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博·家园

信息来源:宝武新闻中心 日期:2010-5-8 12:01:49 点击数:4475

                                        
                                      本报记者  王丹云

    2010年,上海。春天姗姗而至,似乎就是为了与世博会同步……
    4月30日晚,2010年上海世博会盛大揭幕、璀璨登场。在世博会开幕之际蓦然回首,涌上心头的,是一份深深的感动。
   5.28平方公里的土地,留存着钢铁的温度,承载着奋进的梦想。那浓缩了世界的和谐家园,也曾是民族工业的摇篮、几代钢铁人为之奋斗的家园。
    在“城市,让生活更美好”的世博旗帜下,城市的记忆在昔日浦钢人的脑海中,正以特殊的方式蔓延伸展……

                                     变迁———历史选择
    世博会开园前夜,陈湘庭早早守候在电视机前,浦江两岸绚烂的礼花让他的心情久久激荡……夜空中,灯光、焰火交融变幻,历史和未来在这里相遇。
    它们的第一次相遇是在2002年3月12日。那天上午,春光明媚。前来考察世博用地的国际展览局考察团,在浦钢5号码头上岸。百年来,这个原料卸货码头见证了中国近代工业的发祥与变迁,这一天,这个码头第一次靠上了豪华游艇,第一次铺上了红地毯。
    时任浦钢技术改造办公室副主任的陈湘庭就在欢迎队伍中。此后一直到上海申办2010年世博会成功的9个月间,陈湘庭已经记不清接待了多少考察团。但他和他的同事们越来越强烈地预感到:搬迁,或许要提上议事日程了。
    事实上,在不断有考察团踏上这片土地的同时,浦钢搬迁工作就已经开始酝酿:考察搬迁用地、内部结构调整、减员分流再就业……陈湘庭的那台奥林巴斯相机,记录下了老厂在最后一段岁月里的一千多个瞬间,那些瞬间也永远定格在了他的记忆里。
    ——6年前的4月28日,浦钢与上海世博土地储备中心签订框架协议,浦钢公司整体划入动迁范围,是面积最大的动迁单位,也是世博园的核心区域。就在协议签署前,陈湘庭所在的技术改造办公司刚刚更名为世博对口办公室,他们算了笔细账:共有2.1平方公里划入规划红线内,占整个世博园区规划面积的40%;岸线1747米,码头12座;需拆除90多万平方米的构筑物;涉及搬迁或处置的设备达12.5万吨……不到一个月,世博对口办公室再次更名为动迁及征地项目部,拆迁工作实质启动。
    ——5年前的6月29日,浦钢搬迁罗泾工程正式开工。这一天,细心的陈湘庭用镜头记录下了老厂的风骨、新厂的孕育。一大早,陈湘庭带着相机把老厂转了个遍:黄浦江畔的5号码头繁忙依旧,而耳畔却依稀传来它沉重的喘息;卢浦大桥下的特钢车间钢花飞溅,运输车来回穿梭,亮红色的厂房外墙已经斑驳黯淡;阳光透过已经关停的铸钢车间的顶篷投射进来,一切就像凝固并冷却了的钢水一般。中午,陈湘庭赶往罗泾参加新厂开工仪式,锣鼓、气球、鞭炮,如同凤凰涅槃,高能耗、重污染的老厂开始了低碳转身的蜕变。晚上,陈湘庭又回到老厂,夜色中的办公大楼宁静而庄严,楼顶上的倒计时牌显示:距中国2010年上海世博会还有1767天。
——4年前的7月6日,浦钢公司白莲泾码头地块和公司幼儿园地块移交世博土地储备中心。这是浦钢移交的第一批土地,那天,陈湘庭趴在幼儿园的窗台上,代表浦钢在土地交接书上签了字。那一刻,陈湘庭五味杂陈:“在浦钢工作了近三十年,看着企业经历了种种磨难之后,终于调整到了最佳状态并开始盈利……”顿了良久,陈湘庭接着说:“总共54批次的腾地交接,我都在现场,每签一次,就是和脚下这块土地的又一次告别……一开始,感情上很难接受,但从城市和企业的长远发展这个角度想,也就渐渐理解了。”4个月后的11月8日,曾号称浦东第一高度的16层办公楼在定向爆破的巨响中轰然倒下,这也标志着老厂进入了关停拆迁、调整收口的高潮。
    “在大楼爆破前,我拍了很多照片,甚至把老厂的每个路口、每栋构筑物都装进了相机。”陈湘庭还一度成了老厂的“拾荒者”:挂在正门口的公司铜牌、市政府颁发的文明单位牌匾,还有员工丢弃的安全帽、工作证、考勤卡、粮券、厂纪条例、上岗合同……“这些都是我人生中最珍贵的记忆,丢不得,也忘不掉。”陈湘庭动情地说。

