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头十年 我们这样走过

信息来源:宝武新闻中心 日期:2010-1-2 8:54:51 点击数:3265

                                         本报记者 王丹云
您好,2010年!
  站在新年的起点上,让我们再一次,向刚刚谢幕的新世纪的第一个黄金十年,深情回望——
  回望那载入史册的国家印记: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上海赢得2010年世博会主办权、全民抗非典、载人航天飞行成功、三峡大坝建成、首次太空漫步、5·12大地震、北京奥运会成功举行……
  回望钢铁巨子那铿锵有力的前行脚步:宝钢股份成功上市、跻身世界500强、重组八钢、世界首座COREX-C3000炼铁炉投产、广东钢铁揭牌、宝钢入主宁钢……
  每一个宝钢人是历史的见证者,也是历史的创造者。此时此刻,也让我们回望曾经在新千年第一张报纸上留下痕迹的见证者和创造者们:这10年,你们过得好吗?你们见证和创造着怎样的辉煌?在新十年的第一个春天即将来临的时候,你们又有着怎样的梦想和期待?
  海啸危机不能动摇我们二次创业的信心和决心,变幻风云也不能遮蔽我们回望与展望的双眼。让我们载着梦想和期待,重新出发。愿你我、愿宝钢风雨同行,一路高歌!


    回望2000:新世纪第一张《宝钢日报》头版新闻《包信宝元旦看望发明家 孔利明道出新年三心愿》
人物档案
    孔利明,工人发明家,宝钢股份运输部技能专家,10年中,以他名字命名的创新小组累计达356个。
    当年,孔利明许下的这三个心愿是:自己多多发明创造;带领小组同志共同进步;带出一批同志搞创新。
  十年后,孔利明授权专利累计达到120件,继续位居上海市职务发明专利榜首;孔利明式创新小组已发展到365个,参与人数3600多人……
  孔利明是信守承诺的,三个心愿几乎完美地变成了现实。“当初这三个心愿并不是拍胸脯随便说的,是深思熟虑、有备而来的。”
  10年前的情形在孔利明的记忆里依然清晰:当时的他已经获得了上海市“十大工人发明家”、上海市劳模、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全国十大杰出职工、全国劳模等多项荣誉,似乎该有的都有了。有人开玩笑说:老孔,这世上可没有联合国劳模,下一个你想拿什么奖啊?
  孔利明一下子从掌声中醒来:奖牌不能论英雄,创新不能自顾自。那一刻,孔利明有了一个让他无比兴奋的念头:带动更多的人加入创新的队伍!
  2000年4月26日,孔利明科技创新小组正式成立。从第一个科技创新小组成立起,孔利明就给自己订下了规矩:弘扬科学精神,不玩数字游戏。收徒弟,孔利明一定亲自面试,首先看看是不是那块料,然后还得肯吃苦、爱动脑,综合淘汰率在70%以上;立项目,孔利明始终瞄准生产一线,立足自立自主,解决基层实际问题。
  “任何领域,都是需要科学发展观的。科技创新,必须克服浮躁,永远不要离开最有生命力的创新源头——现场。”孔利明用他的科学发展观培养和带动了一大批孔利明式的智能型工人,有的也成了创新明星,创新团队如滚雪球般越滚越大。
  结对、授课、指导、评审、开会、领奖、演讲……随之而来的是,孔利明可以自由支配的时间也越来越少了。“我连喝咖啡的时间都省下了。”孔利明苦笑着说,“只有下班以后才是我干活的时候,但这值得!因为指导科技创新、弘扬创新文化是我的责任,如果有一天我的同行或徒弟超过我,我会比自己成功更高兴!”
  孔利明式工人的不断涌现,并没有遮盖孔利明的光芒。百度一下,与“孔利明”相关的网页约有6580篇;过去10年,与“孔利明”相关的新闻在《宝钢日报》光盘中共找到779条!听到这串数字,孔利明摆摆手:“我希望给宝钢留下些什么,但愿不只是这些数字。”
  “荣誉不关系未来”,这就是一个工人发明家在荣誉面前的大彻大悟。
  
