”现象不光出在“不知者”的新生代身上,即便是一些“过来人”,也面临着激情不再的尴尬。宝钢的历史传承、精神传承、文化传承,到底应该做些什么?怎么做?随后刊登在《宝钢日报》上的《“八十五点九”的警示》,不乏凌厉之语,不乏忧思之情。他们希望以此唤起大家共同的反思和警悟。
                                        独到的目光
    “不是宝钢出不起这个价,而是你们无法做出我们所需要的境界。”
    2009年春节刚过,先后有两波人跑来新闻中心“问点事儿”。一家来自央企神华集团,另一家是浙江很著名的民企,话题直奔新闻中心几个月前刚刚完成的“大片”——《宝钢三十年》。
    “你们那个片子是怎么做成的啊?我们也想做,特地来取点经……”遗憾的是,交流后,两家都觉着自己要去搞这样一部历史纪录片,是异想天开。
    他们怎么也没想到,这部12集、总长240分钟的电视“大片”,竟未在宝钢高层“挂过号”,未伸手要过一点资源。一个监制、一个责编、一个编导,再加四个友情客串的撰稿,就是全部的制作力量。
    曾有一家知名广告公司想要承揽这个活,开价280万。新闻中心的领导自信满满地表示,“不是宝钢出不起这个价,而是你们无法做出我们所需要的境界。”
    人多少、钱多少不是关键,关键是这一小群人拥有“极大的权力”:从策划到文稿到制作完全自决,编辑完全自主,制作人员以宝钢新闻人独有的眼光和理性,诠释了一段波澜壮阔的历史,而所花的费用只有8万5千元。
    事后的情形表明,《宝钢三十年》获得了极大成功。许多人异口同声地赞扬新闻中心做了一件功德无量的大好事,为宝钢留下了一笔宝贵的精神文化财富。片子第一次就刻录了2万套,很快就被各单位领空。有位老同志写信到领导那里“提议”,给每个离退休职工发一套,于是又制作了1万多套。就这样,《宝钢三十年》成了在宝钢传播最广泛的纪录片。
    因为“独到”,近些年,在各类大小会议上,播放新闻中心出品的专题片成了添彩的环节。党建片《先锋》是以美国《国家地理》上的一段叙述起首的;电视片《追梦》找到了体育精神和宝钢文化的相通之处,那就是为目标奋力拼搏,为理想追赶一流。
    新闻人独到的眼光,恰恰折射出一种思辨能力和由表及里、触及事物本质的洞察力。
    开会,是企业新闻重要的消息源。近几年随着会风的转变,上“规模”的会越来越少。年初的那个“推进自主型员工队伍建设”的会议,记者嗅出了点特别:有调研报告的发布,有经验介绍,有总结点评。按理说,这下记者又有文章可做了。
    岂料,几个星期过去,报上未见有关“自主型员工”的消息和言论。冷处理缘于他们觉得媒体不该凑热闹,而应有自己的发现和观点。沉默的这段日子,总编带队到宝日汽车板公司深入采访。他们发现,“自主型员工”并不是什么新提法,BNA做的也都是二十年前那些“老套路”:自主管理成果发布、案例编写等。
    奇怪的是,这并没有让以挖掘新鲜事为己任的记者们感到失望。因为他们观察到,这里有如何让员工得到认同和尊重的思考,有如何让员工收获快乐和成就感的细节,有如何让员工主动“改善自我”、实现“管理自主”的行动。一句话:BNA玩的不是概念。
    这以后,报社记者和电视编导隔三岔五地来了好多回,上上下下采访了几十号员工。直到弄明白BNA为什么要建设自主型员工,又是怎么培育的,它能将企业带往什么方向,他们才将系列报道《宝日汽车板建设自主型员工队伍的实践》、大特写及同名专题片《自主,要去往的方向》隆重推出,还原了BNA的那份踏实和执著。
    “找到最本质的东西”——这是之于专业技能、专业知识更高层面的东西。
    2009年末,媒体上传出“管彤贤传奇谢幕”的消息。新闻中心关注这个传奇人物已有时日了,机不可失!这是一个怎样的企业家?他的创业激情从何而来?用什么样的文化凝聚了员工、壮大了企业?对今天的宝钢有着怎样的借鉴和启示?
