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仑 昆仑

信息来源:宝武新闻中心 日期:2009-6-20 7:55:20 点击数:3159


记者  王震亚

     2008年10月20日至2009年4月10日,宝钢突击队远赴南极高原,建起内陆科考站“昆仑站”,前后历时173天,艰苦卓绝。
     宝钢突击队曾多次参加南极工程建设,他们还承建过许多极限环境里的建筑:西藏帕隆山哨所、天山高原哨所。2008年,乌苏里江上的黑瞎子岛刚刚收回主权,他们就上岛建造哨所,被中国网民称为“史上最牛的建筑队”。
    多年来,他们的故事鲜有人知。

                                               引子
    2009年1月20日,下午,阳光炽烈。13条汉子齐刷刷站在一幢红黄两色的建筑顶上,风卷起雪渣以90公里的速度直直扑打上来,吹得人几乎要屏住呼吸。
    他们的脚上都有冻伤,踩在屋顶上都感觉不到波形钢板的硬度,双手上也是伤痕累累。大风里,他们迟缓地、一丝不苟地把一颗颗五角星铆在屋顶上——建筑物中央的红屋顶,正是一面硕大五星红旗的底色,钉上了这些星星后,无论是从远方眺望、或是从空中俯瞰,“昆仑”就是一面伫立在雪原上的五星红旗!
    抬头望上去,“昆仑”上空星河灿烂,这里是全世界“看星星”的最佳地点,大气宁静度比世界现有最好的光学观测站还要好一倍以上——因为有了这座叫“昆仑”的科学考察站,中国一步跨入了世界天文观测和空间物理探测强国的行列。不久后,中国和世界其他国家的科学家们,就可以在昆仑站舒适的实验室里,从容分析卫星传回的完全无干扰的数据,探究南极的物产资源、全球气候变化、宇宙暗物质,甚至是外星系文明……
    在南极科考事业中,占据最佳位置的“四点”最为世人瞩目,即磁点、极点、冰点和高点。前“三点”已经相继由美国、法国和前苏联建立了科考站,惟独剩下一个“高点”——海拔4093米的冰穹A地区。这里的海拔相当于我国的青藏高原,极端低温,常年多风暴,一根粗铁丝裸露在空气中只要8分钟就会变脆绷断。低头看看,你甚至会发现这儿的雪粒上都凝结着霜花,但是全世界只有在这个“雪上加霜”的地方,才有可能获得地球150万年的冰芯气候纪录,那是对我们地球家园最真实的记录。
    为了这座雪原上的小房子,中国人期待了20年,成百上千的人曾为它付出心血与努力。光是为这次建站,国家就投资了2.6个亿改造“雪龙号”破冰船和添置装备,建站直接资金也达到了1500万元,这还不包括宝钢捐赠的价值450万元的建筑材料。
    建设昆仑站的任务压在了13个宝钢人组成的突击队身上。在距离上海12746公里的南极高原上,宝钢突击队员克服了常人难以想像的险境,战胜了南极极端恶劣的气候和作业环境,以超人的毅力建起了这座236平方米、世界惟一一座以中国的国旗红、国旗黄两色为主调的彩钢建筑物。
    “昆仑”,将成为人类探寻极地自然科学的一座丰碑。

                            冰海受困:遭遇史上最复杂冰情和意外事故
    2008年10月19日傍晚,夕阳刚刚落下,云霭中还沾染着些许玫瑰色红晕,上海市外高桥、国家海洋局极地中心专用码头上,宝钢突击队全体队员高擎右手,在国旗前宣誓:“下定决心、排除万难,以最优良的施工、最严格的质量建设昆仑站,不负国家、人民期望……”
    宝钢突击队的这13条汉子,是从宝钢三百多个能工巧匠中选拔出来的,每人至少精通三个以上的工种,具有超强的纵向实施和横跨协作能力,并且因为多次参加南极工程建设而声名赫赫。他们的队长、昆仑站副站长李侍明曾四下南极、一上北极,历经无数风险,但是这次昆仑站建设任务,仍是他十多年来所面临的最艰巨挑战:飓风、暴雪、缺氧、疾病、冻伤、意外事故……
    宣誓后第二天,码头上彩旗飘舞、锣鼓激荡,这13条汉子围聚在“雪龙号”甲板上,向着欢送他们的家人、同事默默挥手作别——未来的五个多月里,他们要在海上漂荡2.2万海里,陆路跋涉2538公里,他们驮载的物资,是1912年在南极遇难的罗伯特·斯科特负重量的30倍!这是中国极地科考25年来风险最高的一次任务,过度负重使得他们在穿越冰裂隙、雪丘、软雪带时格外危险。日本、智利等国科考队都曾在这附近付出过生命代价,澳大利亚虽多次设想在冰穹A建站,最后也不得不放弃,原因就是环境过于恶劣、实施难度过大……
    ……看!快看!彩虹!
