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你还去图书馆吗

信息来源:宝武新闻中心 日期:2010-4-18 9:03:18 点击数:4486

                                         本报记者  夏  玮
    “卫德诺图书馆就是哈佛,哈佛就是卫德诺图书馆”——这是一个世纪之前,哈佛留学生林语堂先生眼中的哈佛图书馆。可见,在传统知识分子的心中,图书馆始终是一个神圣的领地,一个传承科技、文化、思想的殿堂。
    但是,我们必须看到,随着信息化的快速发展,如今习惯于上图书馆的人似乎越来越少了。今天,你还会去图书馆吗?如果不去图书馆的话,你选择何种阅读方式?在4月23日“世界读书日”来临之际,让我们一起来关注图书馆这个话题。

    宝钢内部有不少大大小小的图书馆,它们各具特色、各有所长。在这里,只要有心,总能找到一本让你不忍释卷的书。
                                          盘点钢城特色图书馆
宝钢课程馆
    因隶属于宝钢人才开发院,这家图书馆成了人才开发院老师的“智库”,但它也对宝钢员工开放。该馆拥有管理、技术、社科人文类图书20余万册。在宝钢,它算是社科人文类图书最齐全的图书馆了。尤为值得一提的是,该馆所藏的宝钢文献具有珍贵的史料价值。据说近年来随着宝钢的发展,该馆承担了杂志编纂、课程开发、宝钢文献收集等工作,而图书借阅不再是其主要业务。因信息化的发展、员工生活节奏加快等原因,这里高质量的馆藏图书,也越来越寂寞。为了给员工提供更为便捷的服务,该馆最近为部分宝钢股份的读者办理了一张上海图书馆电子借阅卡。
研究院科技图书馆
    这是一个以冶金及其相关领域书刊、资料为核心的专业图书馆,是宝钢最好的科技书刊、资料服务中心,约7000平方米,馆藏各类科技书籍12万册,订阅中外文期刊1100余种。近年来,该馆开发了“宝钢信息资源集成系统”,建立了“世界钢铁厂”和“汽车板”等多种实用数据库,还自建了汽车板、钢铁快讯、钢厂技术经济指标、冶金信息、钢厂概况等数据库。该馆拥有良好的馆际互借服务,通过全国冶金文献协作网及上海市文献资源共享协作网提供资料互查、互借等服务,还能联机检索国外冶金信息,提供冶金专业课题的查新服务,能索取各类文献的原文资料。
月浦单宿青年阅览室
    这家小型图书馆位于月浦青年单宿,由宝钢股份团委主办,被宝钢股份青年亲切地称为“我们的文化家园”。要说藏书量,这儿并不大,只有上万册,但品种很多,很跟潮流,很适合青年的阅读口味。这儿有热销的文化、励志类书籍,以及时尚、时事、电脑、英语类期刊。难怪每天傍晚,这小小的空间里都灯火通明、座无虚席。“随手翻阅几本书,便能获得很多信息。当然,这儿也有可供精读的专业杂志。还有一种感觉,是别处所没有的,那就是如家般的温馨。”80后员工小赵说。
宝信软件公司图书馆
    这是宝信软件公司内部的一个“沙龙式”图书馆,拥有宝山、张江两个分馆。藏书虽然不算太多,仅数千册而已,却涵盖人文历史、经济管理、励志传记等各类经典和新品图书,而且人气也很旺。自从有了自己的图书馆,宝信员工的阅读兴趣越来越浓厚,不但读,而且动手写读书笔记。最近,宝信团委专门在内部网站上开设了“三味书屋”读书专栏,进行互动式交流。开辟头一个月,点击量即达到7000余人次。宝信员工说,有了自己的图书馆,阅读面不知不觉中扩大了,人生的视野开阔了,生命的境界也得到了提升。