    采访管彤贤的文章登载后,不少读者说,那五千字的《与一位睿智老人的对话》和千余字的《因为简单所以成功》,读来好过瘾!也有一些“敏感”的读者私下打听:这篇报道有什么背景吗?他们回答:没有,不过是用一种对企业发展负责的精神和态度,履行着自己的职责。
    他们也是这样回答管彤贤的好奇的。采访中,管彤贤两次提及:“宝钢有你们这些具有忧患意识的员工,真好啊!”管彤贤的话,或许是客套,但记者更愿意看成是对他们新闻理想的一种认同。作为世人瞩目的现代化企业,宝钢要善于用发展的眼光审视自己、认识别人,包括海外的、本土的,包括跑在自己前面的和正在追赶自己的。
    宝钢人有一种与生俱来的优越感和自豪感。然而,在宝钢新闻人的眼中,当前这种竞争环境下,紧迫感更为重要。经过几个月的酝酿与策划,今年8月,他们北上鞍钢鲅鱼圈、京唐曹妃甸,探访面向大海、扬帆起航的新厂,感受兄弟企业华丽转身的手笔、决心和发展的脚步。
    “在信息时代的今天,开放的心态和理念决定着公司的眼界和境界乃至命运。宝钢人应远离狭隘,而拥有充满自信的豁达。这种豁达既表现为能看到自己所短和别人所长,也表现为对竞争对手的开放心态。”这篇为“蓝色梦想”系列配发的评论《震撼 坐井 对标》,正是他们此行的初衷,也是最想告诉那些仍在坐井观天的人们的。
                                         犀利的目光
    美国著名新闻学者弗林特认为,“新闻的美德有13项,其中,独立的精神和勇气是第三项。”
    敲开门的,是一位精神矍铄的老者。“我想通过你们,表达一位老共产党员对这位作者的敬意。”说着,老者从环保袋中小心翼翼地取出一个透明文件袋。
    文件袋里,每一期的“打开一扇窗”被小心剪下,又仔细地粘在白纸上。最上面的,是新近刊登的《杞人忧天话“腔口”》,一些在老者看来很“解渴”的字句,还被刷成了荧光色。“真的,好久没读到这么解渴的文章了!”老者的声音有些激动,“这个栏目,我每期都看,尤其是这位叫‘劳亮’的作者的文章。”老者说的,是《宝钢日报》去年4月新推出的“企业人文”专版的“打开一扇窗”栏目。《业余爱好,一面真实的镜子》、《狭隘,离我们有多远》、《坏消息,亦有好效用》等,在广大读者中引起了关注和共鸣。
    “人文的感召和精神的力量”,是编者的初衷和理想。宝钢正处在二次创业的关键期、加快发展的变革期,有时候,媒体的感受更敏感、更深切。而企业媒体在过去很长时期,大多习惯于上传下达,成了简单的“录音机”和“传声筒”。“打开一扇窗”的视角和选题追求独到,言辞犀利。客观、善意、独立,正是他们坚守的新闻理想。
    是不是有背景?是否是一个信号?每每劳亮的文章发表后,“探秘”的电话就会接踵而至,他则报之以无奈的苦笑。他们的理想根植于滋养他们的企业。很多时候,“解渴的”往往是“刺耳的”。从职业的眼光看,永远莺歌燕舞的报喜不报忧,只能是职业精神缺失的一种表现。
    逆向思维、换位思考、解析热点、直击弊端,企业媒体不能缺席、不能失语。
    《韩明明的“撬棒”困惑》已经见报一年半了,一些设备点检员见到韩明明,仍不忘谢谢这位“说真话”的工人发明家。那些因金融危机被齐刷刷砍掉的设备维护和改进项目,因为这篇报道又起死回生,设备的安全运行又多了一分保障。
    韩明明的困惑,最早发布在他的专家博客上。正巧,《宝钢日报》向韩明明约稿,因为太忙,韩明明让记者直接去他的博客找找,看有没有“现成”的。“我是一个搞设备的人,近来似乎有点无所适从……各种用钱的项目减的减,停的停。给我一根撬棒,我可以撬动地球,可没有撬棒,我什么也干不了……”没找到“现成”的文章,韩明明的困惑却引起了记者的浓厚兴趣。