                                     遗存———弥足珍贵
    老厂的“拾荒者”不止陈湘庭一个,上海油画雕塑院的黄英浩也几乎把浦钢老厂翻了个遍。行车、氧气罐、泵、管道、钢包、吊钩、巨型螺栓……一件件流淌着岁月痕迹的老物件,让黄英浩如获至宝。
    那天,记者跟随陈湘庭回老土地找他的那帮老伙计。在宝钢大舞台,巧遇正在接受上海纪实频道采访的黄英浩。意外的是,黄英浩一连叫出了好几个人的名字,“幸亏有浦钢的这些兄弟帮忙啊!”浦钢整体搬迁过程中,黄英浩经常出现在废钢堆场,一旦发现某个构件造型独特,浦钢的兄弟们就会小心翼翼地把“宝贝”从废钢堆里翻检出来。黄英浩深知,这不仅是对他的信任,也是浦钢人情感的维系,“工业文明是上海城市记忆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虽然厂子搬走了,但记忆不能切断。所以,我尽可能地在艺术雕塑中保留工业文明的元素,好让他们重回故地时,能重温过去的岁月,哪怕只是片段。”
    在宝钢大舞台周边,曾经在这片老土地上工作的人们会发现很多让人心头一热、眼前一亮的艺术造型。
    “你看,那是用炉壁冷却管焊接而成的!”
    “那些就是厚板等离子切割机下面的垫板!”
    “这是用我们生产的钢板拗成的脸谱造型!”
    “这个人行道是用原先轧钢车间铺地坪的生铁板铺的,永远都不会锈的呢!”
    老伙计们你一言,我一语,眼里满是惊喜和兴奋。
    “这些兄弟还给我留了一件宝贝,”被遗忘在老厂角角落落的这些朴素却有着艺术家都想象不出的艺术构造的东西,在黄英浩眼里魅力无穷,“那是一台‘二战’后德国赔偿给中国的铆钉行车,我怀疑世界上绝无仅有了!”
    美轮美奂的世博园里,工业的力量之美与艺术的精致之美在这里碰撞,使我们得以温情地回望历史。除了废旧构件,一些老厂房也被一种创造性的方式保护了下来。
    最老的建筑是1930年建造的和兴仓库。那是一栋3层的建筑,为了支撑方便,柱子全部采用的是伞状结构。如今,历经沧桑的它被包围在世博广场的绿地草坡中,成为庆典广场上重要的辅助建筑,用来布置开幕式盛典的部分道具就存放在这个老仓库里。
    走在世博园区,“宝钢大舞台”会在不经意间闯进你的视线。从室外延伸至内部的绿化和水系,覆盖屋顶的“草毯”,3500座剧场式、开敞式的观演空间,让人无法想象那曾经是冶炼特种钢的浦钢特钢车间。
    曾经的上海“一号工程”、被称为“都市舰艇”的厚板厂,是浦钢最后关停的生产车间。“这个厂是我们浦钢单体建筑面积最大的厂房,相当于世界最大航空母舰的2.5倍长。它也是我们浦钢效益最好的厂,关停那会儿,一个月能干一个亿呢!”老伙计们告诉记者。而今,它粗犷高大的混凝土立柱、结实挺拔的钢筋铁骨都被保留了下来,成为洋溢着热情、奔放的中南美洲联合馆和24小时不停“流”的世博物流中心,老建筑的青春不可遏制地涌出来。
    得以保存的还有厚板综合楼,这里的库房、浴室、更衣楼经过翻新,成了日夜灯火通明的世博现场办公楼;5号码头保留下了两台塔吊。世博园区内,人们还保留了一些浦钢人熟悉的路名:上钢路、雪野路、洪山路……
    日夜奔腾的黄浦江注视着这里曾经的主人渐行渐远的身影。淡出的是背影,留下的却是珍贵记忆。它将铭刻在几代钢铁人的记忆里,而历史还将在这里沧海桑田般地延续、前行……
                                     
