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照耀北回归线

信息来源:宝武新闻中心 日期:2011-4-2 7:56:40 点击数:2980

                                      (本报记者  张  琴)

    时值初春。我们在山路十八弯的哀牢山间辗转行路。阳光充盈,漫山含翠,杜鹃竞放,芭蕉挂果。哈尼梯田层层叠叠,嵌在山间,如同大山的神秘指纹。这一派天然的滇南春光,滋养着久居城市的我们的眼睛和心灵。而此次我们要寻访的人们,身在此间,却曾经无缘得见这明媚的山野春光,长年累月饱受着黑暗中的困顿。只因,他们是贫困的白内障患者。
    云南普洱市境内群山起伏,全区山地面积占98.3%,北回归线横穿其境。阳光的眷顾使普洱成为北回归线上的绿海明珠,曾是“茶马古道”上的重要驿站,如今依然是中国最大的产茶区之一。然而,也正是阳光造成的干旱燥热、强紫外线照射以及高碱性饮用水等诸多原因,使这里成为国内白内障发病率最高的地区之一。
    患上白内障,意味着再美的春天对于他们也是一片混沌,看不到梯田染绿、木棉红妆。更因为需要照顾而无法让家人一心忙耕种,无形中成为家中拖累。白内障这层灰色的膜,不仅遮盖在眼球晶体上,更遮盖在他们的生活上,隔断了生命本应有的光明和色彩。在混沌中努力看清黑板上的粉笔字,在黑暗中摸索着行走,在迷蒙中费力辨认亲人的面庞,成为他们生活的常态。
    源于闭塞,他们中的很多人并不知道自己患了白内障,也并不知道白内障是可治可愈的。迫于贫困,即便知晓了病情,他们中的很多人也无力揭去那层灰膜,还原生活的色彩。改变的契机,来源于一例免费复明手术,一个“爱心永恒·启明行动”项目,一次宝钢向中国残疾人福利基金会的公益捐赠。
    此时的普洱,已被春天唤醒。对于上海来的我们,春天是三角梅盛放、布谷鸟欢唱;而对于受益于“启明行动”的当地山民,这个春天,是茶树上的一芽嫩绿,是水牛犁上的一季春耕,是烤烟苗上的一年收成。
    如今,他们抬眼,便和春光撞了个满怀。淳朴的哈尼姑娘和勤劳善良的彝族大妈、拉祜族大伯们,对着北回归线上的阳光,笑得灿烂,一如山野春光。

一个哈尼姑娘的“视界”:生活原来是彩色的
    北回归线上的阳光抚过面颊,留下热烈的触感,也让17岁的哈尼族小姑娘刀金梅拥有了一脸健康的小麦色皮肤。和金梅聊天时,我们发现她特别爱笑,虽然略显羞涩,但笑意却止不住地从明亮的眼睛里漫溢出来。 
    谁能相信,眼前这个明眸善睐的小姑娘,曾经因为先天性白内障,在混沌黑暗的“视界”里生活了整整14年。
    “我一生下来就这样,看东西一直灰蒙蒙的,好像眼前有一层厚厚的雾遮住了。走路感觉就像踩高跷,高的看成低的,低的看成高的。”在十四岁之前,金梅的“视界”里,没有色彩的概念,只有厚重的雾障。上学了,看不清黑板,只能坐第一排。可还是看不清。这可怎么办?小金梅的乖巧好学,让老师也于心不忍,特地在和讲台并排的位置上放了个小板凳,那是金梅的专座。下课铃一响,同学们都撒腿窜到操场上喧闹开了,教室里只有一个孤单瘦小的身影还晃着一头乌黑的马尾,趴在黑板上吃力地辨认着板书……
    家住普洱市宁洱县德安乡恩永村的刀金梅和比她大两岁的哥哥都是先天性白内障患者,家中母亲也有一只眼睛患上了白内障。四口人八只眼,有五只是残疾。生活的担子压在刀金梅父亲一个人的肩上,格外地沉。
    金梅一家不是没有想过要去做手术复明,也不是不知道长此以往可能会彻底失明,可家境贫困,钱打哪儿来?随着年岁增长,小时候经常因为看不清东西而磕碰哭闹的兄妹俩,渐渐懂事了,也渐渐听懂了父亲的叹息声。
    令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命运的转机在2008年和春天同时降临,它来自于千里之外、东海之滨的一家央企——宝钢。
    2007年10月,宝钢向中国残疾人福利基金会捐赠340万元,其中300万元用于普洱市“爱心永恒·启明行动”项目,为3000例贫困白内障患者免费实施复明手术。幸运的刀金梅一家在残联的筛查中,被列入了免费手术名单。
    2008年4月,宁洱县中心医院,接受了复明手术的金梅拆开纱布后的第一眼,看到的是自己的父亲,那是她14年来第一次无比清晰地看到父亲眼里的泪花和头上的白发:“当时我扑到他的怀里,我说爸爸你好帅哦,后来话都说不出来了,我就流泪。”
    在刀金梅和哥哥、妈妈相继复明后,父亲肩上的担子轻了不少,也放心一双儿女出门打工了。如今,金梅在宾馆当上了服务员,而哥哥去了广州一家啤酒厂打工。“妈妈也可以下地干农活了,家里收成好了。”说到这儿,金梅脸上漾开灿烂的笑意。这个深山里的农家终于从黑暗中走出,沐浴在滇南明媚的阳光下。
    小金梅的“视界”也从此多彩。“视界”里有中国馆中清明上河图奇妙的流动,有外滩夜景的繁华似锦。去年世博会期间,作为“启明行动”的受益者代表,金梅被宝钢邀请到上海观看世博会。让金梅目不错睛、最为震撼的还要数在宝钢生产一线亲眼看到钢铁是如何炼成的。“太神奇了!那些厚厚的钢板通红通红的,还冒着热气呢。我回去后告诉家里人上海有多漂亮,宝钢有多现代化,爸爸说,你现在眼睛好了,打工赚了钱,以后带我们一起去看上海吧。”小金梅掰着手指头在算现在自己已经攒了多少路费,透亮的双眸,反射出高原阳光的热度和纯净。

