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买房这点事

信息来源:宝武新闻中心 日期:2010-1-16 8:43:31 点击数:3288

                                      本报记者   顾金枝
   也许是由于住房的刚性需求、土地升值、国人买涨不买跌的心理,以及投资客的联手炒房……总之,经历过2008年楼市的低迷,2009年中国房价又经历了一个急速飙升期。新年伊始,国家为遏制投机性买房而采取的紧缩政策接二连三地出炉,即便如此,2010年楼市的走向仍然如坠云雾里。
    周立波说,四十岁之前要有房住,四十岁之后要有住房。住房,始终是国人心目中的头等大事。关于房子,每个人都有故事可说。面对住房成本的日益攀升,或纠结或庆幸,冷暖自知……
                                  换房进行曲:你不理财,财不理你
    对于投资工具匮乏的中国老百姓来说,房产或许是保值最稳、增值最快的选择。
    从住单宿到福利分房,在职能部门工作的李先生经历了从一室到三室户的住房变迁,然后又曾几次在房价低谷期成功交易了几处商品房,至今已“倒腾”得荷包颇丰,被同事一度传为佳话。
    2000年,楼市正处低谷,加上可享受购房后个人所得税抵扣,手头有点积蓄的同事便纷纷动起了买房的念头。苦于投资无门的李先生也坐不住了,“那时天天上班,也不可能去炒股。”他考察了一圈,看中了位于虹桥的一套145平米的商品房,“有很多日本人和韩国人在虹桥居住,公司每月都会给他们六七千块钱的住房补贴,这里的租金回报率应该比较可观。”这里是上海市最早的一批外销房,周围高档商务楼林立。由于房主工作迁至外地,急于将房子脱手,遂将80万元买进的房子以65万元的亏本价卖给了李先生。“因为是二手房,连装修费都省下来了。”他把房子租出去后,每月可收租五六千元。“相当于一个宝钢人给我干活。”他乐呵呵地说。随后几年,上海楼市变得炙手可热。
    到了2007年,连续上涨六年的房价开始遭遇“滑铁卢”,上海楼市“门庭冷落”,很多人持币观望。为了方便工作,有意在宝山和浦东的中间地段买套房子的李先生权衡再三,将宝山八村和虹桥的房子以300万元的价格出售,并购得了位于五角场的两套总价400万元的新房。这一买进卖出,李先生仅在一个月内便完成了全部交接手续。虽然自己又贷了点款,但李先生并不觉得冒险,他看中的是地段,“那时五角场房子的价格是16000元每平米,但它的升值潜力绝对比宝山的房子要大得多,而且租出去也很方便,再也不用找人到虹桥去给房客修理什么家什了。”如他所料,现在五角场地段的楼盘均价已涨了一万元左右。“买涨不买跌的心理,在我这里不存在。而且我是同步换房,因此也没有什么风险。”他将这次的成功操作归益于当时正在复旦大学攻读的MBA,“同学们经常在一起讨论房价,对于市场,心里其实也大致有了点谱。”
    其间,在2003年,靠租金收益和工资积蓄,李先生又打起了别墅的主意。“很多人都希望能在上海有套公寓,在郊区有套别墅,我这也算是为了圆自己的一个梦吧。”那时上海郊区别墅价格普遍高昂,思忖再三,他在江苏靠近宝山的地段以3800元每平米的价格买到了心仪的一栋别墅,“驾车至人民广场只有36公里。”如今,时过境迁,这栋别墅的市价也开始由当年的“平易近人”朝着“高不可攀”一路狂奔了。
    虽然在楼市里“折腾”的经验令人仰视,但李先生却并无多大成就感,“其实,我这不算什么,比我做得好的朋友多着呢!”
    然而,房市的深不可测毕竟不是大部分人能够驾驭的。化工公司的彭先生始终觉得楼市有点扑朔迷离,“当时感觉房价会涨,但没想到会涨这么多。在宝钢工作一段时间的人手头都有一点钱,但很多人都不知道怎么理财。”去年1月份,很多员工对于买房还是卖房犹豫不决。为了给员工指点迷津,作为党支部书记的彭先生请来经验人士给大家作了一堂关于投资的讲座。“最坏的时候,其实也是最好的时候”,彭先生对课上的这句话记忆犹新。近日,他又请专业人士给员工开讲座,为大家分析当今的市场形势。 “你不理财,财就不理你了。”经历了房价的起落,他感慨地说道。

