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友的那些事儿

信息来源:宝武新闻中心 日期:2010-10-9 8:24:35 点击数:2811

                              本报记者  许晓云

    在儿时的记忆里,能拥有一台傻瓜相机算得上是件奢侈品了,而如今,随着数码技术的发展,相机走入了寻常百姓家。在旅途中,我们随处可见扛着长枪短炮、全副武装的摄影爱好者;在搜索引擎里键入“摄影”二字,便会跳出无数摄影论坛和摄友博客。这年头儿,似乎只要端起一架相机,人人都可以是摄影家,摄影艺术也愈发显现其亲民、大众的特质。
    都说钢城美景如画,这般动人景色又怎少得了一双双追随美的目光?如今,在宝钢,摄影协会当之无愧是人气最旺、活动最火的文体协会,各类大大小小的协会几乎数不胜数。对于摄影,宝钢人有着怎样的特殊情结?他们的镜头下又演绎过怎样的动人故事?就让我们走进这群热爱摄影的宝钢人——

                         那一刻,我爱上了摄影
    当你爱上摄影,每一次看到美景都抑制不住地激动,每一次按下快门就仿佛灵魂都要出窍。喜欢摄影有千千万万个理由,而喜欢上它,或许只需要短短的那一瞬。
                                   挚情感人
    杨钢是1979年底从部队复员来到宝钢钢管厂的,回忆起宝钢建设初期的场面,他心中的感动真实如昔。“在现场,我们每天都能看到许许多多可歌可泣的人和事,整个人沉浸在这样的氛围中,总是不由自主地被感动。”想要把这些珍贵的瞬间永远留存下来的杨钢,狠下心用宝贵的几百元复员费买了第一台相机,还在普陀区工人文化宫给自己报了一个摄影学习班,整整学了三个月。后来,这台相机不仅拍下了激情澎湃的现场建设场面,还为杨钢记录了许多老战友间的美好回忆。
                                  志同道合
   梅山新闻中心的朱飞之所以喜欢上新闻摄影,也有一段难忘的经历。当年,他刚到梅山采矿场不久,因为爱好摄影,总喜欢到处拍。当时,摄影爱好者非常稀罕,但离厂区不远有一个部队,那里的一个宣传战士也是摄影爱好者。一次偶然的机会两人攀谈起来,自然而然成了好友。一番深交之后,朱飞开始对新闻摄影产生了兴趣,还认识了一个《新华日报》的摄影记者。劲头十足的他给各大报纸投稿,他的新闻曝光照也几次在媒体上引起了很大的反响,这让朱飞对新闻摄影有了更浓厚的兴趣。
                                  无心插柳
    宝钢股份科技部的施胜洪在高中时就玩起了相机。大四那年,他花了120元买了一台老相机,可因为忙碌,这台相机却一直无用武之地,直到他有了小孩,才开始重新端起相机,为的是给孩子拍照留念。然而,施胜洪说,从前拍的都是到此一游的纪念照,算不上摄影,自己真正爱上摄影还是误打误撞。施胜洪是个音响发烧友,一次,朋友来拜访他,和他聊音响,聊着聊着朋友打开笔记本电脑给他看自己拍的照。眼前那些炫彩的照片,一下子把施胜洪的魂儿都勾走了,那一刻,他决定也要为摄影发烧一回儿。
镜头里的世界
    大千世界令人眼花缭乱,镜头里的世界同样精彩纷呈。而摄影者不同的摄影爱好、构思让平凡的世界焕发出了别样的美丽。透过他们的镜头,也让我们遨游了摄影者的精彩小世界。
                              系列组照功夫深
    宝钢股份设备部严志新的吴淞老街系列已经整整拍了四个年头了,春夏寒暑,老街的种种风情都被他一一收进了相册中。严志新的家就在老街附近,有一次他经过老街,停下脚步看着熟悉的场景,突然觉得别有一番风味,似乎有什么东西一下子打动了他。那年年初,他决定开始拍摄吴淞老街系列。2008年冬,上海难得下了场大雪,这千载难逢的雪景怎能错过?天刚蒙蒙亮,老严就带着相机出门了,老街的雪景让他深深着迷,拍了一个多小时,惦记着还要上班,老严只得不舍地离去。
    这只是他拍系列照的开端,如今他还在拍残荷系列、都市系列。漫长的拍摄也曾让他产生过放弃的念头。可是参加完一次摄影函授班后,老师的新思路让他有一种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感觉,“听完课,让人有种很想去拍的冲动。”如今,老严誓将系列组照拍到底。
                             工业摄影不枯燥
    在宝钢有很多工业摄影爱好者,在他们看来,工业摄影并不枯燥,只要用心观察,钢城处处有美景。
    不锈钢事业部的洪根生尤为热爱工业摄影,“工作忙,很少有时间旅游,所以就把镜头对准了身边的生产现场。工业摄影很考验拍摄者,要好好琢磨如何构图、用光。我们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有很多珍贵的建设场面都值得记录下来,而我也想把自己最熟悉的东西表达好。”现场条件艰苦,考验着摄影者的体力。高温酷暑,产线旁的工人个个汗流浃背,洪根生一拍一个多小时竟浑然不觉,等到他心满意足地出来,才发现浑身湿透,一拧衣服,竟拧出好多水。“拍照时人特精神,回到家才给我颜色看。”这次体力透支让老洪病了一个星期,可看着自己的作品,成就感油然而生。
                              风景人物皆感动
    周亿的相册里什么题材都有,而每一张照都曾经让她深深感动过。5年前,周亿和一群摄友去坝上拍照,秋色醉人,茫茫的草原一望无际,散落的牛羊群生机盎然。周亿被眼前的风景震撼了!那一晚,她感动得彻夜未眠。“你知道吗?那里一棵普普通通的树我们都可以拍好久,那些景色真的让人感动到无言。”
    天地大美而无言,检测公司姜殿良也深有同感:“这些美丽的地方需要我们去发现,它就在那里,我必须去看一看它,把它最美的瞬间永远定格下来。”宝钢股份机关摄影协会会长刘俊不知拍过多少次日出了,可是每次看到太阳升起,他都有不一样的感受。“真的无法用言语来表达这种大自然给人的感动。”
    风景令人感动,拍人物就更让人心生感慨了。世博期间,宝钢退休工人朱立凡当了回“老白菜”,他的工作就是用相机记录“小白菜们”的工作点滴。“这里每天都有感人的事发生。”照顾排队中暑的母女、帮走失的盲人找家人、替着急的母亲寻宝宝……每天忙碌到夜晚12点,回到家,朱立凡顾不上休息赶紧把照片上传,与大家分享这些动人的瞬间。

