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一位睿智老人的对话

信息来源:宝武新闻中心 日期:2010-1-30 12:59:58 点击数:3955

                              ——访刚刚卸任的振华重工原总裁管彤贤
                                         本报记者  王丹云
    振华重工是一个富有传奇色彩的企业,因为它有一位神奇的创始人——管彤贤。
管彤贤为人低调,不事张扬。如果他不是在59岁即将退休时毅然下海创立振华港机,如果他不是创造了市场占有率78%、人员流失率为零的振华奇迹,如果不是振华人公开向CNN辱华言论叫板,如果不是振华人奋起反抗索马里海盗,如果……恐怕不会有太多的人知道这位年逾古稀的老人,我们也不会产生将他的故事介绍给宝钢人的冲动。
    这是一个怎样的企业家?他的创业激情从何而来?用什么样的文化凝聚了员工、壮大了企业?于今天的宝钢有着怎样的借鉴和启示?
    就在我们多方努力,期待采访这位传奇人物时,传来了“管彤贤传奇谢幕”的消息。
    不愿就此放弃。精诚所至,加之海上知名媒体人的帮助,终于,我们与炙手可热而又刚刚卸任的睿智老人管彤贤有了一次难得的对话。其间,有多个请求采访的电话,都被老人婉拒了。

                                   “蜗居”在行政办的工作狂
    记者:振华的管理层都和你一样,没有独立的办公室吗?
    管彤贤:对。他们比我还艰苦一点,因为他们要主管一块业务。
    采访管彤贤,很大程度上是为了求证。比如他的“办公室”。
    “既没有宽大的办公桌,也没有真皮的老板椅,还堆着各种文件、资料甚至杂物”;
    “所有的来访者走过行政办公室一张又一张办公桌形成的窄窄的‘夹弄’,再走过两侧书橱形成的间隔,连门都不要敲——因为没有门——就看见了管彤贤”……
     ——这是众多媒体描述的一个世界级机械巨头的总裁的办公室。
    那天,我们是和一位为管彤贤送书的员工一起走进这间办公室的。一下子挤进这么多人,屋子愈加拥挤了。贵为全球知名企业的老总,没有自己单独的办公室,而是挤在行政人员办公室的最末端。那里,真正属于这位总裁的空间大概只有10个平方。
     秘书——振华从来不设专职秘书,相关工作由行政办负责——将厚厚一摞书轻轻放下。书,是这里的主打:桌上、地上、柜子里……内部的陈设亦简单得不能简单:除了办公桌椅,就是一张会客的方桌。办公室里最大的物件就是那个地球仪,看着它,我们仿佛看到这位老人凝神思索全球布局的样子,仿佛这10个平方能容下整个世界。
    和管彤贤一样与员工“蜗居”一室的,还有他的副总们。“他们比我还艰苦一点,因为他们要主管一块业务。”管彤贤告诉我们,在振华,副总不是一个特设的层级,全都兼任着一个部门的负责人。
    在管彤贤看来,“蜗居”并没有什么寒碜的。只要能赢得时间、效率、市场,一切都是值得的。简单而拥挤的办公室,给振华人以力量,保持创业时的激情。“我们啊,一直处在风雨飘摇中,逼得我们非得往前走。”尽管他领导的这个企业始终保持着25%-30%的增速,但管彤贤从来不敢乐观,“市场经济就是过剩的经济、竞争的经济,所以企业第一个要抓的就是市场,市场推动你改革,市场促进你创新,振华就是这样走过来的。”
    就是这个18年前连生产车间都没有的小作坊,先后击败了日本和韩国的全球知名企业以及欧洲、美洲的老牌制造商。78%的全球市场占有率,竟然没有一个国家提起反倾销。对此,管彤贤的回答非常实在:“因为他们自己做不了,也吃不起这个苦。”
    这确实不是人人都吃得起的苦。一个70多岁的老人,每周工作六天,每天早上七点半上班,常常工作到深夜。老人说,他办公桌上的文件从来不过夜,因为市场瞬息万变,不敢怠慢。然而,管彤贤本人却并不觉得苦,因为他热爱振华的事业、拼命想多做事,甚至可以让自己蜗居在公司宿舍18年。退休前,公司给管彤贤买了一套二手房。马上搬家了,可老人连房子在哪儿都说不上来,呵呵一笑说:“在我的概念里,有房没房没关系,有地儿住就可以了。”
    同样是房子,对职工的住房问题,管彤贤从不马虎。工作满三年给25万到30万元的无息贷款,或每月1000元的租房补贴;公司还拿出了几百套30多平米的过渡房,作为员工新婚用房;振华在长兴岛制造基地的几万农民工,住的是有空调有彩电能洗澡的“标房”,让大伙儿把心留在了振华。

