咱倒班的人

信息来源:宝武新闻中心 日期:2010-8-30 12:25:28 点击数:5565

本报记者  王丹云  张琴  尹冉  倪维然
    “长空飞雪”是在一个多月前,将这首《咱倒班的人》上传至网上的。我们看到的时候,它已经被网友下载了多次。或许是白天不懂夜的黑,从未有过倒班经历的我们,便有了这个从未让我们如此兴奋的选题——咱倒班的人。
    8月13日,今夏高温红色预警首次拉响。最高40.0℃,最低32.1℃,这是申城有气象记录以来最热的一天,也是我们第一次体验倒班工人的夜班生活。

咱倒班的人
就是不一样

当天空仍未透亮
当家人还在梦乡
我们早已迈出家门
穿行在空阔阑珊的马路上

当万物都已寂静
当星星点亮夜空
我们依旧留守在通明的车间
与轰鸣的机器对话
和漫漫的长夜守望

当周末节假的旅游日渐盛行
当辞旧迎新的鞭炮夜空唱响
我们只能在紧张忙碌的现场
操作开关,监控画面
全神贯注确保生产正常
……

16∶20徐汇区百色路汇城五村
    找到沈彩根位于汇城五村的家,着实费了些周折。沈彩根是罗泾炼铁厂的运转巡操工,见到新村口等候着的沈彩根,我们第一个问题就是:“上班路上需要花多少时间?”得到“两个多小时”的答案后,我们粗粗算了一下:搭上等车的时间,沈彩根必须提前三个小时出门,下班三小时后才能到家。
    “家里很挤噢!”尽管沈彩根有话在先,可进门的那一刻竟让我们有些恍惚:穿过2个平方左右的厨房,是沈彩根15岁的儿子的“房间”,一张大概只有1米7长的床,却要睡下已经1米82的孩子,里面最大的那间便是沈彩根夫妇的卧室,床、衣柜、电视柜、冰箱全挤在这个不足13平方米的空间里。
    沈彩根的妻子已经在家病休两年了,两天前刚刚接受了一个手术。上午,沈彩根去医院报了到,就把病妻全权交给了岳母,因为今天是夜班,下午必须补足觉。“年轻的时候白天不睡也撑得住,现在可不行。”
    为了保证充沛的精力,沈彩根还有个坚持多年的习惯,“只要与工作不冲突,一般我都是5点起床,然后去边上的植物园跑步。”说着,沈彩根从抽屉里取出一沓证书。那是他从2003年以来,每年参加“东丽杯”上海国际马拉松赛的证书。“没有好身体不行啊,今天那么热,我早上还跑了半个多小时呢!”
    说话间,已是下午5点。我们随沈彩根出门,步行十五分钟后,来到755路“上海中学”站。“过去住浦东,骑车20分钟就到老厂了,现在要打足提前量,不过,我从没出现过赶不上班车的情况。”755路停靠的“三林路”站,也是班车停靠的站点。高温炙烤下,等候班车的员工都已大汗淋漓。18:10分,班车准时到达;19:20分,我们随厂车进入罗泾厂区。
     
19∶50罗泾炼铁厂COREX炉前作业区
    正是中班和夜班的交接时间。COREX运转作业区休息室里,一位年轻的作业长夹着作业记录本走进来,全体起立,作业长通报了中班作业情况,一声有力的“安全第一”,众应“违章为零”。
    炉前班长张寿春敞着衣服走了进来,被我们一眼看到穿了两件工作服。
    “不热吗?”
    “在炉前工作,还得再穿一件隔热服,不到十分钟准湿透!要是里面只穿一件,那五分钟就湿透了!”张寿春带着我们来到炉前作业区,刚坐下,就有人拿来了盐汽水和冰棍儿,“现在汽水换小瓶装的了,巡检的时候也能随身带着;冰棍儿也换了新口味,红豆花生的。”
    正聊着,门被撞开了,一位全副武装的师傅冲到空调跟前,恨不得把脑袋伸进空调。张寿春指了指墙上的钟:“看,五分钟前才交班的,已经热得受不了了。”屋里的空调是大功率的单冷机,据说只有炉前作业区才能配,可尽管这样,屋里的温度仍有33.6℃,连窗玻璃都是温热的。
    不知不觉间,房间空了,正是出铁的时候,只见窗外一团刺眼的红。我们猜想冬天这里一定很温暖,得到的回答却是——“你看看外面,三面透风,站在平台上冷得发抖啊,炉子下面还会结冰呢。”
    走出休息室,巡检员用手中的测温仪一扫——65℃。我们下意识地随巡检员闪进电梯。站在20层平台上,远处的景色很是迷人,各种灯光组成不同的图案,与璀璨星光一起蜿蜒进长江。