                               镜头外的故事
    正如宝钢股份机关摄影协会的宗旨:“快乐摄影、快乐工作、快乐生活”,对于绝大多数的摄影爱好者来说,他们不争名,不谋利,要的只是那份简单的快乐和心灵的寄托。

                                 怀旧情结
    相机在不断更新换代,然而在老一辈摄影爱好者心里,总有些情结是难忘的,总有些坚持是不变的。
    “以前印照片不仅价格贵,而且内地还冲不了彩照,只有等人定期来收,寄到香港再印,足足要等两个礼拜呢!”为节省开支,杨钢自己学起了冲印,用黑纸糊在厕所窗上,一间简陋而实用的暗房就诞生了。“过去传稿子都要亲自送到编辑手中,遇到突发事件,照片要连夜冲洗出来,第二天一早编辑就能看到。”杨钢是《宝钢日报》通讯员中的老字辈了。由于家住市区,每次拍了照赶回家冲印非常不方便,为此单位还曾给他特设过一间小暗房。
    现在,虽然也端起了数码单反,但杨钢心里却始终难忘胶片情结。闲时,杨钢便和一帮志同道合的摄友开个胶片发烧友聚会,幻灯放映着黑色的胶片,昏黄的灯光伴着舒缓的音乐,让这群怀旧者很是享受。
                             难忘风土人情
    旅途中总有动人的风景、难舍的情谊,他们且行且摄且珍惜。宝钢股份电厂的李承志说:“我和爱人约定了,等退休了我俩就一起去旅行,一直到我们走不动了,再回到家慢慢整理这些回忆。”其实,在李承志的心里已珍藏了很多难忘的回忆。
    李承志是回族,懂些新疆方言,有一次,他和一个新疆孩子聊天,给他拍照,那孩子热情邀请他到家里作客,准备了很多清真食物款待他。而这种宾至如归的感觉李承志不知有过多少次。在新疆禾木,他遇到一个当地人,聊至兴起,这个当地人带他去自己家,虽然家里很穷,可是当他拿起琴自弹自唱时,9个月大的小孩也随着乐声咿咿呀呀。悦耳的歌声和琴声里,传达出他们对生活的热爱,这深深地打动了李承志。临走时,他留下了些钱,而淳朴的当地人感激地用马把他送回了村庄。每每想起那些纯朴而热情的人们,他总很感叹、很留恋。
                                  默契亲情档
    宝信软件的丁德康学过西洋画,而他的儿子从小就弹钢琴,或许因为艺术是相通的,这两父子都爱上了摄影。丁德康非常喜欢和儿子一起出去拍照,“有时候我们拍人物需要打反光板,我和他互相当助手,对方的需要立马就能心领神会。”摄影无形中成了父子间沟通的桥梁,默契度也直线上升。“出去打球,人家都说我们是兄弟俩!”丁德康乐呵呵地说。
    宝钢发展酒店管理公司的刘海华和女儿经常在一起切磋摄影,学设计的女儿对艺术的感悟力不错,有时候看到刘海华对着几张照片发愁,难以取舍时,女儿就会走过来,审视一遍,给出意见:“这张好!肯定是这张好!”看到女儿喜欢摄影,刘海华很是高兴:“虽然我俩有时也会有些分歧,但至少我们有共同语言,不会有代沟。”
                                   磨练意志
    周亿因为股骨头坏死,腿脚行动不是很方便。但她又是个不折不扣的驴友,每次出去拍照,背着几十斤重的器材爬山,连一个壮小伙儿都觉得不轻松。为了能够有好身体出去拍照,周亿每周一三五都坚持去游泳。那次去坝上拍日出,凌晨4点大家就一起爬到山头等日出。当时气温只有零度,两只手冻得几乎抓不住相机,但大伙儿都坚持了下来。“摄影不仅锻炼身体,还磨练意志呢!”