    为什么会失去“撬棒”?有限的费用该用在什么地方?降本的有效途径到底在哪里?记者找到了韩明明。很快,一份内参放在了领导的桌上。集团公司总经理何文波当即批示:“危机还会持续下去,仅仅不花钱是不能解决问题的。我们的应对方针是‘信心、理性、快速、坚决’,不要忘了‘理性’二字……”第二天,《韩明明的“撬棒”困惑》和领导点评刊登在《宝钢日报》头版头条,“一刀切”的情况很快得到改进。韩明明坦言:没想到报纸敢登,没想到还真起了作用。“现在,真话越来越难听得到,因为在许多人看来,是不是真话并不重要,对自己有没有利才是关键。”韩明明说的,也正是考量媒体价值取向的一把标尺。
    新闻是客观的,媒体不能只偏爱锦上添花的事情,只有多角度、全方位的,才是真实的。
    快8月中旬了,《周末刊》改版进入倒计时,“大特写”的选题要么没有新意,要么不痛不痒,让人好不纠结。忽然,网上一条“咱倒班的人”的帖子,让苦思冥想了好些天的他们,有了“眼前一亮”的直觉。
    “早班睡不好,中班睡得晚,夜班不能睡,休息一睡就没了……”网友跟帖不断,抱怨、牢骚也不少。倒班员工,员工队伍的主体,一个不太被人了解的群体。他们有着怎样的工作和生活状态?他们又有着哪些困惑与烦恼?
    8月13日下午,4位女记者分两路,开始了连续17个小时的跟班采访。这天,她们遇上了上海有气象记录以来最热的一天,但每个人都有种莫名的兴奋。他们一起聊天,一起挥汗,快乐着他们的快乐,烦恼着他们的烦恼。倒班员工说:真没想到,这么热,这么晚,你们会来……
    首期《周末刊》4000多字的大特写,并没有说完她们要说的。倒班津贴多年未变、能否设置倒班工作年限……这些来自最基层的、最普通的员工的声音,又以内参的形式上报公司高层领导。“这个做法值得表扬,向四位记者致敬。一线倒班员工的呼声,值得我们高度重视……”刘国胜书记的批示,让这些媒体人更加坚信:有责任,有勇气,才会更有力量。
    无疑,这是一个有责任的媒体该为之事,很简单却很不容易做。两年前,也是在热不可耐的酷暑,他们北上南下,走访了十余家宝钢战略和重点用户。当时,国内各大钢铁企业经过大规模投资建设和技术改造,产品质量大大提升,钢铁市场已呈现出群雄逐鹿之势。加上,那年二季度的宝钢用户满意度已出现明显下降。
    “如果质量波动还那么大,那我们就不得不考虑放弃宝钢了”、“如果性能一样,我们当然是比价格”、“旺季资源不够,淡季资源过剩”……这些来自市场和用户的原生态的声音,同样通过内参记录了下来。这些声音尽管听起来不太“和谐”,甚至相关部门还下了“从此不接受新闻中心任何采访”的“封杀令”,但它还是让人感到了一种活力和进步的气息。因为,那些曾经耳熟能详的“与会者一致认为”、“大家一致表示”等粉饰的“和谐”,在今天的受众看来,是对他们的轻视和不尊重。
                                          探索的目光
    企业媒体,姓“企”,名“媒体”。如何在为企业中心工作服务和按新闻规律办事之间,找到一个最佳结合点?投以探索的目光,付诸踏实的行动,宝钢新闻人走出了一条在同行看来颇为成功的路。
    “《宝钢日报》像一张真正的新闻纸!”这评价出自上海市新闻学会会长、长期担任《新民晚报》总编辑的丁法章之口。
    没有什么比这些年宝钢新闻中心获得的各项荣誉和作品更能说明问题的了。宝钢新闻中心连续6年获得政府新闻奖,今年还荣获了只有主流新闻媒体的采编人员才有可能问鼎的长江韬奋奖,在企业媒体均无先例;上海市企业报特稿评选,今年还破天荒给了宝钢一个特等奖。作为上海市政府新闻奖的评委之一,丁老用“在夹缝中脱颖而出”来形容宝钢新闻作品获奖的不易:“上海市公开发行的报纸有80多家,评委全部是三大报业集团的专家,没有一个企业报的代表,所以是不可能给‘感情分’和‘照顾分’的,宝钢的新闻作品名至实归!”