                                 出手还是观望:楼市没有后悔药
    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中国楼市踯躅不前。当金融海啸之风呼啦啦地吹过,2009年,房价经历了“拐点”,迎来“小阳春”,然后像离了弦的箭,一个劲地飙升。不锈钢事业部的老奚渐渐傻眼了,那段时间,他的心情阴郁得快要下起雨来:“早一点买就好了!”
    老奚工作22年,一直住在单宿。由于在崇明有房,按之前的政策,他不符合分房条件,所以他在宿舍一住就是几十年。现在,儿子已经长成17岁的小伙子了,一家三口挤在一间宿舍里,总是有些不方便。为了买房,他观望了四五年。也许是过于相信报纸电视上轮番轰炸的“专家点评”、“为你支招”,每逢楼市“结冰”之时,老奚都会把买房的愿望一忍再忍,“再等等看,说不定还会跌呢”,然后眼睁睁地看着一个又一个的“最佳购房时机”从眼前飘过。去年10月份,看到房价升温,老奚终于出手了,“买得越早,吃亏越少”,他在泗塘四村买了一套46平米的房子,贷款35万元。随后而来的房价疯狂,证明了老奚此次的出手是正确的。现在,他在宝山总算有了属于自己的家,虽然不大,但一样温暖。
    楼市观望者总是在坚守与出手之间艰难抉择。相比较老奚的慎重出手,王先生却在一念之间踏了空。2007年3月份,上海楼市普遍低迷。家有两室两厅的王先生考虑到孩子大了,想改善一下居住环境,然后开始寻觅合适的楼盘。当时浦东有套四房两厅的小区房售价280万元,房型、配套都还不错,价格亦在王先生的承受范围之内。与房东谈妥一切之后,王先生依然在思想挣扎:“不买,怕继续涨;买了,怕又跌下来。”在签订合同的最后关键5分钟内,王先生最终选择了放弃。三个月之后,楼市供求关系出现逆转,水涨船高,那套商品房售价也涨了100多万元。三年传奇巨变,如今那套四房两厅的售价已经摇身变成了600万元的“天文数字”。而王先生还在寻寻觅觅,等待下一个奇迹。
    买房有时也需要勇气,南汇康桥160平米的独幢住宅售价40多万元时,老赵便开始考察市场了。11年后,同样的房子涨到了350万元。如今的老赵还在做着市场调研,带着观望心态走进了又一个虎年。