    11月7日,“雪龙号”驶入咆哮的西风带,船头击碎一个个十几米高的涌浪,单引擎的雪龙号出现左右35度的摇晃。乘员舱里,即便是绑扎在防滑垫上的物件也散落得满地都是。这时,半空中突然出现道道彩虹,奇异地横跨在船舷上,真是罕见的奇景!被晕船折腾得昏天黑地的队员们正待观赏,不想脚下一软,“雪龙号”一头扎进个浪窝,少顷,一个25米高的涌浪迎面扑上来,直直打上高出海面五六层楼的驾驶台,一片水花模糊……
    风浪稍稍安歇的时候,队长李侍明动员大家伙儿“操练起来”:清点物资装备、熟悉路线、预演卸载吊运,有的队员去船上帮厨、打扫,还有的参加了防海盗值班……突然,“雪龙号”上响起广播:“前方左舷发现冰山。”三海里外,一座圆桌形状的冰山矗立在天边……快进入南极圈了,美丽安宁的冰区一望无际,极地经验丰富的李侍明感觉却不太好:为什么今年的冰山出现得这么早?在南纬57度左右,还不到60度!他隐约觉得,考验快来了……
    “咕隆、咕隆隆”,周定福躺在床铺上,听见船撞开块块浮冰的声音,像惊涛拍岸,日夜不停,但是几天过去了,“雪龙号”只前行了60米!船已经进入了南纬68.5度,雷达屏上显示周围一片密密麻麻的斑点,那是数万座重量在10万吨级的冰山。前方冰层厚度达到了五六米,船前行时,不得不先后退数百米,然后加速前冲,但每次只能撞开一小段冰面,连续破冰21天,“雪龙号”船身严重受损,中山站却仍在几十公里之外。
    中国第25次南极科考队面临历史上最复杂的碎冰堰围困!船身外几米处,好奇的帝企鹅在浮冰上游动、玩耍,船上受阻的人们一时束手无策:如果“雪龙号”不能及时赶到卸货地点,昆仑站建设就要面临大问题!科考队党组紧急研究决定:改变卸载计划,“雪龙号”原地停泊,用直升机卸载物资。
    2008年11月23日,天幕阴沉,“雪龙号”船尾的飞行甲板上,机械师杨勇昌一大早就来检查飞机。今天,他的“直九”将载着宝钢突击队前往物资集结地,那里离开中山站三十公里,离开“雪龙号”二十公里。数百吨物资空降到地面后,全部要靠宝钢队员手工整理,这是项极其繁重的劳作,而且一旦天气发生变化,他们就可能处于孤立无援的境地。甲板上气温很低,许多船员赶来送行。“直九”旋翼划开凛冽的寒风,吹打着人,大家却不肯离去,目送着小小的机身冲天而起,消失在阴霾的雪原上空……
    离开海岸数公里的一小块平地上,四周是黑黢黢沉默无言的山冈,隆隆飞机声不时回荡在山谷,旋翼卷起的漫天雪尘和冰渣抽打在人脸上,为了接驳安全,宝钢队员们都尽量靠近物资落地的地方。
    数百桶的燃油运送上岸了,这是宝钢突击队和内陆科考队深入腹地的血液和生命保障。但是天气恶劣,低压气旋一个接一个,隔两三小时就是一场纷飞大雪,天气影响了空投效率,宝钢队员们只得日夜蹲守在集结地,每天工作十几小时,三餐只能吃些飞行员们空投下来的蛋炒饭。