                                      履新———不辱使命
    “书记,到此三个星期,临时党委已经成立并开展工作,各支部也已成立……”这条共有133个字的长“短信”,是浦钢公司管理服务中心副主任、宝钢赴世博党务工作者全萍生发给党委书记朱桦的。
    和全萍生一样,在宝钢26位赴世博党务工作者中,因为建设世博离开这里,又因为服务世博回到这里的,还有五钢公司组织部高级主管、主题馆部党务干部陈希尧,宝钢发展企业文化部业务高级经理、非洲联合馆管理部党务干部兼团委书记熊文敏。
    3月12日进世博园区报到那天,是他们离开这里近四年后第一次“回家”。“我算‘老土地’了,可原先工作的地方一点痕迹都没有了。” 1976年进厂的全萍生当过工人,做过党务干部,也参与过减员分流与再就业工作,老厂的甜酸苦辣都经历过。“从长远来讲,如果城市不能向前发展,企业和个人就都不可能发展,这块土地的变化也折射着城市的变化。”
    回到老土地,56岁的全萍生和年轻人一样,进入了只有上班时间、没有下班时间的超负荷状态。他所在的绿地公园片区部,覆盖从后滩公园、世博公园一直到白莲泾公园的绿化区域。因为世博会盛大的开幕式大型灯光喷泉焰火表演将在这片区域进行,全萍生忙得没了白天黑夜,“这一个多月,只休息过一天半,最‘结棍’的一次30来个小时只睡了2小时。” 开幕式前,要搭建庆典广场和世博中心的媒体台,要设置临时指示牌,要摆放6000多张凳子,就连厕所怎么设置都得考虑周到;开幕式后,要连夜撤掉广场上的凳子,要将布置在黄浦江的光源全部撤出……5月1日中午,记者拨通全萍生电话时,他刚刚回到家,“昨晚忙到凌晨2点半,我已经几天没回家了。”
    世博会开幕在即,重任在肩的宝钢赴世博党务工作者们,分秒必争地与时间进行着赛跑。熊文敏家住宝山,每天早上六点多就得出门,拼命挤上1号线还得中途换乘同样拥挤不堪的8号线,到达园区要用将近3个小时。时间变得尤为宝贵,熊文敏一边熟悉环境,协助临时党委推进组织覆盖和组织关系的“无缝衔接”,一边储备知识、暗暗蓄力,以胜任非洲馆的讲解工作,为184天的“实战”做好充足准备。
    这份高涨的激情,或多或少来源于这块哺育她成长的土地。6年前,熊文敏到浦钢制造部工作时,在浦钢16层大楼的4楼办公,后来任浦钢团委兼职干事、团委副书记的时候,搬到了13楼,“我是老厂最后撤退的一批人,现在能有机会回到这里服务世博,真的很开心,开心得感觉不到累。”本来,熊文敏计划在世博之年添一个世博宝宝,现在也不得不推迟了,“我们这一生遇到世博,只有这一次,牺牲什么都是值得的。”她云淡风轻地说。
    正是这样一种不辱使命的责任感,在无声中令人感动。快60岁的陈希尧要适应这样的工作节奏,实在是一件很吃力的事。在这里,陈希尧有一种亲切感,“1968年进三厂的时候,我才16岁,连煤铲都拿不动,老师傅们都叫我‘小萝卜头’。一晃四十多年过去了,这次是我职业生涯中最后一场大战了。”临时党委的工作人员来自四面八方,人员流动性大,党员情况必须一个个摸底,就连打字也得自己干,“这些对我们老企业的老同志来说,很难一下子适应,但这里又不可能给我们时间适应,我就把它看成了一场战役,为荣誉而战,为宝钢而战!”
    上海世博会惊艳登场,令世人惊叹!而在这片土地上书写过辉煌的钢铁人,还在续写着新的篇章……