    图书馆的公共性、非赢利性,以及它面对所有公众的平等和自由,都构成了一种成熟的现代文明,构成了现代人的精神资源。
                                       爱上图书馆的N种理由
    从事管理的成先生,始终是宝钢课程馆的忠实读者。他说:“十年前,我就经常去那儿借书,那儿有不少精彩的社科人文类图书。现在,我有空还会去那里借书,很多新出版的图书这里都能找到。想想真是个好地方,可惜读者不是很多,可惜了那么好的资源。”《问史》、《问学》、《听傅老师讲庄子》……成先生摩挲着崭新的书页,向记者展示他从宝钢课程馆借来的图书。
    宝钢党团读书会成员、党校青年教师小高,因“近水楼台”之便,是宝钢课程馆的常客。不管是日常备课、自我充电,还是遣兴怡情,小高都会选择去课程馆。最近,党团读书会举办了几次读鲁迅作品、学鲁迅精神的座谈。小高发现,课程馆里鲁迅的书很经典、很齐全,他在课程馆翻遍了与鲁迅有关的书籍,并作了详细的书目介绍和笔记,推荐给读书会的年轻人。
    宝钢研究院李先生表示,他和同事们都喜欢到宝钢科技图书馆借书、查资料。虽说如今有了网络,了解信息的渠道更畅通了,但李先生觉得图书馆所提供的服务更为专业。李先生和同事们都认为,研究院科技图书馆的服务方式、服务能力在近十年里得到了明显的提高,它的服务范围也因网络而得到了扩大,比如数字图书馆、电子全文传递、虚拟参考咨询等,信息技术使公众能更便捷地享用图书馆。“虽然,图书馆里借书和看书的人看起来并不多,但实际上通过网络来使用图书馆的读者却增多了。”李先生说。
    李先生告诉记者,近年来,美国一些大学图书馆用于购置数字资源的经费比重在不断上升。在某些研究领域,数字化资源越来越多成为研究信息的来源,传统的文献型资料信息使用率比以往要低。
    “别小看这借书还书,它启迪了民智、传承了文明。我觉得,图书馆是城市文明程度的一种标志,图书馆的公共性、非赢利性,以及它面对所有公众的平等和自由,都构成了一种成熟的现代文明,构成了现代人的精神资源。而我们,也想通过建构我们的宝信图书馆,来实现我们心中小小的文化理想。”宝信软件公司一名团干部如是说。宝钢课程馆的一名工作人员表示,虽然如今是网络时代,图书馆的魅力下降了。但他总觉得图书馆依旧有着殿堂般的神圣感。特别是图书馆所藏的一些历史书刊、文献资料,除了文字价值,还有文物价值和艺术价值。比如人才开发院的课程馆所收藏的宝钢文献资料,应该说是独一无二的,作为工作人员他感到很自豪。