                                     年薪不及部下的总裁
    记者:听说您的年薪也就三十来万,收入在企业里排不上“前茅”?
    管彤贤:领导总得做点牺牲,不好多拿。简单一句话,差别不能大。
    见到管彤贤的一霎那,所有想求证的东西似乎都有了答案。于是,求证变成了求解。
    是的,一个对财富没有太多概念的人,也许真的不会对年薪很在意。我们好奇的是,总裁只拿三十几万,那么,他的管理团队呢?他的员工呢?
    “我的工资不高,不代表其他人不高。”管彤贤毫不忌讳。有一组数据:2008年,管彤贤的年薪为35万元,而他手下14个副总裁中,有13人的年薪高于他,最高者比他多8万元。
    英雄不问出处,这是振华重工的用人标准。只要有能力,有业绩,就可以拿高薪。每年创出的重大科技成果,设百万元大奖;三年一度的“振华功臣”评选,不问职位高低、学历深浅、年龄大小,只问贡献大小,得奖者每人一枚重100克的纯金金牌,两次被评上的,退休后享受在岗时一样的薪酬待遇;提拔公司骨干、选拔领军人才,首先考察的是有没有在一线锻炼过,哪怕博士和海归;对新进大学生工资实行“581”政策,即头年5000元,第二年8000元,第三年1万元,拿不到就是本人工作能力有问题;已到退休年龄的,只要技术好、能一口气爬到起重机顶端,就能继续留用;中专生甚至农民工,只要努力学习,也能成为技术骨干。
    企业里最复杂、最敏感的薪酬问题,管彤贤回答得简单而又干脆,一如振华并不繁杂的考核体系,“我们的薪酬除基本工资外,还有职务和专长津贴、特殊津贴、奖金和加班费,奖金由员工所在部门的一把手说了算,部门一把手的奖金我说了算。事实上,有三个指标是用不着说的,一个是出勤率,第二个是有没有重大事故,第三个就是平常表现。我们不主张老是评比,评很麻烦,是非很多,你领导放公平了就可以了,老评哪受得了啊!往往是越评越不平。”
    那又怎么保证公平公正呢?管彤贤的回答更干脆:“薪酬从来都是不公平的,但从领导角度讲,应力求公平,同时自己总得做点牺牲,不好多拿。简单一句话,差别不能大。”振华重工拥有4000名管理和专业技术人员,人均月收入超万元,但高的和低的差不了三倍。收入差距不能太大,这似乎也是西方企业的共识。
    管彤贤简单的薪酬模式,吸引了人才,也留住了人才,更营造了和谐宽松的企业氛围。

                                    能讨论托洛茨基的企业家
    记者:都说企业的竞争最终都是文化的竞争,究竟什么是文化?
    管彤贤:文化是一种凝聚力,文化是一种无声的命令,它在企业是一种秩序。
    59岁,放弃即将退休的安逸生活,重新出发;18年,不为名不为利,只为理想。在管彤贤身上,我们可以看到理想主义的光芒。帮助我们与管总牵线搭桥的海上知名媒体人感叹:“我采访过多少企业的老总,管总是最有个性、最特别的,是能够和你讨论托洛茨基的企业家。”
    振华的高管层中,每人手中都有管彤贤赠送的《中国通史》、《话说中国》、《影响世界进程丛书》等;公司白领每年报销800元书费,有行政职务的1000元。管彤贤经常说:企业没有抱负不能长久,人没有抱负没有出息。
    振华从诞生之日起就立下抱负:世界上凡是有集装箱港口,就要有振华制造的集装箱起重机!说这句话的时候,国内市场是国际集装箱岸桥生产商一统天下,振华还没有一台码头机械设备进入国际市场。很多人不信,可振华人相信。管彤贤说:这就是我们企业的目标和文化。
    说到文化,总觉得那是看不见、摸不着的玩意儿。但管彤贤让振华人都看到了,摸到了。“欧洲门户”荷兰鹿特丹港的集装箱自动化码头是世界上最先进、规模最大的码头,年吞吐量达230万标准箱,76台自动化设备全部由振华重工建造;宝岛台湾近10年来没再买过日韩的港口起重机,就连以保守著称的日本、韩国,码头新设备也几乎都是振华的……
    产品覆盖74个国家和地区,市场占据78%的绝对优势,使振华人的民族自豪感油然而生。“文化的形成必定有民族色彩,振华的目标是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是我们文化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
    振华人有着中国人的赤子情怀。CNN主持人卡弗蒂辱华事件发生后,一封署名为“上海振华港口机械(集团)股份有限公司4万职工”的公开信,随即在振华网站首页刊登,警告“CNN,如果敢再次叫嚣中国产品是‘垃圾’,我们会立即在美国请律师以诽谤罪起诉他们”!振华港机成为当时第一个向CNN公开叫板的中国企业。2008年底,“振华四号”轮在途经亚丁湾水域时遭武装海盗袭击,振华人冒着生命威胁,用最简陋的燃烧瓶与拿着自动步枪和火箭筒的海盗勇敢对抗,保护了船员生命和船舶财产安全。这一壮举,一时间成为世界舆论的焦点。
    这就是文化。“文化是一种凝聚力,文化是一种无声的命令。”管彤贤拿中国人学外文打了个比方,“有人问我,怎么叫把外国话学会了呢?我说把文法忘了就学会了,就像中国人说话是从来不学文法的。从这个意义上讲,文化和文法一样,它在企业是一种被认同的习惯和秩序。当然,文化必须是伴随企业从无到有、从小到大慢慢形成的,没一定时间、没一定规模不行。”