    11月27日23点,“雪龙号”船边的冰面上,项目经理陈兆融给一辆PB300雪地车加满了油,由赶来支援的中山站越冬站长徐霞兴驾驶前往集结地。正当陈兆融收拾好东西返回时,忽然一阵凄厉的警报:“有人落水”,他回头一看大吃一惊!150米开外,原先平整的冰面突然凹下去一个大洞,那辆崭新的PB300雪地车正在缓缓下沉,冰缝底下是300多米深冰冷刺骨的海水。
    “有人遇险!”陈兆融不由分说奔向冰洞,有人从船上丢下来救生用的竹竿,另外几个船员也靠拢过来,然而冰面上覆盖着过膝的软雪,阻碍了救援。奔到离冰窟窿还有50米的地方,陈兆融眼睁睁看着雪地车没入了水中……奇迹出现了,落水的徐霞兴竟然自己从冰水中浮了出来,陈兆融和几个队员连忙把他拖出冰窟窿,抬起他僵硬的身体就往船上跑,冻得神志不清的徐霞兴嘴里还念叨着“车没了、车没了”。
    “冰海沉车”,是中国南极科考史上最严重的事故之一,不少参加抢险的队员目睹此景,不由两腿发软、脸色苍白。事后,许多人一屁股坐在雪地上大口喘气,许久不能恢复过来。南极常常被误以为是个“童话世界”,这里有湛蓝的天、洁白的雪、艳红的太阳,但它从来就不是块温顺的土地。南极体量巨大、变幻莫测,从这件事上,宝钢队员们对自己的任务有了更深切的体会。
    宝钢突击队13人和内陆科考队15人出发那天,脱险的徐霞兴站长也赶来了,他率领中山站队员唱起国歌为大伙儿送行,豪迈的歌声回荡在山谷间……
    穿越了西风带巨浪和乱冰区,经历了暴风雪、气旋、冰海上的惊险,神秘莫测的内陆之旅,此时才刚刚拉开帷幕……
                             
                            向高原:从海拔23米到4093米的南极最高点
    2008年12月18日出发那天,一整天都是白花花的大太阳,宝钢队员们感觉口干舌燥,眼睛被雪地上的白光刺得生痛,有些人来不及做好防护,脸上还被紫外线灼出了块块褐斑,像烧伤病人一样。
    从头天深夜起,他们为装载货物一直忙到凌晨4、5点,满打满算只睡了三个小时!可是大家顾不上身体的不适反应了——由于此前的种种意外,他们比原计划晚出发了整整13天!
    陈兆融和队员姚旭驾驶一辆雪地车担任头车,他俩在车顶绑上一面五星红旗,雪原上一大块红色舞动起来,和着通话器里传来的《英雄交响曲》,队伍浩浩荡荡向高原进发了!
    “上高原”是陈兆融的长项,他曾在天山山麓一口气盖了22座哨所。2008年初,李侍明找到这个善沟通、有干劲的小伙子:“想不想去南极高原,到那儿去当项目经理?”陈兆融想也没想就答应了,为“那神秘的地方”,也为了国家、为宝钢,还为了老爸——陈兆融的父亲陈希平曾参与过长城站大修设计,只可惜未能亲赴极地。这回,他可以代老爸圆梦了!