                                        图书馆之外的阅读方式
   在图书馆之外,你会选择哪种阅读方式?你经常买书吗?你读电子书还是纸质书?在电脑上读还是在手机上读?网络的普及、信息的高速传递以及生活的快节奏化,使我们的阅读有了更多元的形态。
                                         买书比借书更方便
    “在借书和买书之间,我想大多数人都和我一样,会选择买书,因为更为方便快捷吧。”从事销售工作的郑先生一直习惯在卓越、当当等网上书店买书,可免去舟车劳顿,可节省时间——“最新的书籍网上都有介绍,而且内容介绍得很详细,连目录和文摘都有。选中自己心仪的图书,登录、下订单,两三天后就能拿到书了。”这样,郑先生便很少进书店了。对于“网络挤走了阅读时间”的说法,郑先生表示反对。他说恰恰相反,正是网络扩大了自己的阅读视界,知道天下有这么多好书,从而养成了读书的习惯。现在,郑先生和几个年轻的同事,差不多每周都会上网了解新书信息。只要轻击鼠标,管理营销、人文经典、流行小说等各类图书资讯便尽收眼底。
    50多岁的韩先生依稀记得自己最后几次借书,是在若干年以前。那时他的办公室在果园单宿附近,可以利用午休去果园图书室看看书刊杂志。韩先生爱舞文弄墨,故而家中藏书也不算少,《鲁迅全集》等中外名著、各类工具书是必备的。“最舒心的时刻,就是晚上回家坐在灯下读书。经典需反复读,工具书又需常翻阅,借来的总归心里不踏实。而且,现在工作忙,没时间去图书馆,要看书的话就去附近的书店买几本。”韩先生说。
                                       电子书与纸质书的博弈
    随着信息大量地“被数字化”,一册在手不再是惟一的阅读方式,电子阅读于近年来异军突起。起点中文网、书生读吧、潇湘书院、豆丁网……这些或免费或付费的网站,为数字阅读提供了丰富的文字资源。
    “周末,我爱在起点中文网上阅读付费小说,几元钱可消磨一天。我迷恋情节紧张、推理性强的故事情节,虽然这类书读过就忘了,但不失为缓解工作压力的好方法。不过,电子阅读确实很方便,也很低碳。随身带一个笔记本,随时可以找到任何想读的内容,从科技、管理、财经到艺术、人文……有些精彩博文读起来感觉也不亚于正式出版物。”80后员工小赵说。小赵的同事小王则喜欢在MP4上看电子书,不仅特制的屏幕不伤眼睛,亦方便携带,甚至可以听书,太方便啦!当然,无论是MP4还是电子阅读器,目前的图书资源不够多,远非图书馆可比,且书目的选择亦较为单一。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在一些专业人士眼中,网上的资料并不完全准确,可信度远不如正规图书和辞典。几名人才开发院的老师表示,有时发现网上的一些经典内容竟是错的,经反复转贴,成了以讹传讹。因此,备课、做学问不敢随便用网上的资料,还是要去图书馆找书。毕竟纸质图书有出版社严格把关。
    人才开发院一名70后教师表示,自己还是喜欢纸质书籍,这源于学生时代养成的习惯。一灯荧然,一卷在手,边读边随手记下心得、感悟。在这种特殊的情境之下,思维很容易被激活。而电子书始终有一种冷冰冰的隔膜感,而且易造成视觉疲劳。况且,对于纸质书可以挑选自己喜爱的出版社和版本,而数字化令读书人丧失了这一小小乐趣。
                                          深阅读与浅阅读的共存
    面对信息化带来的海量文字,便有了“深阅读”和“浅阅读”之说。何谓深阅读?何谓浅阅读?
    宝钢研究院研究员张先生认为,深阅读即面对经典著作作学习、研究式的阅读,必须静心凝神、孜孜以求,深阅读提升人的理性能力;而电子阅读只能是浅阅读,它适合浏览海量信息。为了保持“深阅读”,张先生经常去研究院科技图书馆借书,也经常买书;为了维持一定量的“浅阅读”,张先生每天浏览国内外专业网站。
    “我不认为阅读纸质书是深阅读,阅读电子书就是浅阅读。”这是宝钢股份新员工小王的观点。大四那年,小王拥有了一个汉王电子阅读器。闲暇时间,学工科出身的小王便在阅读器上自修“国学”。从此,不论是四书五经,还是唐诗宋词,都不再遥远。“没时间读书?鲁迅说时间是挤出来的。现在,不论是坐地铁,还是等人,一天所有无聊的片刻,都可用来研读经典。”小王说。是电子书,引领着小王开始了“深阅读”之旅。
    也许,阅读之深浅并不仅仅取决于文字的载体。古代的岩石、甲骨、竹简,现代的纸张、光盘、电子荧屏,对文字而言它们又有何本质区别?难道是信息化和网络,阻碍了我们的深阅读?并不是。在古代,一牛车竹简所承载的文字量远远比不上如今一个小小的芯片。阅读之深浅,在于所选择的内容——“读史使人明智,读诗使人灵秀,数学使人周密,科学使人深刻,伦理使人庄重,逻辑修辞使人善辩”(培根),在于方法——“读书之法,在循序而渐进,读而精思” (朱熹)。

采访手记
                                在不远的未来,图书馆将会变成什么样子?
    几名80后员工如此描述:只要一个电话,即便你需要的图书远在纽约,也能很快来到你手上。从图书馆借了书,快到期了,你走在路上,路边有一只邮筒,随手把书丢进去,还书程序也就完成了。在专业人士看来,这完全可能。
    因此,不必担心科技和信息化阻隔了我们与图书馆的距离。总有一天,它们又会使我们与图书馆越来越近。


<
>
 
科技教育
青春风采 企管与人文
职工天地 晚霞满天 大特写
在路上 新世说 家春秋
怡情赋 吴淞口 生活秀
绿色产业    
固顶专副刊心细如发的“活地图”11-15
固顶专副刊“八十五点九”的警示09-30
推荐专副刊青春之火在平凡中闪光06-10
推荐专副刊“七一”纪念日由来06-09
普通专副刊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08-16
普通专副刊光荣退休08-16
普通专副刊《浴血新中国》讲座进入团干部课堂08-16
普通专副刊活到老,学到老08-16
普通专副刊全力当好“四种人”08-13
普通专副刊宝武环科举行党委理论学习中心组(扩大)…08-13
普通专副刊宝钢股份团委开展半年度团干部研修08-13
普通专副刊梅钢三十多名党员领导人员来到南京渡江胜…08-13
Copyright © 2017 中国宝武钢铁集团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幻睿数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