                                      喜欢米老鼠的可爱老头
    记者:你给后人留了很大压力,他们要赶超你,非常不容易。
    管彤贤:人哪,就像庙里的菩萨,这菩萨出了庙就是一滩泥!
    采访时间有限,我们只按下了一张管彤贤接受采访的照片。照片上,管彤贤的背后,是一张大幅的米老鼠的张贴画。忽然发现,面前的管彤贤是个可爱的老头,笑容很卡通,说话很艺术。
    振华重工是宝钢的战略用户,我们很想知道管彤贤眼中的宝钢。“振华的成功很难复制,宝钢太大了,不是一般的方法可以管理的。”低调的管彤贤艺术地打着“太极”,还不时地开一些小小的玩笑,“我去过宝钢很多次,上一次去还是两年前了,可惜没有机会和你们见面。”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忽然想起3年多前,我们在汉堡采访宝钢海外事业时,恰逢全国政协副主席徐匡迪率领参加中欧峰会的国内企业界巨头访问宝欧公司。当年我摄下的那张合影里会不会有管彤贤?翻出那张照片,不用仔细辨认,前排那个带着大黑框眼睛的正是管彤贤,脸上绽放着招牌式的卡通笑容。汉堡是中欧贸易的枢纽,拥有德国最大、最现代化的港口。码头上,印着“ZPMC”标志的大型机械设备让众多往来商客抬头仰视。
    “管总,你现在把振华做得那么大了……”问话刚出口,管彤贤就把记者的话掐断了:“这是一种罪过啊!”管彤贤不愿过多地谈论自己,总是把成绩归于机遇,把辉煌归于员工,“振华的发展有一个机遇在里面,就如同宝钢的诞生,也有机遇在里面一样。”
    1992年振华成立之时,恰逢国际上掀起“超巴拿马”浪潮——码头扩建、航道挖深、船舶大型化,造就了旺盛的大型机械市场需要。“振华港机抓住了机遇,一边做一边学一边创新,直到把港机业务做到了全球最大。本来想把步子放得再大一点,没想到遇到了金融海啸。”好在振华未雨绸缪,早在几年前就开始在海上重工市场开辟新的战场,使振华在这次危机中仍然保持了25%的增长。
    “金融海啸造成的影响,不会在短时间内消除,所以,振华这两年创下的纪录可能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都不会有了,还给后人留下了很大的压力。”管彤贤对荣誉看得很透彻,“人哪,就像庙里的菩萨,这菩萨出了庙就是一滩泥!77岁,该知进退了,让年轻人去闯吧……”即将离开这个舞台的管彤贤能否适应退休后的生活?管彤贤顽皮一笑:“我还没到完全松下来的时候,现在我每天都在学习电脑,哈哈……”
    “您的经历很传奇,退休后会写书吗?”我们追问。“不会。”管彤贤回答得很坚决:“一个是没能力写,也没这文采,再一个呢,书很多都是说假的。有道是‘述而不作’,比如明史是清朝修的,清史是民国修的,当代人不修史,这比较客观。现在很多人写书是为美化自己,没多大意义。”
    不管当代人如何美化,振华的辉煌不容质疑,神奇人物管彤贤也将与振华的辉煌一起,载入民族工业的史册。


链接
管彤贤
     上世纪五十年代被打成右派。文革后在交通部水运司、中港总公司等部门任职。 1992年以59岁高龄来到上海浦东创业,从100万美元资产起步,闯出世界知名品牌“ZPMC”。如今,振华重工已进入74个国家和地区的120多个港口,占据全球港机市场78%的份额。2009年末,管彤贤卸甲归田。


<
>
 
科技教育
青春风采 企管与人文
职工天地 晚霞满天 大特写
在路上 新世说 家春秋
怡情赋 吴淞口 生活秀
绿色产业    
固顶专副刊心细如发的“活地图”11-15
固顶专副刊“八十五点九”的警示09-30
推荐专副刊青春之火在平凡中闪光06-10
推荐专副刊“七一”纪念日由来06-09
普通专副刊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08-16
普通专副刊光荣退休08-16
普通专副刊《浴血新中国》讲座进入团干部课堂08-16
普通专副刊活到老,学到老08-16
普通专副刊全力当好“四种人”08-13
普通专副刊宝武环科举行党委理论学习中心组(扩大)…08-13
普通专副刊宝钢股份团委开展半年度团干部研修08-13
普通专副刊梅钢三十多名党员领导人员来到南京渡江胜…08-13
Copyright © 2017 中国宝武钢铁集团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幻睿数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