    陈兆融身边的队友姚旭才20岁,已经是第二次来南极了,上一年,他曾在长城站为“宝钢楼”检修。姚旭一身功夫过硬,吊车的长臂玩得像电子游戏一样出神入化,而且特别能适应环境,所以在结束了上次任务后,他直接参加了昆仑站建设项目,不过,他那时还不知道在乔治王岛干检修和上冰穹A完全是两回事儿。
    他们眼前是幅员3300万平方公里的“白色沙漠”,面积甚至超过整个非洲,大陆中部徐徐隆起、又向四周危险地倾斜,那里就是冰层厚度数千米的冰穹高原。从空中望下去,雪原上就只有这28个人、11辆车、44台雪橇在徐徐蠕动,他们驮载的570多吨物资是人类南极科考史上最多的一次,有的雪橇码放得足足有两层楼高!这列绵延数公里的小车队要从海拔23米的集结地爬升到4093米的南极最高点,相当于每天要爬升100层楼的高度。冰原上密布无法尽数、又无法用肉眼看见的冰缝,有些冰缝竟深达千米。2005年1月,中国科学家第一次登顶冰穹A,2008年第24次科考队从陆路再赴冰穹顶点,确定了昆仑站建设基址,因此这条路惟有中国人走过。
    负重的车队循着GPS定位仪提供的数据以5公里的时速前进。第一天才走了6公里,一辆雪地车就出了毛病,这辆德国制造的大家伙完全不能适应道路,车队只好抛下它,把雪橇转挂到别的车上。
    ……窗外突然什么也看不见了,大风卷起雪尘,形成几米高的“灰幕”,冰霜从四处渗进车厢来,这就是“白化天”。南极考察队流传一句话:南极不一定能冻死人,但南极的风能杀人!每当冷空气沿着高原光滑的表面向四周俯冲时,狂风大作、雪冰裹挟着沙粒铺天盖地滚来。96年前,探险家斯科特在遇难前写道:“风狂扫地面,该死的雪拱起一道道波浪,就像起伏汹涌的海,我们马上失去了本来就模糊难辨的路标……”
车队沿着倾斜的雪坡缓缓上行,沉重的雪橇不断压出2、3米宽的冰缝,“咝咝”往外窜白气,看看都吓人。这鬼天气里,偏偏大伙儿脚上的鞋子又都不合用。沉入冰海的雪地车上装载着28个人的新式雪地靴,现在全部损失了,大家只好穿着从中山站收集来的旧雪地靴,但是旧靴子的保暖性通常都比较差。
    12月21日是国内的冬至,在南极正好是“夏至”,车队一头扎进了雪丘区。雪丘是极度低温下冰雪风化成的冰丘,像钢刃般尖锐锋利,十几吨重的雪地车都不能碾碎它们,过雪丘就如同“上刀山”。有好几次,因为前面根本看不清,车队直接撞上雪丘,车头高高扬起,结果下面是两米深的坑!也没办法刹车了,雪地车像坦克一样硬生生地摔了下去,驾驶室里零散物件到处乱飞,人也颠得东倒西歪。
    出发没多久,一辆装载有工程舱的雪橇倾翻了,货物散了一地,车辆履带也被挤压得像一片片竹简。宝钢突击队立刻组织6名队员,连夜把工程舱扶正过来。安装工陈洪生干活的时候,发觉自己喘不上来气,只能跪在雪地上干。忙活了十几个钟头,作业长周定福觉得头疼,胃里像是火在烧,肩肘好像被狠狠撞过了,身体原本健壮的他不知道这是严重的胃病和肩周炎在发作,甚至也不知道自己已经干了个通宵。
    12月29日,车队驶入软雪带,半米厚的雪粉干硬、疏松,使劲捏都攒不成团儿,故有“白色沙漠”之称。沉重的车辆一驶入就沉陷在雪窝里,大家只好下车摘掉雪橇,将整列物资分成小批次来回倒驳,雪地车一趟一趟将它们拉上硬雪带,再返回接运剩下的雪橇。车队来来回回像蚂蚁搬家一样,有的车在往前走,还有车在往回跑……按照计划,他们一天最起码要前进80公里,但从那时起,他们最多只能走30多公里。短短两天时间,又有两辆雪地车损坏无法修复,万不得已,科考队只好再将它们抛下,靠8台车牵引500多吨物资!看着在雪原上挣扎的雪地车,一名队医忧虑地说:“要是雪地车是个人的话,它老早就要喊救命了。”
    12月31日,疲惫得有些恍惚的陈兆融想起今天是妻子的生日,车队还沉陷在雪堆里,他就用雪为妻子做了个蛋糕,朝着上海方向默默为妻子祝福,然后转过身去继续赶路。
    2009年1月1日,新年第一抹阳光照拂着雪原,现在是最后冲刺了,货物被颠散的情况越来越多,队员们常常在凛冽的大风里,爬上高高的雪橇,去加固绑扎带。不知道为什么,无线电里常常一片静默,人们好像在无意识中行进,远方的目的地无影无形、无声无息,没有人知道能否接近那里。至今,很多队员都回想不起那几天里发生过什么,只是不断地绑扎修补、发动起步、倒驳行进……他们常常在劳作时脑子里一片空白,似睡非睡,很快又在噩梦般的幻觉里清醒过来,然后人会长时间胸闷、心口压得慌。这种状态持续了很久,甚至有人在回国后也一时缓解不过来。
    1月6日,高频通话器突然传来消息:根据GPS位置测定,他们已经踏上了冰穹A区域!前方,眼前的雪地上出现了毛茸茸的灰色积雪,很远的地方,一面插在油桶上的五星红旗突然清晰可见了——那是上次科考队留下的昆仑站位置坐标!