                                    买房将来时:你并非别无选择
    钢管条钢事业部的小徐前段时间迷恋上了《蜗居》,每天下班后都会连着看几集。
    小徐2008年硕士毕业,与同年进入宝钢的女友相知、相爱。约会时,女友喜欢规划未来的生活蓝图,而房子自然是无法绕开的一个疙瘩。“我们同事刚买了一套复式。”女友又开始了房子的话题。也许说者无意,小徐却感觉特别有压力。迫于现实,他只好装傻,“房子以后会有的。”
    “我们都不小了,我得给她一个家。”准备今年上半年结婚的小徐,眼下正在张罗着租一间房作为婚房。在买房这件事上,双方家庭都使不上力。为了攒够首付,小徐一直都在节缩开支,就连圣诞节给女友买礼物的钱也省了下来。现在,女友慢慢接受了现实,连房子也不提了,可小徐却主动聊了起来。不仅如此,在网上看到某处中意的楼盘,小徐便会趁周末拉上女友前去看房。晚上,忙完手头的事情,他就开始用网上下载的房价计算器,“啪嗒啪嗒”地敲着键盘算了起来,“首付,公积金贷款,按揭……” 几个星期下来,房价一直在向前跑,小徐也是越算越闹心。“今年元旦的房价比去年涨了30至40%,一套原本要价70万元的房子现在要100多万元。”虽然买房对他来说越来越像一个“传说”,但他认为,“什么时候买都不嫌晚”。他给自己定了一个目标:三年内凑足首付款。
    2005年毕业的小朱最近碰到了一件喜事,妻子怀孕几个月了。可为这事,他最近心中泛起了愁云。
    小朱夫妻俩都是常州人,妻子现在常州工作。孩子出世后,户口怎么报?按小朱的意愿,为了方便以后上学,最好能够把户口安在上海。可是没房,户口也落不下来。小朱也曾考虑过买房,但一直没能凑足首付款,房子的事被暂时搁在了一边。自工作后,小朱一直与同事合租房子。果园单宿建成后,他又成了第一批入住者。每逢周末,他和妻子便开始在上海和常州两地奔波。现在,妻子不方便远行,小朱便会在周五准时下班,去乘开往常州的动车,一家团圆。周日晚上,再赶回单宿。
    中厚板分公司的小张自结婚后,便一直在外租房子。“也曾想买一套婚房,但由于房东的摇摆不定以及筹借首付款的周折,导致去年年底的买房计划中途‘流产’。虽然租房让我觉得有一点漂泊感,但短期内租房也不会影响我们的幸福指数。”他自己算了一笔账,由于妻子现在待业,以他目前几千块钱月薪,如果买一套90多万元的房子,除去首付,按揭三十年,每个月要还贷三千多元。“这样算下来,我们这三十年的生活成本将非常沉重,现在租了一套房,月租金才1200元。”以前偶尔会炒炒股票,现在股市也琢磨不透,手里有点积蓄的小张,正在寻找新的投资渠道。
    不过,上海的高房价也曾吓跑了一批人。
    小李在中厚板分公司工作了四五年,2007年底迫于生活压力,选择了离开上海。由于妻子在浙江湖州工作,小两口把上海和湖州进行了三番五次的比较之后,最终选择在湖州扎根。小李到湖州的第一件事就是买房,当时三千多元一平米的价格,让他终于有了“家”的感觉和归属感。
    “大部分人都不能接受以租房的方式结婚。”现任分厂党支部书记的老吴亲眼见证了中国住房发展史,但同时也看明白了很多事情。“在房子这事上,也许是由于中国‘农村包围城市’的发展模式,以至于中国老百姓的传统观念根深蒂固,觉得结婚、成家总归要有一套房的,可现实是大部分年轻人买不起房。资本主义下的‘新莫斯科人’压根就买不起房子,但他们也并不像我们这么焦虑;伦敦的青年被高房价挤出了市区,生活一样幸福;很多美国人也都是租了一辈子的房子。”他认为,住房其实是一个逐步改善的问题,现在年轻人买房基本都是靠父母,“在成长道路上,年轻人不应该为了房子而奋斗,要以事业为重,争做精英。事业成功了,一切都会有的。”

 


<
>
 
科技教育
青春风采 企管与人文
职工天地 晚霞满天 大特写
在路上 新世说 家春秋
怡情赋 吴淞口 生活秀
绿色产业    
固顶专副刊心细如发的“活地图”11-15
固顶专副刊“八十五点九”的警示09-30
推荐专副刊青春之火在平凡中闪光06-10
推荐专副刊“七一”纪念日由来06-09
普通专副刊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08-16
普通专副刊光荣退休08-16
普通专副刊《浴血新中国》讲座进入团干部课堂08-16
普通专副刊活到老,学到老08-16
普通专副刊全力当好“四种人”08-13
普通专副刊宝武环科举行党委理论学习中心组(扩大)…08-13
普通专副刊宝钢股份团委开展半年度团干部研修08-13
普通专副刊梅钢三十多名党员领导人员来到南京渡江胜…08-13
Copyright © 2017 中国宝武钢铁集团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幻睿数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