三千普洱患者的“启明”:曙光原来来之不易
    一个97岁的哈尼族老人,盲了二十多年,不通汉话,在做手术的时候就像青蛙一样张手蹬腿。在墨江县残联康复股工作人员的许秀芬的记忆中,这是她经历过的最艰难的一次白内障复明手术。 
    2008年4月,97岁的墨江县通关镇老人胡美玉,被家人用轮椅推着来到县中心医院做白内障复明手术。家人告诉他,只要动了手术,他盲了二十多年的眼睛就能看见了。这可能吗?起初,老人并不相信会有这样的“奇迹”。在大山里住了一辈子的他,压根听不懂医生的汉话,而对手术的恐惧让他根本无法像常人一样配合医生手术。没法子,只得破例给他配个翻译。
    陪伴胡美玉手术的许秀芬清晰地记得当时的场景:“我们请了翻译,把民族话翻译成普通话。医生叫他头抬高一点,他就这样,低一点,他就那样。做手术的时候为了防止他乱动,我们是一个扶着他的头,然后再一个按住他的手,手术就是这样做的。”尽管难度不小,胡美玉老人的手术还是顺利完成了。24小时后,当医生给他摘下纱布时,老人不仅抛开了轮椅,还第一次看到了自己的重孙子,从此老人逢人就说“政府好,宝钢好”。
    “他复明以后高兴啊,他就说我还要做另一只呢,我们怕年纪太大,不仅手术难度大,风险也大。”说到难度,许秀芬告诉我们,这还只是手术操作层面上的,最难的其实并不是这个,而是让当地山民对白内障有一个正确的认识。
    “‘启明行动’没开始的时候,很多村民都认为,我眼睛看不见就是看不见了,是年纪大了自然老化。我们下乡筛查的时候,他们很怀疑地问我,小许医生,我的眼睛真的能医好吗?”对于当地白内障患者治疗意识的匮乏,“启明行动”定点手术医院之一的宁洱县中心医院眼科主任欧阳立菊也深有同感:“‘启明行动’为每一例患者捐助1000元,包括了筛查、手术所有的耗材和整个手术过程的费用。推行之初,大家对这个复明手术不太了解,也心存疑虑。很多人住在山里,距离县城最远的要百来公里,车费也是个问题。”原来,“启明行动”实施初始,残联和医院其实还面临着更大的难度——竟然没有多少人相信白内障手术可以脱盲。
    难度之大,更可见“启明行动”实施之迫切。中国残疾人福利基金会将普洱市作为云南省第一批实施“爱心永恒·启明行动”的项目市,原因也在于此。祖祖辈辈生活在高山险壑密布的哀牢山、无量山脉的普洱人,因为山高林密、地域偏僻而信息闭塞、交通不便。居高不下的发病率使普洱市因白内障导致视力残疾的达三万多人,每年新增1000至1200人。难道他们就这样一辈子被一层灰膜阻隔了光明?许秀芳替他们着急,各县各乡的残联专员们也同样着急,他们奔波在尘土飞扬的崎岖山路上,挨家挨户拉网式收集筛查着患者的信息,不厌其烦地宣传着“启明行动”,也借机普及白内障医疗知识。
    “启明行动”带来的曙光,驱散了白内障导致的长期黑暗。作为主治医生,欧阳立菊在“启明行动”项目中,成功地为248个患者实施了白内障手术。“第一年人比较少,做得多了,大家发现复明效果立竿见影,然后第二年第三年逐年就增加起来了。‘启明行动’的成功实施,再加上国际奥比斯公益行动的推广,这几年我们医院收治的白内障患者多了,不少人自发来做手术,很明显大家的健康意识普遍提高了。这对于宁洱地区乃至整个普洱市减少白内障患者有相当大的帮助。”
    “前面仅墨江就有1000多个盲人,从‘启明行动’开始,就减掉了400多例,400位啊,这么多的盲人变成明眼人了,很多人二十几年都看不见了。你看多少个家庭受益啊!”许秀芬给出的这个数字和欧阳医生眼中所见的转变,让我们看到,“启明行动”的曙光来之不易,而光明何其珍贵。