    全体队员振奋起来,行进车辆立即排成整齐的列队,向南极最高点冲刺!
    那一刻,许多队员眼前景物模糊、眼睛刺痛,那是干涩的瞳孔被眼泪刺激的……陈兆融抬头看看,自己车顶上的那面国旗已经被十几天的狂风撕扯得一条一条的了……
    2009年1月6日23点55分,中国南极第25次科考队内陆队28名队员胜利抵达极地冰盖最高点冰穹A。历经19个日夜,他们携带的570吨物资无一损毁。
    截至这一时刻,全世界从陆路抵达冰穹顶点的人不到50个,他们中有13名来自宝钢!

                                 冰穹A:29天的建站任务13天完成
    走完了1258公里路,抵达冰穹A才几小时,昆仑站建设就开工了。
    冰穹A,英文是Dome A,有人把它念成“倒霉”,宝钢队员们则念成是“多美”。雪原上景色宜人,极昼光晕照耀着地上的霜花,蓝天碧云、冰清玉洁,纯净得让人没了一丝杂念。冰穹上气温零下36.5度,算是“高温”了,大气压只有海边的一半,缺氧、头痛使得宝钢队员们根本睡不好觉,大伙儿干脆爬起来,半夜去碾压昆仑站的建筑基础,这时候气温低,雪面硬度高。
    说来也怪,一干起活儿来,精神也有了,身体也没有什么不舒服了。开工才24小时,昆仑站基板就铺设完成,8号那天,柱钢梁完成,甚至部分横钢梁也架上了。
    1月9日,内陆队举行了隆重的昆仑站奠基仪式,这一刻令世界瞩目!昆仑站建设意义重大,它不仅标志着中国进入了南极科考大国行列,对维护国家权益更有着深远意义。在南极建站要实力,在南极内陆建站更是需要实力说话!2008年初,鉴于宝钢在以往南极工程建设中表现出的强大实力,国家海洋局决定将昆仑站建设委托给宝钢。为了建设高标准的昆仑站,宝钢与国内有关科研单位协作,多次优化设计方案,建站所有材料全部通过零下90度试验,并专门开发了国旗红、国旗黄两色耐极端低温、耐紫外线辐射的氟碳彩涂板。2008年10月,宝钢宣布不仅建设昆仑站的主体建筑,而且价值450万元的建筑材料也全部由宝钢捐赠。
    奠基石上记载下了13名宝钢人的名字:李侍明、陈兆融、周定福、陈洪生、王云龙、戴启鹏、马中青、马卫新、周景武、荀水标、高建领、宋九健、姚旭。在他们身后,是心系昆仑站建设的全体宝钢人!
    奠基后,宝钢突击队乘着连日晴好天气大干快上。11号,横架钢梁全部完成,工程进行到了最关键的阶段:工程舱吊运。在上海时,大家就比较担心吊运问题,雪地车上的单臂吊车力量有限,要将工程舱准确吊进钢梁框架,难度很高。为此,全体宝钢队员都做了充分演练,光是整体预拼装,就练习过三次,但在冰穹A工地上,队员们发现因为场地问题,只能使用一辆吊车了。突击队迅速改变方案,凭借高超的操作技术,竟然单车一次将工程舱吊运就位!甚至比使用两台吊车还要准确!工程进度大大提前,到第二天,昆仑站11个工程舱全部吊运到位!