展望新十年:
    我的生命已与宝钢融为一体。后十年,首先得脑袋好使、身子好用,做到“小车不倒,拉了就跑”;继续与我的近身团队,开展物流技术的研究;尽我所能,师徒结对,继续弘扬宝钢创新文化。


    回望2000:新世纪第一张《宝钢日报》二版新闻《零点擂响劳动竞赛战鼓》
人物档案 

    翁国兴(左二),10年前任浦钢转炉炼钢厂技术质量科科长,现任中厚板分公司炼钢厂制造管理室主任。
  10年前的那段文字里,没有提到翁国兴这个名字;10年前的那张照片上,尽管站在正中间,但瘦小的翁国兴并不引人注目。
  那年,他35岁。
  “不记得这张照片是怎么拍的了。”翁国兴盯着电脑屏幕,良久,想不起来。“那天很忙,只记得对付‘千年虫’和开展劳动竞赛……”
  当时的浦钢自动化程度低,“千年虫”问题比较顺利地过去了;而开展“新千年劳动竞赛”,是为了把吨钢成本降下来,因为那是浦钢扭亏的关键。
  照片上,翁国兴的神情并不怎么兴奋。一个靠化铁炉供应铁水的炼钢厂,要降低成本谈何容易?何况,当时化铁炉已被列为国家淘汰的落后工艺,关停是迟早的事。
  2002年12月3日,从摩纳哥蒙特卡洛传出的“中国最终取得2010年上海世博会主办权”的消息,让翁国兴和他的炼钢兄弟们既兴奋又忐忑:世博会将在这片浸润着我们汗水的土地上举行,我们何去何从?
  “要不改行吧!”工余时,这个多少有些沉重的话题,常常被爽直的工友们以轻松的方式提起——
  “去世博园区当保安、管物业、送饮用水,怎么样?”
  “园区那么多电气设备,去干点检修的活儿,准行!”
  翁国兴是文革后的大学生,学的就是炼钢专业,总觉得干老本行,更踏实一些。
  一年后,浦钢搬迁宝山罗泾的方案正式启动。翁国兴踏实了。虽然远了一些,但毕竟那里有他喜欢的事业。“何况,我也舍不得这帮兄弟!”翁国兴说,十年来,他们这个团队几乎就是原班人马,大家惺惺相惜,共闯难关。十年后,他们对“炼钢”有了截然不同的理解。
  “那时候,我们是没有铁水预处理和钢水炉外精炼的,很多钢都不能炼,现在的装备那就没话说了,从‘奥拓’直接到‘奥迪’了!”
  “那时候,加合金要用小车推到加料口,炉子每隔8小时就得喷补一次,劳动强度很大,现在全靠操作台上的鼠标,从干‘体力活’到‘脑力活’了!”
   “那时候,全靠肉眼判断炉子里的温度和状态,现在是全过程信息化控制,从‘经验炼钢’实现了‘智能炼钢’!”
  ……
  这十年,翁国兴也付出了很多。投产前的消化学习,投产后的对标提升,一天也没停下来。
  “什么叫工作?现在才叫工作!”每天奔波在浦东与宝山之间的翁国兴如是说。