    面对荣誉,他们总是说:是宝钢给了我们不可复制的、不可多得的舞台。事实也是如此,宝钢自身的影响力要求她的企业媒体,必须以专业的标准要求自己,成为企业的文化品牌、员工的精神家园。
    几个月前,一家大钢的企业报考察组到宝钢新闻中心交流学习。当总编向同行透露,《宝钢日报》每周六的副刊将由对开四版的大报,扩为四开八版的小报时,不少人都露出了疑惑的神色。“我们正准备改成像《宝钢日报》这样有‘腔调’又气派的大报,没想到,你们却要尝试做小报了!”客人苦笑道。
    变,不是赶时髦,而是读者和时代的共同需求。高高在上,自说自话,空洞说教,都将加速读者的远离。新形势下,媒体需要转变语态,变得更易读、更悦读。然而,跨出这一步,是有些为难自己的。因为没有人提过要求,改版纯属是自己给自己“找事”。
    8月28日,新版《周末刊》如期出版。
    两天后的星期一,一早,一封读者来信已经躺在编辑的桌上:“……内容上贴近宝钢人,也贴近高尚生活,色彩明快,更显通透高雅了,谢谢你们的付出!”
    几分钟后,电话响起:“这个礼拜六的副刊,我和老婆抢着看,八个版面一个都没放过!”
    不多久,一位老读者来访:“整整一个版面,我还以为又是哪个先进模范呢!一看,是普通‘宝钢人家’,马上来了兴致,读起来很轻松很亲切。”
    不少忠实的读者还发现了新闻中心更多的变化。上网浏览宝钢新闻,是宁波宝新陈丽君每天的“功课”,这也是像她这样的沪外公司员工了解企业动态的最主要途径。两个多月前,她发现新闻中心推出了全新的数字报和视频。信息实时快捷,页面更加友好,让她多了一份惊喜。而这也是宝钢新闻中心主动寻求与新型媒体的融合与互动,不断求新求变的又一次创新和实践。因为他们知道,主动才能应变,主动才能超越。 
                                        坚定的目光
    在宝钢做新闻是幸运的,也是苦涩的,也许正是这幸运和苦涩的交错,垒起了他们内心坚守的“大堤”。
    做报纸、做电视,“城外人”看在眼里觉得很潇洒,也有点神秘,而“城内人”却是另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多少时候,记者兴高采烈、灵感闪现写成的稿纸,送给相关单位或部门的领导审阅,这一审就是十天半月。送去的时候是“时鲜货”,拿回来的时候已成了“过时货”。
    多少时候,记者夜不成寐、费尽心思写的重头稿件,送审之后却石沉大海,原来之前采访过的领导想法改变了,记者欲哭无泪……
    人们对于生产线制造的产品是宽容的,可以有一个成材率或合格率,但对于新闻产品却是苛刻的,不允许有一丁点的差错,否则会招致很严厉的责难和令人难堪的嘲讽。
    隔行如隔山。搞冶炼的不会对搞轧钢的说三道四,搞发电的不会对搞化工的指手划脚,可但凡识几个大字的人,都有底气对报纸电视评头论足。这些评头论足有善意和中肯的,也有不了解情况的无端攻击。宝钢有一个老师,上课的时候拿出一张《宝钢日报》当反面教材,横加指责,而事实上他并不了解事情的真实背景。
    报纸、电视是公众性产品,有人议论是正常的,说明受人关注,这是刘国胜书记的教诲和开导。有一次受了冤枉气,总编向徐乐江董事长发起了牢骚,董事长哈哈大笑起来:这就是走向成熟的阶梯啊!