    在这个位于地球最南端的中国建筑工地上,到处飘扬着宝钢旗帜。一个新词被创造出来“DomeA效率”,被队员们念成是“多么有效率”。宝钢突击队员每天的工作时间不知不觉超过了十五、六个钟头,大家说反正太阳就在头顶上,也分不清白天晚上,大家就铆足劲干吧。
    工地上还传来喜事,这天,老家在河南的宋九健高兴地宣布:他刚出生的儿子名字定了,叫宋晴朗,纪念他们建站这些天天气始终晴好,施工一直顺利。
    谁料到了1月13日,忽然大风骤起!
    正南的下降风,一刮起来就是十级以上。队员马中青在工程舱顶上高空作业,正好在阴面风口上,那叫一个冷!风吹得脸上火辣辣的像开水烫,手背上好像有刀在割,穿上了所有的衣服也挡不住这冷。作业长周定福在下面看得一清二楚,急得想换人,可是不行!工地上一个萝卜一个坑,根本没人手可换,不等高空作业完,马中青已是满身冻伤了!天气一天比一天差,冻伤在突击队很快蔓延开。在工地上穿螺栓的王云龙发现,戴着厚手套没法干细活,换上纱手套,只觉得手指头有些麻,当时也没在意,回到生活舱才感觉到钻心的痛,十个手指头只有两个好用了。为控制伤势,突击队决定在工地边加开一辆雪地车,把暖风开到最大,队员感觉到冷了,可以到车里去暖暖。“暖手车”开来了,竟然没有一个队员去。
    入夜,大风吹得生活舱像在船上一样摇晃,自离开上海,他们就没有好好睡过一次觉,好好吃过一顿饭。为了保证大伙儿的营养,队长李侍明每天下了工就去帮厨,红烧大肉、糖醋小排、滑炒虾球,引来大伙儿阵阵喝彩。工地上发电能力不足,需要控制用水,每人每天只发一块小毛巾,擦完了脸再擦脚,湿毛巾上都结了冰,李侍明和陈兆融就每天最早起来,帮大家在电暖器上把毛巾烤烤热。周景武这两天食欲不振,就想吃口水果罐头,罐头配给是有限的,可吃来吃去,周景武发现每天床头上都有罐头,怎么回事?一留心才发现是大伙儿悄悄省下来的,问起来,却谁都不承认。
    1月20日,最后的工作,外墙装饰和沿角整修全部完工!一条振奋人心的消息迅速传回国内:经过13个昼夜的紧张施工,南极昆仑站主体建筑全部安装完毕!建站最初计划要29天,宝钢突击队在国内预拼装,每次也要17天,但在海拔4093米的冰穹A,他们只用了13天!
    发电机嗡嗡作响,一通上电,昆仑站灯火璀璨。火红的缨子挂在走廊上,两侧是一间间设施完善的实验室、分析室,走过几间寝室,顶头是漂亮的卫生室和厨房,会议室里挂着他们一路拍摄的美丽图片,天花板上还垂挂着蓝色的宝钢旗作装饰……做完内装修,农历新年就来了!遥远的昆仑站被国内媒体称为“2009年中国最珍贵的一份新年礼物”!
    年三十晚上,大家准备了丰盛的年夜饭,许多队员还刮了胡子,大家聚在一起开音乐会,和着吉他又唱又跳。可是有人发现周景武、戴启鹏等几个队员悄悄回屋去了,有人去叫时,却发现他们几个躺下睡觉了,大家掀开被子,才看见这几个彪悍豪爽的汉子竟然闷在被窝里默默淌泪。那泪水不是哭泣、也不是怯懦……
    1月27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胡锦涛致电南极考察队,为中国南极昆仑站的建成表示热烈祝贺,向在恶劣环境中迎难而上、团结协作、顽强拼搏,为昆仑站建设做出突出贡献的全体考察队员表示诚挚问候!胡锦涛在贺电中指出,中国南极昆仑站的建成,是我国为探索南极奥秘做出的又一重大贡献,将为人类揭开南极奥秘、和平利用南极做出新的更大贡献!