                                   摄友PK台

                      “吃鸦片”型vs理智型
    最近,老施在论坛上看到几句话颇为逗趣,“要他穷,玩单反”、“摄影穷三代,单反毁一生”。这几句俏皮话引发了大家由衷的感慨。俗话说,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摄影器材之于摄影爱好者来说,就是最亲密的战友。然而,器材的更新换代却常常让人散尽千金,在摄影圈,大家管这叫作“吃鸦片”,越“吃”越上瘾,“中毒”也越深。
    对于很多摄影爱好者来说,什么都能省唯有摄影不能差钱。刘海华说:“当时我们用胶卷拍照,一次就要用掉十几二十卷,工资一会儿就没有了。我们出去拍照吃得都很省,一般都自带着干粮,吃点面条、馄饨、盒饭。”在他看来,器材这方面绝对不能省,有时候差了几百块钱买了一个稍差点的相机,事后自己就会很懊悔,拍起照来也总感觉差一口气似的。
    “吃鸦片”者不在少数,但也不乏理智型摄友。对于朱立凡来说,相机是他的武器,他说:“要拍好照首先要把自己的武器玩溜了,要让相机为我服务。很多人揣着个几万元的高档相机,也不过当作傻瓜机用,发挥不出它的最佳功能。”不少摄影老手建议,“菜鸟们”选购相机的时候一定要考虑周全,根据你的预算和需要购买相机,避免不必要的投入。说到底,扎实练就基本功才是最重要的。
                          锦上添花vs原汁原味
    PS也是摄友们争论不休的焦点。摄影,到底是要保存它的原汁原味还是在艺术上锦上添花,众说纷纭。
    检测公司首席师杜国华拍的照几乎很少用PS处理,一般只是做微调,诸如光线、对比度。对于PS,杜国华始终浅尝辄止,他说:“许多人拍的时候不动脑子,拍不出好的效果,就靠着后期制作去调整,结果总是搞得面目全非。在我看来,制作出来的照片肯定没有原来拍的好。”是故,在很多人看来PS就等同于造假,很多摄影爱好者对其始终抱着敬而远之的态度。他们认为,人为的创新失去了摄影的意义,体验不到摄影的真正快乐所在。
    但也有PS高手们持完全相反的态度,在他们看来,PS才是王道!刘俊告诉记者,PS不仅能美化照片,还原色彩,还能让人学会审美。其实在暗房里冲照片,冲印师对色彩的认识和把握就是最原始的PS,只是我们看不见,所以觉得它是真实的。而现在变成了数字暗房,大家都看得到,就认为是做假,实在有失偏颇。“除了新闻摄影外,艺术摄影就是要追求美感,怎么能不PS呢?”对于PS,刘俊力挺到底。
    更多的摄影爱好者对此抱着观望的态度。“在一些摄影杂志上,我们经常也会看到一些PS过的作品,虽然我觉得这不是纯摄影,但把它作为一种艺术去欣赏也未尝不可。摄影这门艺术,当然也可以百家争鸣嘛。”一位摄友如是说。



<
>
 
科技教育
青春风采 企管与人文
职工天地 晚霞满天 大特写
在路上 新世说 家春秋
怡情赋 吴淞口 生活秀
绿色产业    
固顶专副刊心细如发的“活地图”11-15
固顶专副刊“八十五点九”的警示09-30
推荐专副刊青春之火在平凡中闪光06-10
推荐专副刊“七一”纪念日由来06-09
普通专副刊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08-16
普通专副刊光荣退休08-16
普通专副刊《浴血新中国》讲座进入团干部课堂08-16
普通专副刊活到老,学到老08-16
普通专副刊全力当好“四种人”08-13
普通专副刊宝武环科举行党委理论学习中心组(扩大)…08-13
普通专副刊宝钢股份团委开展半年度团干部研修08-13
普通专副刊梅钢三十多名党员领导人员来到南京渡江胜…08-13
Copyright © 2017 中国宝武钢铁集团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幻睿数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