22∶00特钢事业部锻造厂径快锻分厂
    浓浓夜色盖住了狂躁的热浪,抚慰着人们烦闷了一天的心,却掩不住径快锻分厂的分外红火。随着红通通的钢锭缓缓装入4000吨压机,交接班后的第一根锻件开锻了。钢锭刚从1200摄氏度的加热炉中出来,热得似要溶化,10米之内根本站不住人,然而,当班班长周明就站在离红钢两三米远的地方,眼睛一刻不离地盯着压机与钢锭,进行地面指挥。只见他一会儿向操作人员打手势,一会儿拿扫帚清理压机上的钢屑,一会儿拿卡尺卡住红钢检查尺寸……等到他走进操作室里,帆布做的加厚防护服已完全被汗水浸透,双眼也被烤得通红,他猛灌了一杯茶后,记者抓空与他攀谈起来。
    “汗出了那么多,衣服湿透难受吗?”“没关系,能出汗就算好的了,等到连汗都流不出来了,那才难受呢。”“那怎么办?”“抽空去看中医呀,拔拔火罐啥的。我们都习惯了。”
    周明又补充道:“虽然工作辛苦,但我们很骄傲!”4000吨压机锻造出来的都是高精尖产品,像一些高温合金、钛合金锻件都是用在军工、核电和大飞机项目上,“产品要求高,我们的操作就得更加小心,是责任也是光荣。”周明告诉记者,第二天一早下了夜班后他要去人才开发院参加技师培训,“上完课后晚上回家再好好睡一觉吧。”
    15分钟后,第一根锻件锻造完成。作业长罗新胸有成竹地说:“今天夜班产量起码100吨以上!天大热,人大干,天越热红钢越不易降温,越容易创高产,我们已经连续两个月产量超过平均值20%以上了,这也创下金融危机以来的最好水平。”

0∶06不锈钢事业部管控中心
    时针划过午夜12点,劳累了一天的人们此时早已沉入梦乡。车子驶过阒寂无声的厂区道路,带着我们来到不锈钢事业部制造部管控中心。
    相比被热浪与嘈杂包裹的生产现场,这里显得格外安静。管控中心调度显示屏上,32个视频画面实时监控着从高炉到热轧、冷轧等关键工序的生产情况。工作人员在电脑前各司其职,紧张有序地控制着这个统管设备、能源、生产的“大脑”。
    “就在你们来之前的22:48分,今天的限电令刚刚解除。”高温限电不可避免,怎样把限电对生产的影响降到最小?管控中心主任张军告诉记者,一接到通知,上夜班的供电调度人员就迅速把生产计划安排下去,恢复了早上9点25分开始停掉的电炉生产。
    “蒸汽管网压力异常!”能环部调度作业区丁班班长魏忠民的话马上吸引了记者的注意力。只见他在电脑屏幕上来回搜寻的眼睛,已经锁定目标。“超过设定压力的话会导致安全阀起跳,损害生产设备。”在对记者解释异常状况的同时,魏忠民马上轻击键盘,设定蒸汽压力正常值,在电脑的远程控制下,放散阀自动开启,将多余压力及时放散。
    “算算在这里‘八进八出’倒班也五年喽!”魏忠民坦言,夜班体力付出不多,不过精神高度紧张。为了解乏,抽烟、喝茶都比较凶,所以休息时他很注意健身,经常打打羽毛球、跑跑步。“学会放松心情很重要。6月份,十来个同事利用休息的两天时间,去浙江桃花岛玩了一次。那时候朝九晚五的人都还在上班呢。”