告诉远在宝钢的亲人:感恩从此驻留心间
    他们中的很多人都不认字,但他们都知道“启明行动”是一项民心工程;他们大多从没有走出过哀牢山,但他们却知道在遥远的东海之滨,有一个帮助他们复明的企业,叫做“宝钢”。“感恩”,这两个字,是我们此次滇南采访之路上听到的频度最高的两个字。 
    复明后,刀金梅用她那双明亮含笑的眼睛真切地看到了宝钢:“我在生产现场看到工人都很辛苦,汗水满头,我想到我的复明是他们的辛苦工作换来的,就特别激动,感觉他们就像我的亲人一样,那一刻心里充满了感恩,想自己长大后一定也要好好工作回报社会。”
    墨江市通关镇芒令村71岁的钟桂芝大妈,在记者的采访本上郑重地一笔一划写下自己的名字:“你们看,手术后我眼睛亮了,现在能写字了,还能织毛衣,心里真的是说不出来的感谢。”
    双龙敬老院的74岁五保户孤老马文宽大爷一遍又一遍地对我们说,已经七八年看不见东西了,还好在敬老院有人照顾,不然不知道该怎么办。“以为是年纪大了瞎了,做梦也没想到居然还能再看见。你们是恩人,恩人呐!”
    墨江县残联理事会理事长李波告诉我们,“启明行动”每年集中在春耕过后的两三个月内,时间长,而且覆盖到全县各乡各村各寨子。“患者复明后都表示对我们残联的感谢,都说政府好。我和他们说,这些手术费用是宝钢捐赠的,都是宝钢的员工用汗水换来的,要感谢的是宝钢。”
    普洱市残联康复办副主任杨丛林一路上和我们讲着用爱心启明的一个个故事:“很多年纪大的患者手术时都是我们派车把他们从山沟沟里接出来的。你想,贫困农户一年的人均总收入也不超过一千元,一年到头养几头猪,卖了换钱,做个手术就所剩无几了。所以‘启明行动’对普洱市贫困白内障患者的帮助是巨大的,推动了普洱市政府加快建立起白内障复明的社会保障机制。真的是只有感恩,才能形容我们所有人的心情。”
    2010年宝钢再次追加捐资60万元,为600例贫困白内障患者实施免费复明手术。截止到去年底,“爱心永恒·启明行动”宝钢项目在澜沧、宁洱、镇沅、墨江等地,共为3600名贫困白内障患者免费实施了复明手术,脱盲率100%,真正实现了“康复一个人、解放一家人、影响一片人”的目的。
    在墨江县北回归线标志园附近的残联理事会绿意葱茏的院子里,许秀芳挽着钟桂芝大妈和马文宽大爷,在我们的镜头前展露着欣慰的笑容。墨江历史上曾是南来北往马帮的必经驿站,北回归线穿城而过,将县城一分为二,一半留在亚热带,一半留在北温带。每年夏至,阳光会直射到这里,继而转身,向南归去。然而,在3600名贫困白内障患者复明的那一刻,属于他们生命里的阳光,发自他们内心的感恩,会驻留在那里,照耀并温暖。

后记
    在山村结束采访,已将近夜间九点光景。颠簸了七八个小时的我们继续上路,往县城开拔。山路曲折依旧,同行的普洱市残联康复办副主任杨丛林大姐,又一次让司机紧急停车,然后冲下车去在路边吐了。用她的话说,这是“清库存”。“这样的山路十八弯,就是不晕车的人也折腾晕了。不过,没事,我们常年在山里转悠跑筛查,接送患者,已经习惯了。哪天不吐倒可能不习惯了。”
    下车透气的当口,夜凉如水,深呼吸,不经意抬头,不禁惊呼:看!
    满天繁星!哀牢山山间,星空如坠,灼灼如钻。康德的墓志铭顿时闪现脑海:“有二事焉,常在此心,敬而畏之,与日俱新:上则为星辰,内则为德法。”
    此刻,宝钢人的头顶和普洱人的头顶,看到的是同一片星空。而这漫溢的星光,到明天,就会化作阳光遍地……

   

 图为接受白内障手术后复明的哈尼姑娘刀金梅。



钟桂芝大妈写下自己的名字。



许秀芬(中)与马文宽(左)、钟桂芝合影。



欧阳立菊医生(右)为眼疾患者作检查。


宁洱县中心医院。            

(摄影:张琴)


<
>
 
推荐新闻彩 云 深 处 的 山 乡 巨 变…04-09
推荐新闻鞍钢鲅鱼圈:  面向大海  扬帆起航…09-04
推荐新闻咱倒班的人08-30
推荐新闻你好,新宝钢人!08-23
普通新闻“酷跑族”的人生欢歌12-27
普通新闻天南海北齐动员   公共劳动焕新颜…12-20
普通新闻有一种精神叫志愿者精神12-13
普通新闻十万次点击率的背后12-06
  • 此栏目下没有热点新闻
  • Copyright © 2017 中国宝武钢铁集团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幻睿数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