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长江缘”

信息来源:宝武新闻中心 日期:2019-3-22 8:01:00 点击数:841
    “你从雪山走来,春潮是你的风采;你向东海奔去,惊涛是你的气概……”每当我听到激越的《长江之歌》,我就心潮澎湃。说起来,我跟长江真的很有缘:在长江中游的武汉度过了少年时代,在长江上游的攀枝花和重庆度过了青年时代,青年以后就在长江下游的上海度过了。
    因为我父亲曾经在军队工作,我出生在当时的武汉军区洪山陆军总医院产科病房,所以我母亲给我起名叫吴洪生。我出生医院的名字也有变化,后来叫广州军区陆军总医院,现在叫中部战区陆军总医院。
    1965年,我上了初中一年级。从小学生变成中学生。不客气地说,多少也算一个学霸。我有一个美丽的梦,就是做一个天文学家。梦源于夏夜,我望着那不断眨眼的星星和神秘的夜空,那奇妙的猎户、仙女、大熊、小熊星座,梦想自己将来做个天文学家,探索宇宙之谜。
    可惜这个梦破灭了,因为我只上了初一,连初二都没有上。其实当时,和我同年级的孩子都没有上初二,原因自然是“文革”。
    1968年,我母亲随着早就前往的父亲,调到长江上游的攀枝花市(当时叫渡口市)工作。我也跟着到了攀枝花市,还幸运地参加了三线建设。尽管我的岗位不断变换,从铁路工、推土机驾驶员、修理工到党办调研秘书,但天文学家的理想肯定是无望了。
    因为我1973年在党校脱产读了六个月马列原著,有一次单位的党委书记临时有事,就把他原先准备开设的马克思的《哥达纲领批判》辅导讲座交给我,我不知天高地厚就接了下来。没想到的是,我精心准备的讲座结束后,全场掌声雷动。通过宣讲马克思的著作,我对世界历史产生了强烈的兴趣和爱好。
    1977年, 中央决定恢复高考。对我来说,人生正是从高考开始,真正变得精彩而有意义。我不能不承认:是幸运,更是机遇。国家在某一个清晨苏醒,而我们,有幸迎来了早晨那第一缕灿烂的阳光。1978年,我考上了位于长江上游重庆的一所大学,而且是历史专业。
    我们的学校坐落在重庆的北碚风景区,背靠缙云山,东临嘉陵江,整个校园就象一座美丽的大花园。每天清晨,当晨曦笼罩着校园的时候,你看到的人们不是在读书,就是在背外语单词,从白发苍苍的老教授到莘莘学子无一例外。大环境是粉碎“四人帮”后,当时的中国出现了文化饥渴和学习热潮,大学当然首当其冲。
    柳暗花明,阳光灿烂。当我们坐在陌生的大学课堂,难免又有一番滋味在心头,兴奋和激动之余自发出一种紧迫感和压力感。经历了十年浩劫,我们深知学习机会来之不易。时光荏苒,我们的大多数已不再是“花季少年”。在那段难忘的日子里,我们就像饥饿的孩子遇到甘甜的乳汁,就像干燥的海绵适逢无边的海水,近乎贪婪的、拼命的吮吸着、吞食着,不遗余力。我们夜以继日、通宵达旦地学,我们没有周末,没有假日,自习就是休息。
    在大学里,我最爱去的地方除了教室,就是图书馆。我们学校的图书馆建在一个小山坡上,显得雄伟高大,真像一座科学殿堂;晚上灯火通明,又像一艘书海中夜航的大船。这个我心中的圣地,四年来像磁石一样吸引了我。
    高考从根本上改变了我的命运。1982年大学毕业,我被分配到了长江下游的上海,在宝钢技校当老师。1989年,我荣获了上海市优秀教师园丁奖。也是在这一年,宝钢政治学校成立了,我被调到宝钢政校,先后担任教研室主任和校长。1993年,我被评为副教授,获得中华人民共和国大学教师资格证书。
    我从技校学生、中专学生、职大学生,一直教到东北大学、北京科技大学硕士研究生班;从承担工人政治轮训、干部政治轮训,一直到承担车间主任管理培训、处级干部管理培训的教学课程。
    退休五年来,我在宝钢老干部(老年)大学先后开设了《古罗马历史》、《英国历史》、《美国历史》、《法国历史》、《德国历史》、《世界著名电影、油画、风景名胜欣赏》等课程。我的课受到宝钢老同志的热烈欢迎,教室里白发苍苍的学员越来越多。
    2016年是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我先后为上海市新四军历史研究会,为上海市东方绿舟国防教育基地全体军训教官,为宝山区的300名教师,为宝钢资源公司的青年党员、青年入党积极分子、团干部,为宝钢化工公司团员青年,为上海市灵石学校学生,为中国宝武总部和各公司的团干部开设了《红军长征胜利给我们的启示》讲座。
    2017年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我先后为上海市新四军历史研究会,为宝山区的300名教师,开设了《北伐铁军与南昌起义》、《南昌起义与人民军队》讲座。
    2018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我先后为中国宝武机关党委的“阳光讲坛”,为宝钢股份的团员青年(上海教育电视台专程到宝钢录播),为上海市新四军历史研究会开设了《从世界历史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讲座。其实改革开放的过程,归根结底,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产生和不断发展的过程。
    我这一辈子,因为和长江有缘,就这样从长江中游来到长江上游,最后来长江下游。不知是不是命运的安排,反正一辈子也没离开过长江。用一句貌似经典的话来概括,就是长江哺育我成长。在最近举行的宝钢老干部大学年度联欢会和宝钢游泳协会的年会上,我激情朗诵的就是《长江之歌》。
(■吴洪生)

<
>
 
科技教育
青春风采 企管与人文
职工天地 晚霞满天 大特写
在路上 新世说 家春秋
怡情赋 吴淞口 生活秀
绿色产业    
固顶专副刊心细如发的“活地图”11-15
固顶专副刊“八十五点九”的警示09-30
推荐专副刊青春之火在平凡中闪光06-10
推荐专副刊“七一”纪念日由来06-09
普通专副刊奉献的人生很幸福06-14
普通专副刊醉美楠溪江06-14
普通专副刊武汉市青山区冶金街悦达社区建设美好和谐…06-14
普通专副刊遇见(三则)06-14
普通专副刊奉献的人生很幸福06-14
普通专副刊醉美楠溪江06-14
普通专副刊武汉市青山区冶金街悦达社区建设美好和谐…06-14
普通专副刊遇见(三则)06-14
Copyright © 2017 中国宝武钢铁集团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幻睿数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