1∶30冷轧厂镀锡分厂1420连退机组
    一走进1420连退机组出口操作室,记者立即被一种紧张的氛围感染:从作业长、班长、操作工到质检员个个全神贯注,有的紧盯屏幕,有的监视着快速运行的钢板表面,有的一边注视设备一边手握操纵杆……“我们的员工长期处于高压力的状态下,上夜班,更要打起精神来,注意力高度集中。”作业长姚和章看着满脸疑惑的记者,笑着说。
    镀锡分厂流传着一句笑话:心脏不好的人绝不能进1420连退操作室!原来,由于机组生产的产品薄而脆,只要稍有不慎,就会造成炉内断带并导致几个小时的停机,因此,机组操作人员一秒钟都不能放松。
    质检员胡骥住在果园单宿,虽然年轻,“翻班龄”也有10年了,刚开始,他对倒班生活还不太习惯,但他硬是靠着“让自己一刻不停地忙”来克服疲劳。看着他一会儿搬运钢板取样抽检,一会儿打着频闪仪观察钢卷表面质量,脸上确实瞧不出一丝倦意。
    班长兼主操单朝华从机组开工起就在这里工作,已经倒班14年了。对倒班的辛苦,他毫无怨言:“这就是工作。从我进厂起,结婚、买房、生子都是靠企业给我的收入,自然要用努力工作回报企业。”不过他倒也有劳有逸,对休息时间充分利用,例如去体育馆健身、到孩子学校参加家长委员会活动等。他告诉记者,家长委员一般都是周一到周五开展活动,因此,委员会里很多成员都是宝钢的倒班职工,“这也算是倒班的好处之一吧。”

3∶40原料码头丙班作业区
    凌晨三四点,是最容易犯困的时候。原料码头丙班作业区休息室,桌上的几个大烟缸里塞满了烟蒂。“一晚上啊?大概两包吧!”作业长陈培华狠狠吸了一口,答道。
    “码头空气挺好的吧?”对于我们想当然的问题,陈培华嘿嘿一笑,“这地方是粉尘最多的,特别是我们在船舱里作业的推扒机司机和清舱工,那就是白的进去,黑的出来。”说着,陈培华递过口罩和手套,“走,去现场看看吧!”
    矗立在江边的卸船机正不停忙碌着。江风吹在身上湿热难耐,戴着口罩让人有点喘不过气来。登上28米高的卸船机驾驶舱,迎接我们的是卸四组组长许家骏。“这是我们丙班最年轻的组长。”陈培华介绍说。许家骏今年26岁,却已经有7年的倒班经历。晨昏颠倒、日夜不分,许家骏坦言,这样的节奏一年以后才真正适应。不多的业余时间,许家骏都用在了学习上,拿到本科学历后,又开始接受技师培训。
    这会儿,5、6个平方的驾驶舱一下子挤进这么多人,连转个身都困难。望着窗外渐亮的天色,我们好奇地问:“这个地方,一定是看星星、看月亮、看日出的最佳观测点了吧?”许家骏一边转动操控把手,一边说:“卸船机每小时的额定工作量是1800吨,必须全神贯注,不允许打瞌睡,也没有闲暇看景色。”
    再皎洁的月亮,再明亮的星星,再壮丽的日出,在这里注定是孤寂的。无心看风景的人,却是钢城最美的风景。

5∶15炼钢厂二连铸分厂浇钢平台
    车在二连铸6号门前停了下来,正有钢包在倒钢水,把厂房映得通亮。我们从露天楼梯爬上二楼浇钢平台,好不容易才与“长空飞雪”接上头。
    他和师傅就挤在连铸机旁的那张长凳上,不时地用推渣棒把保护渣往里推,离炫目的钢水咫尺之遥。板凳后搭着两件工作服,“这个天气得备件衣服,身上的湿了就脱下来烤烤干。”只站了两分钟,已觉满脸发烫,“长空飞雪”连忙招呼我们进房间说话。
    “为了倒班的事儿,女朋友跟我哭闹好几次了,我只好安慰她说宝钢效益好,不会亏待我们的。”“长空飞雪”的真实姓名叫侯治波,是2008年东北大学冶金专业唯一进入宝钢的本科生,远在山西的家人都为他骄傲。第一年过年回家,他兴冲冲给母亲看工作照,母亲却傻眼了,“儿啊,你怎么不到一年就瘦了十斤啊,现场那么累,想想办法吧。”回到上海,奈不住母亲的不断追问,他只好骗母亲说自己已经转岗了。“现在躲着不敢回家。”他双唇紧闭,努力克制着。
    只要一个人在家,侯治波喜欢写点儿东西,偶尔还给报社投稿。看到网上很多“倒班族”的抱怨,他希望能换个角度,让大家看到更多积极的方面,于是就在网上贴出了自创的诗歌——《咱倒班的人》。在他看来,倒班虽辛苦,但能深入了解现场,学到真本事。这时,一位老师傅凑了过来:“现在的大学生苦啊,我认识一个硕士生,已经倒了九年班了,要是我儿子,早让他走人了。”侯治波忙低声圆场:“你们可别介意,老师傅们都是实在人。”