                                    见证———华丽转身
    “即使没有世博会,老浦钢也是迟早要搬的。”原中厚板分公司党委书记朱桦在这片土地上耕耘了36个春秋,“那里倾注了我全部的青春。当年,能进三厂是一件很幸运的事,蓝色的工作服是上海滩最‘扎台型’的‘时装’。到市里开会,请‘三老板’发言是少不了的。”
    但是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卢浦大桥两侧庞大的工业基地成为上海这个国际化都市的一块旧疤。工艺落后、污染严重的老厂区,被称为城市里的“锈带”,而2010年世博会则加速了这一轮新陈代谢,使“锈带”在短短几年内变成了“秀带”。
    “浦钢人的恋土情节很深,内心一直有一个钢铁梦。老厂的关停搬迁,涉及到了每个人的具体利益,我们的干部员工胸怀大局意识,很好地处理了实现钢铁梦与实现世博梦之间的矛盾。应该说,我们比谁都希望这届世博会精彩、成功、难忘!”每天上下班,朱桦总会路过世博园区,在高架上远远看上一眼,那里的变化让人从心底荡漾起自豪,一切的付出都将是值得的,因为我们的“阵痛”为城市换来了让生活更美好的明天。
相比朱书记,曹国庆他们这帮“搞电”的老浦钢就有眼福得多了。
    “那时候,老厂是边生产边腾地,每移交一块土地,拆房队、运输队、施工队就马上开进来了,要开工首先就得有电。”老曹是当时浦钢能源部的供电调度长,他和这帮“搞电”的老伙计,一边保证企业的正常生产,一边为世博园区的清理和建设提供电力支撑。
    老厂搬迁时,老曹他们都已年过五十,学历也不够罗泾新厂的要求。大伙儿就索性留在了这块老土地,承担起了园区供电系统的运行维护和能源介质的平衡工作。别看他们学历不高,可都是老厂的宝。
    “咱们留下的这十个人都是厂里的骨干,最起码也是个组长。”曹国庆很是自豪,“老厂16层办公楼顶的那块世博会倒计时牌就是我们通的电,那天正好距离2010年上海世博会开幕还有2010天。”世博园区因为施工单位多,所以管理难度很大,老曹说,“地下电缆老是被挖断,有时候半夜都得进来抢修,好在我们经验丰富,无论是老厂关停收口阶段,还是园区建设期间,从没有发生过一起人为事故。”老曹现在的身份是世博村10千伏变电站的站长,“我们世博村3万5千伏变电站、世博文化中心变电站和世博中心变电站的站长,都是老浦钢的人。”
    “这里哪儿有电缆,哪儿是风管,地下水管埋在哪儿,我们都知道,就跟‘活地图’一样!”高强身是他们家的第三代浦钢人,“我爷爷在电炉,父亲在平炉,我出生在三厂职工医院,小学、初中都是在三厂子弟学校念的。”生在这里,长在这里,工作在这里,高强身熟悉厂里的每一个角落,帮助黄英浩找到那部德国铆钉行车的,就是这个做了30多年电气施工和设备点检的高强身,“我的工作就是全厂跑,那部行车早不用了,没几个人知道它在哪儿,我知道!”因为现场熟、手艺好,这帮“搞电”的在园区名气很响,口碑也很好,高强身得意地说,“园区里搞能源介质的,都知道我们是老浦钢的,有点什么处理不了的问题,就喜欢找我们帮忙。”
    世博园建设初期,现场条件非常艰苦,到处是碎石瓦砾,一下雨泥泞不堪,园内连生活用水也没有。整整两年半,老伙计们都是提着水杯和午饭步行进去的。“我们这些人在这里三四十年了,觉悟还是挺高的。尽管关停的时候很舍不得,但看着这里变得像花园一样,心里老开心咯!”
    虽说这里已经彻底变了样,但老曹他们绝对不会迷失方向。记者跟着他们寻找浦钢办公楼原址,一会儿就精确定了位:上钢中路以东50米、上南路以北60多米就是自力更生广场,大楼就在广场上,正好在现在的世博轴上。如今,他们曾经工作的第二变电站原址盖起了加勒比海联合馆,第三变电站的地方建起了太平洋联合馆,第五变电站原址是巴西馆,第十水泵房的位置现在则成了美国馆……

世博园核心区域新旧对比    海国云 摄

浦钢原址老照片

上钢社区雪野三村拆迁前    陈湘庭  摄

如今焕然一新的世博园区刘海华  摄

宝钢大舞台一侧草坪上的钢雕来自浦钢废旧设备构件。

浦钢生产的钢板拗成的脸谱造型。 


老伙计们在老工地上重温过去的岁月。 

 
陈湘庭珍藏的公司铜牌、安全帽等老厂纪念物。

  
黄浦江畔繁忙的浦钢5号码头   陈湘庭 摄


浦钢特钢车间   陈湘庭 摄


已经关停的铸钢车间    陈湘庭 摄


浦钢搬迁罗泾工程开工仪式   陈湘庭 摄


浦钢办公大楼上的世博会倒计时牌   陈湘庭 摄

璀璨的世博园区夜景                           陆非然 摄


世博园区西班牙馆所在地原为浦钢运输公司   海国云 摄


宝钢赴世博党务工作者陈希尧(左二)在主题馆外协调工作     王丹云  摄


宝钢大舞台外景     王丹云  摄


宝钢大舞台前身为浦钢特钢车间    海国云 摄


“搞电”的老浦钢们在巴西馆前留影,那里曾经是他们工作的浦钢第五变电站。  张雪祥  摄


原浦钢厚板厂被保留了下来,现已改建为中南美洲联合馆。  王丹云  摄
 


 



 


<
>
 
科技教育
青春风采 企管与人文
职工天地 晚霞满天 大特写
在路上 新世说 家春秋
怡情赋 吴淞口 生活秀
绿色产业    
固顶专副刊心细如发的“活地图”11-15
固顶专副刊“八十五点九”的警示09-30
推荐专副刊青春之火在平凡中闪光06-10
推荐专副刊“七一”纪念日由来06-09
普通专副刊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08-16
普通专副刊光荣退休08-16
普通专副刊《浴血新中国》讲座进入团干部课堂08-16
普通专副刊活到老,学到老08-16
普通专副刊全力当好“四种人”08-13
普通专副刊宝武环科举行党委理论学习中心组(扩大)…08-13
普通专副刊宝钢股份团委开展半年度团干部研修08-13
普通专副刊梅钢三十多名党员领导人员来到南京渡江胜…08-13
Copyright © 2017 中国宝武钢铁集团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幻睿数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