展望新十年:
    希望我们的团队中能出现若干名首席;5年后,吨钢成本达到宝钢股份炼钢厂的水平,部分技术经济指标赶超宝钢股份炼钢厂……


    回望2000:新世纪第一张《宝钢日报》头版新闻《“世纪铁”在传送》
人物档案
     叶建峰,10年来,一直是宝钢股份炼铁厂三高炉的炉前工。
   那尊5厘米高、奖杯状的“世纪铁”就是从叶建峰和他那帮“铁哥们”手中铸成的。他们说,这是炉前作业区乙班献给新千年的礼物。
  10年后,叶建峰仍然是乙班的炉前工,仍然黑黑的,壮壮的。
  “烤黑的呗!”炉台上温度很高,叶建峰嘿嘿一笑,很不以为然。事实上,从3号高炉开炉起,叶建峰就一直在这儿,是出铁口的负责人。
  十年没挪窝,可3号高炉在叶建峰的陪伴下,变化却不小。
  “过去,每回开铁口都得‘打铁棒’,要不是我结实,还真吃不消。现在好了,工艺改进了,劳动强度也下来了。”说起这些,叶建峰眉飞色舞的,“喷煤比达到200千克是在我们三高炉率先实现的,高煤比高利用系数冶炼也是在我们这里实现的,我们三高炉还是国内一代炉役累计产铁量最多、寿命最长的高炉!”
  到2009年,设计年限为12年的3号高炉已经稳定运行了15个年头。“炉子越来越老了,产能越来越大了,要求越来越高了”——这是叶建峰和“铁哥们”必须面对的现状。
  3号高炉是宝钢自主集成建设的第一座特大型高炉,设备国产化率高达95%,高炉长寿尤为艰难。除了要延年益寿,还得“永葆青春”。
  为了降低成本、多出效益,近几年,3号高炉吃的料越来越差,产量却在不断增加。叶建峰骄傲地说:“这个炉子已经这么大年纪了,日产量还比10年前增加了1000多吨呢!”
  工作量增加了,难度也不比当年了,尤其是宝钢硅钢产线投产后。“你看,我们炉前工还用上了这呢!”叶建峰回头指了指挂在墙上的秒表,“硅钢生产对铁水锰含量、硫含量、铁水温度、装载量什么的,要求都非常严格,往鱼雷罐车里装铁水,不能多也不能少,我们就用秒表把它掐得正正好好!”到目前为止,所有的取向硅钢用铁水全部是由3号高炉提供的,铁水质量也都满足了冶炼硅钢的需要。
  下个十年,叶建峰也许还是炉前工,但3号高炉的辉煌还将继续。
  
展望新十年:
    再过几年3号高炉就要停炉大修了,我会尽心尽力出好这个炉役的最后一炉铁水,迎接新一代炉役的开始,为3号高炉创造更多的第一。

 
回望2000:新世纪第一张《宝钢日报》头版图片新闻《千年等一回 良缘更珍贵》
人物档案
    须芸芳,在新千年即将到来的时刻披上洁白的婚纱,步入千禧婚典的殿堂,10年后的今天,女儿8岁,本人在宝钢商贸贸易部担任主管。
  “千年等一回,我无悔,是谁在耳边,说:爱我永不变……”
  10年的那场千禧婚典,一直是须芸芳夫妇最甜蜜的回忆。翻看着10年前的相片,俩人不时相视而笑。
  “妈妈,那是你吗?”他们的女儿从一堆相片中抓起一张,歪着脑袋,调皮地问。温暖柔和的灯光下,一家人其乐融融,让人心生羡慕。
  “这个10年,我们完成了人生中的好几件大事,结婚、买房、买车、生孩子。”不过,今天的一切是当年须芸芳夫妇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的。
  婚后,夫妻俩仍然在果园单宿过着“两楼”分居的日子。“那时候,压根儿就没想过房子,有个地方住就很满足了。”须芸芳的丈夫小何也是宝钢人,老家在重庆,结婚没房不说,到俩人登记的时候,还是个只拿得出两万块钱的“穷小子”。可芸芳不介意,这让小何颇为感动。“只要我们在一起,幸福就好啊!”10年后,须芸芳仍然很知足,“再说,我们都在宝钢,怕什么!”
  这句话道出了小两口的真心话。“宝钢在快速发展,就不担心过不上好日子。”因为不担心,夫妇俩在结婚一年以后,下定决心、倾尽全力买了一套商品房。20万的贷款,让父母吓了一大跳,拿什么还?小两口早想好了:“放心吧,宝钢差不了!”
  当然,到宝钢不是为了过好日子,而是为了追求梦想、证明自己。夫妻俩都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喜欢尝试新的挑战。芸芳做了几年团干部,就想去外贸这个领域“试试水”,等到得心应手了又决定转到内贸重新开始。10年来,芸芳进修英语,考经济师,忙得不亦乐乎。现在,她正全身心地投入工程用料的产品销售,争取将更多的宝钢产品用到国内重大工程上去。芸芳的丈夫曾做过一度被认为市场开拓难度最大的镀锡板产品的销售,有过整整一个月在外跑市场的经历;参与过宝钢从来没做过的船板的市场调研和产品销售,曾让竞争对手发出过“产线还没投产,产品一吨没卖,居然就把市场摸得那么清楚”的惊叹。
  楼上房间传来委婉悠扬的琴声,那是女儿正在弹奏古筝。从芸芳夫妇的眼神里,我们读出了两层含义:知足,因为我们选择了宝钢;不知足,因为我们还可以做得更好!