7∶45钢管事业部无缝钢管厂精整区域
    在不绝于耳的运输车的轰响和放取料的噪音中,记者来到钢管事业部制造管理部运行室员工王珍珍的办公室。她正埋头查看交接班记录表,仔细核对着上个班的生产物流数据。料架管理、出库入库登记准发……王珍珍告诉记者,她的工作繁杂琐碎,要有极高的责任心,因为产品出入库的物流效率将直接影响生产速度。
    “倒班,对女性来说,会不会觉得更苦?”倒了16年班的王珍珍笑笑,淡定地回答记者的疑问:“人是有弹性的,你觉得能克服就会克服。我们还算好了,像今天这样的高温,现场工人远远比我们辛苦多了。”
    来到隔壁办公室,早班只上了两个小时,无缝钢管厂精整区域成品库员工王立新已经麻利地完成了好几批外发合同的手工登记和交库单的核对登记。“我19岁进厂就开始倒班了,26年从小姑娘倒成了老太婆。好在家人能理解,领导也很关心我们。”聊到这儿,王立新不由地激动起来。她告诉记者,在宝钢发展工作的爱人两年前出了车祸,一直病休在家,多亏分厂领导给予关心照顾,还发动党员捐款献爱心,使她能够在工作之余一心一意照顾爱人。“大厂和小厂就是不一样,领导一句话,有困难尽管讲,我心里就笃定了。”
    上班忙,下班也不闲着。休息补觉,买汏烧、逛商场、自驾游……热爱生活的王立新,掰着手指头,细数自己的业余安排,脸上洋溢着知足常乐的笑容,不经意间感染了我们。                                      

后记
    从头天下午的16:20开始,到第二天早上9:20结束,我们两路记者以接力棒的方式,持续了17个小时的体验式采访,倒班工作的辛苦,不能说已深得其中三味,也是略知一二了。“辛苦是肯定的,但这个工作也是肯定要有人来做的。既然做了,就力所能及把它做好!”在现场,倒班员工的责任感和豁达心,让我们肃然起敬。
    “咱倒班的人,就是不一样!”咱企业对于倒班员工,也始终给予着不一样的人文关怀。而随着企业的发展,这样的关怀能不能与时俱进,更设身处地、更贴心暖心一些?
    “倒班津贴已经多少年没变过了”、“可不可以设置倒班的工作年限,到一定年龄给予岗位调整政策”、“四班三运转制夜班9小时,中班7小时,能否考虑进行对调,缩短夜班时间,给夜班员工更多休息时间”、“国外有一种‘五班三运转’制,只上一个夜班,国内一些钢铁企业也在实行,能否借鉴”、“长期倒班的人易患职业病,如肠胃、睡眠和颈椎问题,能否给予特殊的健康关爱”……在这里,我们如实记录下倒班员工们的呼声,并呈现给所有的倒班和不倒班的宝钢人,只因为,对这个企业,咱都有着一份深沉的归属感。


<
>
 
推荐新闻彩 云 深 处 的 山 乡 巨 变…04-09
推荐新闻鞍钢鲅鱼圈:  面向大海  扬帆起航…09-04
推荐新闻咱倒班的人08-30
推荐新闻你好,新宝钢人!08-23
普通新闻“酷跑族”的人生欢歌12-27
普通新闻天南海北齐动员   公共劳动焕新颜…12-20
普通新闻有一种精神叫志愿者精神12-13
普通新闻十万次点击率的背后12-06
  • 此栏目下没有热点新闻
  • Copyright © 2017 中国宝武钢铁集团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幻睿数码