    2009年2月2日,昆仑站举行了隆重的开站仪式,仪式前不久,Dome A下了一场大雪,洁白的雪是对历经磨砺才建成的昆仑站的一次洗礼!宝钢队员陈兆融被选作开站仪式上的升旗手,仪式上,内陆队宣读了宝钢集团公司董事长徐乐江发来的贺电。
    仪式结束后,他们收拾起全部建筑和生活垃圾,满含热泪、依依不舍地撤离昆仑站。为建设昆仑站,宝钢突击队和内陆科考队在冰穹A生活了27天,创下了人类在这个极地高原上生存时间最长的纪录。归去的路和来时一样艰险,21天后,他们跋涉回中山站时,来接应的人看见这群蹒跚行进的汉子,筚路蓝缕、满身污垢,像是从一场惨烈的战斗中归来!然而,对这群卸去了重负的汉子来说,从此,南极、雪原、冰穹将是他们心底一份难以割舍的情。
    当他们踏上祖国的土地,接受人们的鲜花和掌声时,遥远的极地冰原上,他们亲手升起的五星红旗正高高飘扬!

 

                                           宝钢的南极缘
    1985年2月,中国南极长城站落成,9月,宝钢建成投产。宝钢与中国的南极事业,可谓“同年问世”。
  1993年,宝钢自主研发出第一代彩钢产品:聚脂彩涂板,同年就使用在长城站的食品栋、考察栋两座建筑上。1996年,人类在南极建造的第一幢完全用于生活服务的彩钢楼“生活栋”建成,使用的也是宝钢彩涂板。十余年来,这3幢建筑经受住了酷寒、烈风、暴雪、强紫外线辐射等恶劣气候影响,甚至连建筑混凝土都严重腐蚀的情况下,宝钢彩钢板仍鲜艳如初,没有产生脱漆和锈蚀现象,被国外专家誉为菲尔德斯半岛“一枝花”。
  2001年4月16日,宝钢宣布无偿为长城站设计、建造一座发电楼“宝钢楼”。同年11月,8位宝钢职工远赴南极参与安装施工。他们克服困难,仅用72天时间就以一流的质量建起了被誉为“南极最漂亮建筑”的长城站宝钢楼,比计划提前18天。2002年2月21日,宝钢楼举行落成仪式,时任宝钢集团董事长谢企华题写楼名。宝钢楼是长城站的标志性建筑,也是全世界惟一一座以钢铁企业命名的极地建筑。
  从宝钢楼开始,宝钢与中国极地科考更为密切地结合在一起,宝钢也由此出现了一支专赴极地和其他特殊环境施工作业的“宝钢突击队”。
  2007年11月12日,以宝钢突击队为主、会同国内相关单位组成的一支建筑施工队,随同我国第24次南极科考队奔赴南极,执行长城站、中山站历史上规模最大的更新改造任务。他们在长城站新建了一幢两层共1000平方米的科研综合楼,科考站储油系统也全面更新,此次改造大幅度增强了中国极地科考的基础设施和生活保障水平。
  2008年10月,宝钢在“雪龙号”科考船停靠码头上宣布,宝钢将援建中国首座南极内陆科学考察站昆仑站的主体建筑,包括生活区、科研区、后勤区、科考区等,总建筑面积558.56平方米。工程分两期实施,一期工程完成236平方米主体建筑建设,工程制作安装110吨钢结构,耗用不锈钢材料140吨、彩涂钢板18吨,总价值450万元。


<
>
 
科技教育
青春风采 企管与人文
职工天地 晚霞满天 大特写
在路上 新世说 家春秋
怡情赋 吴淞口 生活秀
绿色产业    
固顶专副刊心细如发的“活地图”11-15
固顶专副刊“八十五点九”的警示09-30
推荐专副刊青春之火在平凡中闪光06-10
推荐专副刊“七一”纪念日由来06-09
普通专副刊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08-16
普通专副刊光荣退休08-16
普通专副刊《浴血新中国》讲座进入团干部课堂08-16
普通专副刊活到老,学到老08-16
普通专副刊全力当好“四种人”08-13
普通专副刊宝武环科举行党委理论学习中心组(扩大)…08-13
普通专副刊宝钢股份团委开展半年度团干部研修08-13
普通专副刊梅钢三十多名党员领导人员来到南京渡江胜…08-13
Copyright © 2017 中国宝武钢铁集团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幻睿数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