    当似是而非的认识误区蔓延开来,很明白的道理变得格外艰难的时候,惟有一份责任和使命让他们坚定前行。
    我们的企业虽然是一个年轻的现代化企业,但传统国企的通病依然难以免疫。随着信息化时代的到来,我们更多的是会熟练使用工具,而由此带来的理念和心态的变化却滞后了,这使得紧跟时代潮流的媒体变得格外艰难。
    有些管理者一再担忧地提意见说,我们的报纸老是刊登宝钢的先进做法,好东西都让竞争对手学去了。这里且不说到底别人能不能学去,我们是否什么东西都比别人先进,单说报纸既不能登好的东西,又不能登揭短的东西,因为家丑不可外扬,那么报纸只能关门大吉了。而事实上,确实也有人提出过这个问题:新日铁没有报纸不是也挺好的吗?我们有必要办一张日报吗?其实,这是一个认识误区。新日铁有许多好的东西,我们没有;我们有许多自己特色的东西,新日铁也没有,所以作单纯的比较是没有意义的。引用黎部长的一句话:“新日铁如果有一张报纸,是否会比今天更成功呢?”
    现代企业的管理已进入了以人为本的人文时代,而对员工人文关怀的重要内涵之一就是资讯的关怀,这也是信息时代的显著特征。今天的员工有知识、有思考、有个性,如果一个员工只知道自己作业区或分厂的事,很难对企业有归属感,更难有责任感、使命感。为了最直接了解广大员工对《宝钢日报》存在价值的看法,新闻中心在今年初搞了一次很广泛的“民意测试”,对报纸的命运进行“公决”。结果是非常令人鼓舞的:被调查者中,天天看和经常看《宝钢日报》的占74%,只有3%的人认为《宝钢日报》可有可无。
    宝钢的高层领导是豁达而有眼界的,宝钢的员工是知性而有追求的,宝钢的事业是兴旺而前程远大的,这一切是宝钢新闻人的幸运所在、事业所依。所以,尽管他们一路走来忙碌而艰难,尽管不少单位对他们中的一些骨干求贤若渴,诺以高职位、高待遇,但他们怀着一份对宝钢的深情、一份对事业的执著,义无反顾地坚定前行!(云   亚)

(摄影:刘杰  姜为强)


<
>
 
科技教育
青春风采 企管与人文
职工天地 晚霞满天 大特写
在路上 新世说 家春秋
怡情赋 吴淞口 生活秀
绿色产业    
固顶专副刊心细如发的“活地图”11-15
固顶专副刊“八十五点九”的警示09-30
推荐专副刊青春之火在平凡中闪光06-10
推荐专副刊“七一”纪念日由来06-09
普通专副刊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08-16
普通专副刊光荣退休08-16
普通专副刊《浴血新中国》讲座进入团干部课堂08-16
普通专副刊活到老,学到老08-16
普通专副刊全力当好“四种人”08-13
普通专副刊宝武环科举行党委理论学习中心组(扩大)…08-13
普通专副刊宝钢股份团委开展半年度团干部研修08-13
普通专副刊梅钢三十多名党员领导人员来到南京渡江胜…08-13
Copyright © 2017 中国宝武钢铁集团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幻睿数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