展望新十年:
    个人的未来与企业息息相关,祝愿宝钢更大更强,希望女儿茁壮成长。


    回望2000:新世纪第一张《宝钢日报》二版新闻《矿下迎来新千年》 
人物档案 
    孙军,梅山矿业设备检修制造分公司提运检修车间维修班班长,当年名不见经传的维修工已成长为矿业公司的骨干技师。
    每天,孙军都得带着班组成员,一一检查井下设备上方的几千块衬板,哪块坏了就得赶紧更换。十年来,孙军天天重复着类似的工作,而且还必须一丝不苟地重复。问他是否厌倦,孙军说:要保证设备安全运行,就必须这样做;问他是否值得,孙军说:十年安全事故为零,当然值得!
  矿井下,焊花闪烁,锤声回荡。孙军所在的提运检修车间主要负责主井设备运输设备的检修和维修以及大型设备的安装工作。提升主井是矿山输出的黄金通道,一旦发生故障那将是牵一发而动全身,损失不可估量。孙军和同事们的主要作业高度在负360米、负440米和负447米。这样的深度在地面就是超高空作业了,难度可想而知。加上矿山的产能在不断提升,如何保证设备的高效稳定运行,是摆在孙军面前的一道课题。
  为了提高自己的技能,提升检修效率,孙军从初级工开始,就积极参加企业的技能培训,边学边干,几年功夫就晋升为高级工。随后,孙军又参加了技师培训,经过三年的努力,顺利拿到了国家技师技能鉴定证书。
  十年,孙军实现了从只懂一点皮毛的初学者到高级工和技师的跨越;十年,梅山矿业公司也完成了由传统矿山向数字化矿山的转变。孙军坦言,不断学习就是为了跟上企业的快速发展。十年中,梅山矿业原矿和铁精矿的年产量分别提升了60%和30%;随着2号主井提升系统的建成,梅山矿业结束了单井提升的历史;数字矿业的建成,突破了传统的矿山生产管理方式,实现了生产决策和实施管理的信息化、智能化和可视化。(郭建国  供稿)
展望新十年: 
    希望自己能早日通过高级技师的鉴定,希望企业能早日成为国内一流数字化矿山。


<
>
 
科技教育
青春风采 企管与人文
职工天地 晚霞满天 大特写
在路上 新世说 家春秋
怡情赋 吴淞口 生活秀
绿色产业    
固顶专副刊心细如发的“活地图”11-15
固顶专副刊“八十五点九”的警示09-30
推荐专副刊青春之火在平凡中闪光06-10
推荐专副刊“七一”纪念日由来06-09
普通专副刊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08-16
普通专副刊光荣退休08-16
普通专副刊《浴血新中国》讲座进入团干部课堂08-16
普通专副刊活到老,学到老08-16
普通专副刊全力当好“四种人”08-13
普通专副刊宝武环科举行党委理论学习中心组(扩大)…08-13
普通专副刊宝钢股份团委开展半年度团干部研修08-13
普通专副刊梅钢三十多名党员领导人员来到南京渡江胜…08-13
Copyright © 2017 中国宝武钢铁集团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幻睿数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